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第9章 自负到得了幻想症?
作者:半夜扇风的小说      更新:2017-08-26
    颜落落的视线里,董事长大人一本正经地走上前,脸色颇为凝重地看着魏姐,显然已经因为魏姐的话十分不悦。

    “小魏,我们公司的宗旨是什么?关爱每一个人!这自然也就包括我们的员工落落!”

    魏姐,“......”

    “落落今天不舒服,放一天假怎么行?先在家休养一个星期看看情况,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你赶紧帮她办一下手续!”

    颜落落,“......”

    错愕,诧异,震惊!

    老板要辞她?这是颜落落回过神后的第一反应。

    她之前好像在电视剧上看过一个桥段,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女配和公司的领导请假,然后领导说,没关系的,你的工作会有人帮你做好的,以后都不用再过来了。

    那么现在呢,她是不是正在被辞退?

    想到这种可能,颜落落本就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了细密的冷汗。

    虽然她还在实习期,但是在自己毕业证没有彻底拿到手之前,她还是很喜欢现在的工作的!

    补救,必须补救!

    颜落落想说她肚子不疼了,今天还可以坚持,但是当她再次看向董事长大人,发现董事长大人正以一副和蔼的大叔形象对着自己和颜悦色的微笑,到嘴边的话她又说不出来了。

    谁来告诉她,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不像是在辞退她啊!

    现在是装不认识都不行,只能硬着头皮上啊!

    “董事长,呵呵呵呵,我工资不高,现在还在实习期更应该努力工作,休一个星期的话,不太合适。”

    颜落落满眼希冀地看着公司董事长,只是为毛她好像看见董事长嘴角抽动了呢?

    其实颜落落只顾着看董事长了,她是没看见,在她说出工资的问题之后,几乎所有站在她对面的各部门的负责人的嘴角都抽了。

    穆易霆的女人还在乎这点小工资?

    众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颜落落,还不忘偷觑她身边的面色阴沉冷寒的男人。

    当大家发现此时颜落落正紧张且满眼期待地等待着董事长大人的答复的时候,所有人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

    穆易霆的女人还真是,在乎这点小工资!

    就在颜落落紧张得手指甲都扎进了男人手心里的时候,耳边总算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复。

    “小魏,像落落这样兢兢业业的好员工能来我们公司是公司的福气,立刻安排落落转正!这几天给落落休假调养身体,工资和小组奖金一分不能少,知道了吗?”

    “是,董事长,我一定帮落落都安排好!”

    颜落落直到从公司里面走出来,还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不但没有因为迟到违规而扣工资,还莫名其妙地被转正了!

    天要下红雨,她的董事长真是个大好人啊!

    不过她没打算在这家公司长做,只等着拿到毕业证就跳槽去做自己喜欢的工作,那这份人情可如何还啊?

    颜落落胡思乱想着,没有注意到身边男人早已经暗烟得能滴出墨的神色,更没有注意到两个人之间的形式早就已经发生了改变。

    原本颜落落是在拉着穆易霆的手向公司外面走,而此时已经变成了穆易霆拽着胳膊将她拖到了自己的车子边。

    开门,甩人,关门。

    男人的几个动作行云流水,粗鲁中带着暴虐,当然,这是在颜落落听到车门被砰地一声关掉致使她回神后总结出来的。

    穆易霆颀长的身影绕过车头,拉开驾驶室的车门上车,整个过程都透着清贵且冷然的气质,看得颜落落有些失神。

    俊逸的高富帅,出尘的美男子,禁欲般的内敛气质,这样的男人大概哪个女人的视线都难以抗拒。

    颜落落在清醒之后给自己找了个完全能够接受的借口,而且她十分明白,她的失神只限于面前这个男人出众的外表。

    而在今早上见识过男人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之后,她也只限于欣赏一下渣男伪装过后的外表了。

    穆易霆见颜落落在他上车之后眼睛里的目光和所有女人一样灼热,刚想出言讥讽,但是撇见她嘴角那抹带着点嘲弄的笑意,原本想要讽刺她的话却说不出来了。

    “颜落落,你那是什么表情?男人出轨这件事情把你刺激得开始仇视所有异性?”

    对于男人能知道她的名字,颜落落丝毫不意外。

    能住进总统套房甚至将她从变态王盖的老男人床上救下来,可见他根本不可能是个普通人,确切来讲,就是个大人物。

    大人物已经都查到了她的公司,难道还会不知道她的名字吗?

    收回在男人身上的视线,颜落落看向车子的挡风玻璃,视线里所有的情绪都寡淡了下来,再不似之前那般能让人明显窥视到她的想法。

    “穆易霆是吧?药拿来,水拿来,我们没必要浪费时间。”

    穆易霆的确是来送事后药给颜落落,本来想好了许多话,还想着如果颜落落敢像其他女人一样和自己周旋试图躲避吃药,他还要再用些非常手段。

    但是穆易霆却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般干脆,甚至一副比他更想把药给吃下去的样子。

    穆易霆视线轻眯,不想怀他的孩子?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有这种想法的女人,还是说她在故意这样说换取他的兴趣?

    的确,还真是,有点意思。

    穆易霆没有立刻将放在夹层里的药拿出来,而是在慢慢俯身,伸出手掌钳制住了颜落落的下巴,使她再次迎视自己。

    “明知道我是谁却在这里演戏,想勾引我换得你孕育我孩子的机会,你觉得以你的身份可以吗?”

    低沉的男音没有什么起伏,只在最后颜落落听出了一点或疑问或反问的语气,给人的感觉还是蛮有压力的,至少颜落落是这么认为。

    下巴被捏得发疼,为了保持住自己足够的气场,这样的受制于人显然不行。

    颜落落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双手并用使劲将男人的手掌从自己的脸颊掰开,然后直接将那双大掌甩了出去。

    “你有病吧?自负到得了幻想症?还是说像你这样身在高位的人做过的缺德事太多,所以总觉得有人要来报复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