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第14章 合适的捐献者
作者:半夜扇风的小说      更新:2017-08-26
    面前的男人在帝都虽然呼风唤雨,冷漠高傲,做事却是极为有原则的,对待每一个生命的态度也极其尊重,即使宠惯家人,也都在道德的范围内。

    院长暗忖,这样的男人,不愧为站在金字塔顶端执掌一切的王者。

    穆易霆说完自己爷爷的事情,心里总算是稍稍放心了些,抬眼看向张院长,眉眼间流露出一抹凝重。

    “霍月的身体最近越来越弱,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捐献者吗?”

    等到张院长战战兢兢的将一切讲完,穆易霆已经站起身。

    帝都最大、仪器设备最先进且医学精英最多的医院院长办公室,落地窗前,一身玄色西装、身材颀长的男人居高临下地俯瞰着整个帝都的傍晚的景致,目光悠远深长。

    院长将从电脑中调出来的各项数据详细地讲解完,这才叹息道,“肝脏移植的手术虽然不小,但是也已经相对成熟,霍小姐的手术难以实施就是因为她的血型太特殊了,又没有直系亲人能够提供肝源,所以一切还得等找到符合条件的捐献者才行。”

    张院长说完就又叹了口气,将桌子上的一堆堆资料慢慢整理,这些东西每个月至少要从他的抽屉里掏出来两次,就是因为穆易霆要他亲自讲解。

    张院长只是无奈又可惜,能被穆易霆这般上心,这个被疾病困扰的霍小姐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弯腰准备将桌面上的东西都收起来,张院长的眼前却突然投下了一股暗影。

    张院长一抬头,就看到穆易霆正将桌面上最后一张纸捡起来捏在手心。

    “这是什么?”

    本来穆易霆是准备离开的,刚将视线从窗外收回来,穆易霆想和张院长打个招呼,就看见了桌子上的这张有些特别的纸。

    确切来讲,是一张打印得极为清晰的缴费清单。

    也不算特殊,不过那个今天早上才被他记住的名字却赫然出现在了这张纸上。

    颜落落生病了么?

    穆易霆的视线暗沉下来,像是意外,可又像是了然。

    张院长站在一边也看得莫名其妙,“穆少,这是一张缴费清单。”

    “我知道是一张缴费清单,我是说颜落落她有病?”

    张院长意外颜落落会和穆亦霆认识,当下眼睛也亮起了希望,连忙为穆亦霆解释。

    “不不不,落落她健康得很,她妈妈常年住在咱们医院里,得了尿毒症,所有缴费的情况都是落落帮着跑,所以清单上才会有落落的名字。”

    穆亦霆突然想起进门时候张院长的话,难道颜落落在这里出现是为了和院长申请免费就医?

    更让他疑惑的是,早上他才给过她支票,数额又岂止够支付医药费!

    张院长见穆亦霆仔细地翻看着一条条明细,看不出穆亦霆的意图,他赶紧补充。

    “落落那孩子非常孝顺,自己又要上学又要打工,只为了帮她妈妈承担住院的费用。”

    “尿毒症只要坚持透析就能维持住病人的现状让病人存活下去,就是费用太高,实在是压得母女两个人难以喘息。”

    穆易霆听出了张院长话里的意思,抬眸看了过来,“你想我帮她?”

    张院长只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随着穆易霆暗沉的视线袭向了自己,他立时就明白过来自己的自作聪明。

    算计帝都穆少,那不是找死嘛!

    “不不不,穆少......我只是......,哎,我实话实说,我是真希望有人能帮帮落落。”张院长最后还是承认了自己的意图。

    “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将费用从我的工资里面扣吧。”

    张院长说的时候语气颇有咬牙切齿的味道,不过这一次穆易霆倒是真的感到意外了。

    张院长身为帝都最大的医院的院长,待遇自然比普通人可观,但是医院里却是谁都知道张院长痴迷于医学研究,所有的钱基本都送给实验室了。

    在医院这种地方最不缺的就是可怜人,谁也不是救世主,张院长见惯这些事,能对颜落落的事这般上心,让穆易霆意外。

    “您的实验室里最近不缺设备或者样本了?我记得您前几天还在向董事会申请增大实验室费用,要为人类的基因研究掀开新的篇章。”

    穆易霆的这番话更让张院长脑门冒汗,原来他书写的报告这位总裁竟然亲自过目了,那说明以前他想借着公款多买点私人实验用品被驳回这件事也不是经费紧张,是他不批!

    这个混小子!

    张院长一时没说话,穆易霆看着张院长紧张的神色,嘴边勾起了淡淡的笑意。

    “张院长在骂我。”不是疑问,是肯定。

    “哼!还不是因为落落是我最得意的学生!小丫头在学校里不知道有多勤奋,她智商很高,上学也早,在学业上很认真,这个社会里真正肯安心做学问的人少之又少,我不想她被残酷的现实给毁了!”

    总被一个年轻人压制着,才过不惑之年的张院长也控制不住了,何况他偏袒自己的宝贝徒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再不济他就假公济私真帮自己的徒弟开个免费就医的特例,他还不信院方能因为这点事就将他从院长的位置拉下来。

    穆易霆此时已经将手里的几张纸放回了桌面上,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手指轻点着桌面,穆易霆像是在考虑,完全一副掌控的样子,好像坐在客位的他才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

    “她为什么不符合条件?”

    “啊?”张院长没成想穆易霆会问这么详细。

    “哦哦哦,她母亲再嫁多年,继父还是个小公司的老板,以前的费用她继父承担一部分,只是最近才彻底不管的,落落住的地方条件也还算正常,审核人员实地调察肯定是不会通过的。”

    张院长叹气,“毕竟这个世界上比她惨的人实在太多了,落落现在也是难啊!”

    张院长说得都是现实,现实总是让人无奈。

    尽管他同情落落,但他也非常明白颜落落并不是最惨的那一个,所以他才一直没有主动去帮落落,也是在考量。

    谁也不是救世主,他也要再考虑清楚。

    穆易霆起身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在张院长错愕的目光下,冷冷丢下了一句话。

    “既然张院长求我帮她,我也不好推辞,将颜落落母亲所有的费用明细交给我秘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