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第70章 落落你原谅我
作者:半夜扇风的小说      更新:2017-12-06
    封氏在帝都商界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资产雄厚不说,据说在帝国政府也有着势力超然的背景。

    帝都的人都挤破了脑袋想要去封氏工作,哪怕是与其相关的下属单位,每年的应届生也都绞尽脑汁想冲进去。

    杨若珊一想到她和张浩尘的公司转瞬间就成了封氏的企业,而且老板还亲自带着她和张浩尘来参加晚宴,可见对她有多么重视。

    杨若珊不敢相信会在晚宴上见到颜落落,她还以为颜落落几天没上班是被陪酒的丑闻打击得不敢出门了,却不成想,颜落落居然是和穆易霆一起走入的会场,还以那般惊艳的方式进入上流社会权贵们的视野!

    凭什么?就因为她那张比常人美出数倍的狐媚脸庞吗?

    最令杨若珊接受不了的是,颜落落是穆易霆的女伴!

    帝都穆少,穆天商贸的总裁,封氏总裁的外孙,坐拥百亿资产的顶级富豪,一个向来没带女人出入过重要场合的男人,竟然让颜落落站在他的身边!

    杨若珊想到那天在公司洗手间里将颜落落带走的男人,心里嫉妒得发狂。

    她也没想到那个男人会是传说中的穆天商贸的执行总裁穆易霆!

    碍于场合杨若珊努力地调整着脸上的笑容,不敢表露出来任何的不好的情绪,只能先压下去。

    就在刚刚,主流媒体的记者都被邀请进了宴会厅里,她绝对不能丢脸。

    “哥,你看那颜落落得意嚣张的样子,我就说她不检点吧,离开你立刻去勾引别的男人,这种女人你甩了就甩了,没什么好可惜的!”

    张梦瑶和几个同学也收到校方领导的关照一起来了封氏的晚宴,不仅仅是她,帝国大学也有不少优秀的应届毕业生都收到了宴会的邀请。

    校方的说法很含蓄,说是来参观学习,其实大家都清楚,晚宴上表现出众的学生八成能得到封氏和其他企业的接受,直接影响着学校的就业率和来年的招生。

    张梦瑶盛装而来,买礼服花掉了她所有的积蓄,就是为了得到封钰的关注,能够让自己一飞冲天。

    她没想到自己的风头全被颜落落给抢走了,这让她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

    张梦瑶的声音不小,附近的几个人听到动静都转头看了过来。

    “别胡说!我已经有了若珊,难道还会在乎那种垃圾女人!颜落落作弊和陪酒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估计她现在也是没了别的出路,不得不出来寻个靠山!”

    张浩尘脸色难堪地瞪了妹妹一眼,一把拉过委屈地看着他的杨若珊,不惜诋毁颜落落来为自己找回面子。

    说者有心,听者也有心。

    张浩尘的话落,附近不少人看向颜落落的视线都变得鄙夷起来,纷纷为穆易霆感到不值。

    “浩尘,别说了,落落也不容易,毕竟她曾经也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就别计较了。穆少那么英明的人也许只是可怜落落一事无成,想当个好人帮她一把吧。”

    杨若珊自然清楚张浩尘的心思,眼泪盈盈地为颜落落解释着。看似是对好姐妹理解同情,实则就时坐实了颜落落的丑闻。

    “可怜她?我看穆少就是让颜落落那个狐狸精给骗了!”

    不知道谁在角落轻嗤了一声,宴会厅这一处就响起了络绎不绝的议论声。

    张梦瑶看着哥哥将杨若珊搂在怀里疼惜的样子就觉得恶寒,不过杨若珊的话倒是提醒了她。张梦瑶看向颜落落的方向,眼中闪过恶毒的流光。

    颜落落自顾地吃着东西,快要吃饱了才将视线转移到周遭的人群中,也惊艳于其他来参加晚宴的男男女女。

    特别是宴会厅的最终央,琴师现场演绎着节奏适中的曲调,善舞的先生和小姐们在翩翩起舞,颜落落立刻就被吸引住了。

    以前她都是沉浸在自己所弹的乐曲中,身份的转换让她如今也有机会好好地欣赏起舞者的舞姿,她既觉得新奇,又觉得高兴。

    颜落落脚步向着舞池的方向靠近,她是不会跳舞的,可是这并不妨碍她的审美,人们对任何美好的东西都有着靠近的本能。

    她站定在舞池的边缘,专注地看着舞池里的一道道身影,眼中坦然呈现着她的艳羡和欣赏,白色的礼服映衬出她的纯真还有第一次参加晚宴的青涩。

    或许大家会嘲笑一个人第一次参加宴会的莽撞和无知,可此刻看着颜落落的道道视线里,却只有惊艳和沉醉。

    就像那首诗写的一样: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下看着你。

    颜落落以为舞池里旋转的舞者是风景,殊不知她自己也早就成为了一道风景正在被欣赏。

    “小姐是想跳舞吗,如果我有这个荣幸的话。”

    一个男士突兀的上前打断颜落落的思绪,也让她无措。

    “不,不是,我......我不会跳舞!”

    颜落落想咬掉她的舌头,她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好了,而且她完全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如何应对,她没说错话吧?

    脸颊红红的,颜落落紧张地攥着裙角,看也不敢再看面前的男人。

    面前的男人似乎也看出了颜落落的无措,其实明眼人都能感觉到颜落落参加宴会的次数不多,他还是很绅士的笑笑,语气也很柔软。

    “小姐不要紧张,不会跳也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颜落落窘迫地抬头,终于看向了面前的男人。

    很是俊逸出尘的一张脸,男人也很绅士,但是为什么他这么执着呢?

    她是真不会啊!不想丢脸当然不能跳!

    “不用,真的不用!”颜落落连忙摆手,又觉得失礼,弯腰给面前的人行了个礼,“谢谢您邀请我,可是我第一次参加这种晚宴,是真的不会跳舞,抱歉扫了您的雅兴。”

    颜落落急急地解释完就红着脸跑开了,慌乱间撞到侍者的托盘,使得一杯红酒洒在了她洁白的裙子上,她连声说着对不起,不敢抬头地向着宴会厅外面跑去。

    “锦,对她有兴趣?你才进来或许不知道,那女人是穆易霆带进来的。”

    白云锦从兄弟李诺的手中接过酒杯,脸上的温柔笑意转瞬就变成了一丝玩味,“哦?还真是难得,穆易霆竟然会带女人来参加封氏的晚宴。”

    “这算什么,”李诺挑眉轻笑,转动着酒杯满脸都是期待,“或许过几天我就能弄上手了。”

    见白云锦不明所以,李若脸上笑得更灿烂,“你是没看最近几天的娱乐版啊,那个颜落落看着清纯,实际上是个交际花,封钰那小子因为她还受了伤。”

    李诺没有见到白云锦眼中一闪而逝的流光,对着颜落落离开的方向不禁感叹。

    “难得穆易霆看上个女人,却和他表弟封钰纠缠不清,我就等着他们都玩够了,人落我手里时我就憋着劲折腾!”

    “嗤!”

    对于兄弟之间的荤话白云锦只是轻嗤一声一笑而过,转动着手中的酒杯,白云锦盯着殷红的酒液双眼微微眯起。

    卫生间里,颜落落对着镜子哀怨无比。

    她是有多不小心才会撞到人,撞到谁不好偏偏要撞到侍者,撞到侍者也就算了还让红酒洒在裙子上。

    现在她的胸口被酒液染成了花,她还怎么出去见人?

    拿着卫生纸在染了酒液的地方吸了吸,无奈面料极易吸水,连纸巾也不能将酒液从布料的纹理中吸出来,让颜落落欲哭无泪。

    扔掉手中的纸巾,颜落落放弃了这个办法。

    依照她的经验,就算吸出来一点酒液衣服上也还是会留下印记,索性就是胸口的位置脏了,不如将礼服脱下来将上半身洗洗,不沾湿裙摆的话也不影响穿的效果。

    颜落落想到这件衣服的价格,决定一定要弄干净,她半年的工资大概也赔不起这件华美的礼服。

    手才伸到拉链的位置,洗手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当颜落落看见来人的时候吓得一下子就将拉链拉回了原处。

    “落落,总算找到你了!”

    张浩尘的视线扫向洗手间里,没听见其他人在的声音,转身就将洗手间的门反锁了起来。

    “张浩尘你干什么锁门?这里是女厕所,你进错地方了!”颜落落不安地阻止张浩尘的举动,无奈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听她的。

    张浩尘快步冲到颜落落的身边,一把拉扯住颜落落的手腕,“落落,你为什么和穆易霆在一起?”

    “我的事和你无关,我也没理由向你解释,张浩尘你快点放手!”颜落落使劲地挣扎,企图把张浩尘的手甩出去。

    张浩尘听到颜落落的话满眼都是痛色,“落落,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我和若珊之间根本就是逢场作戏,要不是你总也不让我碰我又被她灌醉了,我不可能轻易就被她勾引!”

    “你神经病是不是?谁稀罕听你和杨若珊的丑事!你给我放手,再不放手我就喊人过来,到时候大家都难堪!”

    “落落你原谅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并不想和你分手,是杨若珊逼我的,她非说她怀了我的孩子着急结婚给孩子上帝都的户口!我也是被她缠得不行了!”

    :亲们,十月一号开始,每天争取两章更新,我会加油的,感谢喜欢颜落落和穆易霆的亲们,谢谢大家支持。

    还在找”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