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第72章 偷听到的危险
作者:半夜扇风的小说      更新:2017-12-06
    “我觉得我们不能太着急,怎么着也得让我骗出他什么保险箱密码之类的东西才行,干就干一票大的!”

    “保险箱......密码?”张浩尘有点不敢置信。

    颜落落猛点头,“或者让我靠身体骗来一张随便刷的金卡也行!到时候我去使劲刷东西,你再拿去变卖,不比下毒还保险?”

    张浩尘眼睛亮了,手臂上的力道松了些许,颜落落也说兴奋了。

    “等到他玩腻了我,我们已经套出他不少钱了,他把我甩了,我们连逃跑都不用!”

    张浩尘嘴巴咧着僵硬的弧度,盯着颜落落的视线光芒四射。

    “落落,你不愧是学校的特招生,你竟然这么聪明!”

    “浩尘,只要你以后不嫌弃我就行,我以后就安心跟着你,我们弄出来的钱全都放在你手里,你去发展事业,我就在家相夫教子。”

    “落落。”

    “浩尘。”

    “落落,啊——”

    眼看着张浩尘松开了手,正和张浩尘含情脉脉地相望着彼此的颜落落拿着烟灰缸使劲地砸向了张浩尘的头。

    水晶烟灰缸上立刻见了血,张浩尘也被砸得一下子摊坐在了地面上,可见颜落落用了多大的劲。

    “落你个头!张浩尘,就你这种智商还去算计穆易霆?坏事干多了是要遭报应的!”

    颜落落见张浩尘被她砸蒙了,一把将烟灰缸摔在了地上,玻璃碎裂发出巨大的声响,她却无心再去理会。

    转身打开洗手间的门,才跑出去颜落落就看见了守在门口的杨若珊,瞪了杨若珊一眼,她快速逃离了这个让她窒息的地方。

    杨若珊望着颜落落的背景,手指死死地扣在身旁的墙壁上,指甲几乎断裂。强忍着内心的愤怒,几秒后,杨若珊冲进洗手间将张浩尘从地面上扶了起来。

    “浩尘你没事吧,快让我看看你哪里受伤了。”

    “滚开!”

    张浩尘捂着被砸破的后脑恼羞成怒,一把甩开杨若珊,缓过头上的疼痛和眩晕之后,尤其是看见对他千依百顺的杨若珊,更加羞愤难堪。

    张浩尘扶着洗手池,听见门外隐隐有脚步声传来,再也无心在洗手间里停留,快速转身离开。

    杨若珊站在洗手间里,几个参加晚宴的女人从外面走进来,看见杨若珊的装扮露出不屑的轻讽,但这些杨若珊都无心理会了。

    洗手间的格子间里,一只手机从门缝处只露出摄像头,将一切都记录得清清楚楚。

    ......

    颜落落在酒店另一处偏僻的洗手间里,锁上门之后她才敢将身上弄脏的礼服脱下来,生怕再被张浩尘此类的人抓到。

    用冰冷的水冲掉胸口的酒液,轻轻地揉着衣服;小心地将礼服的上半身都用水洗到,防止残留下印记;当然还要别碰掉上面镶嵌的钻石。

    这点最重要,因为赔不起!

    颜落落一边背着几大要点,一边将礼服小心翼翼地处理好,等到礼服真的干净之后,才有时间为接下来的事情发愁。

    衣服是干净了,但是为了不弄褶皱不能拧干,当然拧干也还是会湿漉漉的。

    颜落落悲催地拎着衣服在洗手间的烘手机下面简单吹了吹,最后还是不得不穿在身上。

    烘干太慢了,她走出洗手间径自钻进安全通道。

    去天台吹吹风好了,顺便冷静冷静自己的情绪。颜落落如是想着,不过才上了一层楼梯就到达了酒店的天台。

    酒店下面的楼层衣香鬓影,乐曲悠扬,天台上却相对要冷清很多,只亮着几展夜灯在相对危险的栏杆边缘防止有人失足掉下楼梯,而大部分的地方都被夜晚渲染得黑漆漆的。

    寻了个背风的地方坐下来,颜落落一边晾着身上的湿衣服一边望着下方灯火辉煌的城市夜景,思绪也飘的很远。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大概十分钟,天台上突然出现了细微的脚步声。

    如果不是因为颜落落坐在那里自怨自艾,如果不是因为天台太过安静,这一点脚步声都不足以引起颜落落的注意。

    可就是因为太静,颜落落听到有人在向着她坐的地方走进来,本能地将自己的身体向角落的位置缩了缩。

    她无心打扰别人的心情,但是她也想不通谁还会大半夜兴致高昂的来天台这种偏僻的地方吹冷风。

    直到通过面前的一个酒店标志建筑的缝隙看见两个黑色的身影,颜落落才畏惧地屏住了呼吸。

    “下面什么情况?”

    “主子,没看见目标,据说封家老爷子将人都叫进休息厅里,似乎是生了大气。”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他不是一直都在那老头面前扮演着乖巧听话的模样?他现在还是封氏第二大股东,捏在手里的股份比封家嫡孙还多,也不知道封老爷子是不是人老了脑子不清楚,竟将权力给了一个外孙。”

    “封家对穆家总是诸多关照,当年的事情许是太愧疚,现在封家老爷子才会想办法弥补。”

    “他还真是命好,手里几百亿的资产,封家穆家都觉得愧对他,让他一个人的手中掌控了两家的势力。”

    颜落落本来无心偷听,不过在对方提到封家的时候有了点兴致,因为张浩尘刚才在卫生间里似乎也提到了封家。

    现在再听见那两个谈话的人念到穆易霆的名字,颜落落才算彻底想通了。

    封钰!封钰不就是姓封!

    封钰是穆易霆的表弟,穆易霆还几次警告她离封钰远一点,让她别去招惹他的弟弟。

    颜落落思忖着封家和穆易霆之间的关系,总算能听懂天台上两个男人的对话了。

    他们在讨论穆易霆吧?那家伙难怪有钱啊,是封家的第二大股东呢!

    “不过这次封老爷子生气似乎和他有关,今晚他带了个女人进来,还是帝都最近风评最差的女人。”

    汇报情况的男人犹豫了一下将他的猜测说了出来,一直淡漠盯着下方夜景的男人在听到汇报之后讶异的转身。

    “他带了个女人?”

    “是,大家都很奇怪,那女人看起来也不是世家里出来的,除了容貌气质很惊艳,行动很莽撞无知。”

    颜落落都要磨牙了,听别人谈论她空有美貌莽撞无知,心里真是不舒服!

    他们都不看报纸的吗?她风评是不好,可是昨天报纸头条还是“帝都大学特招高材校花夜总会陪酒”!

    高材校花,高材生!读新闻也不读读重点!

    颜落落心里瞬时将报纸的重点从“陪酒”上转移,恨不得冲出去指点指点两个背地里议论她的人。

    当然,她还有理智,偷听总是不光彩的事情。她也不能这么冲出去,要是这么干了,不是坐实了她的“莽撞无知”?

    颜落落的理智仅保留在她没听见对面两个男人下句话的时候,当两个男人彻底从天台离开,颜落落缩在天台的墙角已经全身都是冷汗。

    “无知的女人不足畏惧,只要不影响今晚的行动不用处理,一会儿开枪之后就按照我设计的路线退离,他身边我已经安排了别人去帮你,我就不信中了药的他行动力还会有那么快。”

    “是,属下一定一击必中。”

    脑海里不断回想着两个人的对话,颜落落坐在地面上,都感觉不到冷了。

    直到一阵风吹过,她才难以自控地打了一个冷战,理智回归。

    颜落落立刻站起了身,也顾不得上衣还干没干,紧张地从建筑物后面探出头查看了一下天台上的情况,没有再看见人影,这才向着安全通道的方向跑去。

    那两个人在计划着要杀人,他们在讨论开枪之后的逃离路线,那杀手还保证要一击必中!

    哪怕没有听见他们说要杀谁,但是颜落落眼前就是闪过穆易霆那张冷漠的脸。

    她不笨,那两个坏人之前一直在讨论穆易霆的事情,要杀谁她根本不做他想。

    他们要杀穆易霆!穆易霆还在宴会厅里!

    颜落落也顾不得报警的事情,等警察来了黄花菜都凉了,尤其是她还听见了他们说要给穆易霆提前下药,颜落落一想到穆易霆中药后蜷缩在地牢铁床上理智全无的样子,就更担心一会儿他被人开枪打死。

    那坏蛋说了,中了药会影响他的行动力呢,那男人中药后连人都认不出,简直不用开枪都能咬死他!

    宴会厅里,颜落落穿梭在人群里,已经无心再去欣赏人们的衣装和精致华美的摆设。

    她是想去封家的休息厅找人的,无奈宴会厅里音乐已经变得欢快,人也比之前更多。对旋律敏感的她深知这是即将开场的节奏,穆易霆作为那么大的人物不可能还不来现场。

    想通之后的颜落落更着急,穿梭在人群急切地寻找着穆易霆的身影,只求快一步到达他的身边通知他有危险。

    不时有人上来和她搭讪,她无心应对,只着急地问着对方有没有见过穆易霆。

    颜落落还哪顾得上什么礼仪,要不是怕被杀手注意到,她都要扯着嗓子喊了。

    穆易霆说好让她等他的,她都不见了,他出来都不知道寻寻她吗?

    还在找”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