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第99章 我要她的目的
作者:半夜扇风的小说      更新:2017-12-06
    ,

    颜落落倒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像堵着什么似的,她应该和穆易霆说一声对不起吗?

    道歉合适吗?还是说一声谢谢?

    颜落落回想着封朵的话,还是不认同穆易霆用那样残忍的方式报复,可是她却再也说不出迁怒的话。

    手里握着手机,颜落落心里纠结着要不要给穆易霆发个信息,也不知道明天穆易霆是否会回来。

    其实她最纠结的是以后和穆易霆要怎么和他相处。

    她和穆易霆之间的事情哪里是封朵说得那么简单,他们不是有感情基础的夫妻,不过就是一纸契约的关系。

    她的走与留,穆易霆大概都不会在乎,只是她最近对穆易霆避如蛇蝎的态度对穆易霆来讲也算是种伤害吧?

    颜落落思来想去,觉得发个信息还是妥帖一些。

    手机上的信息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来来回回折腾了无数遍,最后颜落落还是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夜魅的豪华包间里,穆易霆看了一眼刚刚震动的手机,一个熟悉的名字闯入眼帘。

    颜落落,她有多长时间没有给自己说过一句话了?

    穆易霆淡漠点开信息栏,伸出去端酒的手募的一抖,酒杯滑落。

    “砰”的一声,这在喧闹的包间里本是无关紧要的声音,只是这是杯子的主人实在让人无法忽视。

    瞬间安静的包间除了突兀的放着的音乐,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

    穆易霆优雅的擦了擦刚刚不小心洒在腿上的两滴酒渍,没有理会停留在身上的或疑惑或惊讶的目光,他缓缓地站起身,径自走出了包间。

    掏出手机重新打开了信息,“穆易霆,我有事情和你说,谢谢你,不对,是对不起,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穆易霆眼角的微微眯起,意外颜落落态度的转变,阴郁的心情却并没有缓解多少。

    是谁说了不该说的话?

    飞快的车速,穆易霆并没有回穆苑,而是直接离开了会馆去了医院。

    他不是非她不可,一个女人而已,也不应该太过影响他的情绪,她不是栖月。

    “穆少,没有人说您晚上会过来,霍小姐已经睡下了。”开门的是穆易霆专门找来照顾霍栖月的佣人李姐。

    “没事,我来看看她。”

    穆易霆淡淡的回应,并没有什么喜怒表现出来,可是李姐就是感受到了穆易霆似乎在生气。

    李姐不敢过多窥视主人的心思,轻轻的打开病房的门,看着穆易霆慢慢走进来。

    房间里并没有开灯,借着窗外的月色,穆易霆站在病床边,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孩,脑海里浮现的却是颜落落的脸。

    他不该再想她的,他做一切都是为了给栖月,和颜落落结婚,利用颜落落的身份,这一切他都用利益和颜落落做了交换。

    哪怕颜落落已经是他的女人,也不会影响他任何的决定。

    他会养着她,给她想要的利益,但是他的妻子永远也不会是她,只能是栖月。

    “易霆,你怎么过来了?”

    霍栖月碧藕一般的手臂轻轻的缠着穆易霆的手,也打算了穆易霆的失神。

    穆易霆接着月色看着霍栖月有些病态的面容,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脸颊。

    “吵醒你了?抱歉,栖月。”

    “才没有,我本来就梦见了你,这会儿你出现在我身边,我是美梦成真了。”

    霍栖月笑着坐起身,轻轻环抱住站在床边的穆易霆,没有再闻到其他女人的气息,这让她心里好受了一些。

    “栖月嘴最甜,总是说些让我开心的话,很晚了,快睡觉,医生说你必须好好休息,我看看你就要回去了。”

    穆易霆知道霍栖月需要足够的睡眠,为了她的安全,他不经常过来看她,但是他了解她所有的事。

    亲手为霍栖月拉好了被子,才想收回来,手就被霍栖月再次拉住。

    “易霆,你爱我吗?”

    霍栖月没办法忘记风离告诉她的事情,她疯狂地嫉妒那个没有见过面的颜落落,听说穆易霆让颜落落住进了他的卧室,她就更加不安。

    毕竟她在穆苑的时候只住在离穆易霆最近的房间里,她曾以为那是离穆易霆最近的距离,却不成想还有女人会比她里他更近。

    她也不是不清楚穆易霆以往有过其他女人,她的身体不好,易霆又处在帝都权贵的最顶端,身边有几个女人调剂一下,替她伺候穆易霆,这件事情她一直都理解的。

    风离每次也都将对她有威胁的女人处理掉了,她一直都没有介意过。

    但是这一次却不同,颜落落和那些女人不一样,风离不但几次因为颜落落受罚,更不能撼动颜落落分毫,而且穆易霆还和颜落落领证了,虽然没有婚礼,可是名义上穆家大少奶奶的位置却成了颜落落的!

    霍栖月死死地抱住穆易霆,耳朵就靠在穆易霆的胸口,听不到穆易霆的回答她真的难以安心。

    “我的栖月也喜欢听甜言蜜语了?”穆易霆也感受到了霍栖月的不安,没有回答她,而是笑着反问着。

    “我就是想听,易霆,我都知道了。”

    霍栖月不肯抬头,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到穆易霆的衣襟上,声音不大,哽咽声却被房间里的男人听得清清楚楚。

    “你结婚了是不是?你结婚了,易霆,你终于还是放弃我了。”

    “胡说,栖月,别胡思乱想,医生说过你需要静养,不宜多思。”穆易霆眸光微闪,里面的色泽越发暗沉。

    霍栖月见穆易霆没有回答她,知道她实在回避,心里更不是滋味。

    “风离说那个女人叫颜落落,易霆,你瞒不了我的,我都知道了。”

    “栖月。”

    “没关系的易霆,你不用等我的,我的病我心里清楚,你那样的身份,等不起的,没关系,我真的没关系。”

    穆易霆听不下去,将怀抱里的女人轻轻拉开些,凝望着她的眼睛。

    “栖月,不是你想的那样,她不会是你的威胁,我要她的目的还不是为了你能快点嫁进门?而且最近帝都不安全,我不能暴露你的。”

    “栖月,听话。”&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