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第180章 王盖,你认识吧?
作者:半夜扇风的小说      更新:2018-01-21
    ,!

    “穆总,我知道错了,是我们胆大包天,是我们有眼无珠,只要你肯放过我们父子,我愿意答应你任何事情!”

    颜落落看着李庆祥求饶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些怜悯。

    除去他和李哲计划将她卖身赚钱这件事,其实她跟他们也没有过多的交集。

    如果不是他们咄咄逼人,事情也不会闹到这种地步。

    如果他们保证以后不会再来骚扰她,那么他们也没有必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情。

    “穆易霆,这次就算是为了我,你放他们一马吧,毕竟他跟我妈妈夫妻一场,如果被妈妈知道,她也会跟着伤心难过。”

    “而且我和妈妈也没有什么事,那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吧。”

    听了颜落落的话,风离烦躁的将枪从李哲的手背上拿开,然后他走到穆易霆面前。

    “少爷,放了他们就如同放虎归山,虽然以他们的实力对咱们够不上威胁,可是难保他们不会再动歪心思,到那时就后患无穷了!”

    “穆总你放心,我们不敢,绝对不敢,如果您放过我们父子,我们将对您无限感激,从此以后有任何需要我的,我一定竭尽全力!”

    穆易霆嘴角上扬,他睁开眼睛,饶有兴致的看着李庆祥。

    “好,我这次可以饶了你们父子,可是警察饶不饶,我就管不着了。”

    他拿出电话拨了一串号码,不久就从门外进来六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

    其中领头的王警官走到穆易霆面前向他领了个礼。

    “穆先生,感谢你这次对我们工作的帮助,我们也一直在搜查他们的罪证。”

    “可是他们太狡猾,如果不是你为我们提供了证据,没准他们还会继续在外边为非作歹。”

    李庆祥父子震惊的看着他们面前的警察,他们不知道犯了什么罪使得警察来抓他们。

    “警察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们父子可是良好市民,每年我都有规规矩矩的正常缴税……”

    “李庆祥,李哲是吧?我们警方怀疑你们与一起杀人案有关,请合作一点,配合我们回警局调查。”

    王警官拿出手铐,将李庆祥的手腕拷住,他身后的警察也将李哲扶起来拷住。

    李庆祥看着他手腕上的手铐,慌张的向王警官解释,“警察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们父子怎么可能杀人呢?”

    “王盖,你认识吧?”

    颜落落听到这个名字后,心中亦是吃惊无比,王盖的死跟他们有关?

    难道他们是因为那次她被下药卖给王盖后,双方都没有得到想要的而打起来,所以李庆祥他们对王盖痛下杀手?

    “警官,我们的确认识王盖,但并不代表他是我们杀的。”

    李哲也没想到他们怎么会和王盖的死牵扯上联系。

    他刚刚才从差点失去一只手的恐惧中出来,没想到转身又与杀人案有关。

    王警官冷笑,“我们警方并不是胡乱抓人,如果没有证据,怎么会来找你们?”

    李庆祥心中充满疑惑,王盖失踪的那个晚上,他明明是和李哲在家,当时他们还在盘算怎么用颜落落卖身的那笔钱。

    可是第二天他们去找王盖要钱时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后来才知道他自杀了,他也被叫去警局问过话了,警察看他没有嫌疑就放他回去了。

    可是现在竟然说他是杀人凶手,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他忽然转过头看着颜落落,当时最后看见王盖的一定是她!

    “警察先生,我跟您坦白,我确实认识那个王盖,可是我们就只是单纯的生意伙伴,其余的我们没有任何瓜葛。”

    “她,”李庆祥伸手指向站在一边的颜落落,“当天晚上是她跟王盖在一起的,有什么事情找她!”

    不等颜落落开口说话,穆易霆便站起来走到王警官面前。

    “我太太当晚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可以做她的时间证人,而且,她并不认识王盖。”

    穆易霆的眼眸犹如深夜的星空,寂静而深邃,他双眼紧盯着颜落落,“王警官,我想你没有理由信他而不信我。”

    “那是自然,李庆祥,你不用再狡辩,我们已经掌握确切的证据证明,你们父子当时因为生意上的事情跟王盖起了争执。”

    “我听说你的公司经营不善,已经有了亏本的现象,而且账面上的一点点流动资金也被李哲偷拿去赌了。”

    “可更不巧的是,王盖这个时候来找你叫你还他的钱,你自然是没有钱还给他,于是,王盖趁火打劫想吞了你的公司。”

    “你一气之下与他发生口角,为了报复,也为了平息债务,你和李哲就心起歹念,当晚将他约去人烟稀少的住宅天台,趁他不备,将他推到楼下。”

    “然后你们制作出他自杀的现象,可没想到天网恢恢,不管你们如何销毁证据,我们还是在那个天台上找到你们父子的犯罪事实。”

    “并且当天有附近的居民看见你们从那座居民楼慌张的跑出去,现在人证物证都在,你们想不承认都不行!”

    李庆祥父子听得头都快大了,他们无形中被人扣上了杀人犯的罪名,而且有理有据,任谁看了都能确定他们就是杀王盖的凶手。

    可是将莫须有的罪名安在他们头上,李庆祥父子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承认的。

    不过可惜的是,没有人能证明他们当时有不在场的证据,难道他们要互相为对方证明吗?

    此时的颜落落在震惊之余,她努力回想当晚她被下药之前的事情。

    当时她正在王盖所在的包房里卖酒,他让颜落落陪着他喝,她知道出来卖酒免不了要喝酒,所以半推半就的喝了一些。

    到后来王盖应该是喝的高兴了,他扬言如果她肯将他手里的一整杯酒喝光,他便买下她手中所有的酒。

    颜落落心想,如果他肯出钱买下她手里所有的酒,母亲这个星期的透析费便有了着落,她当然乐意。

    可是当她喝光杯子中的酒后,她的头就感觉天旋地转。

    迷迷糊糊中她看见王盖那个老流氓猥琐的笑着向她走来,仅存的一点意识告诉她事情不妙,可她刚转身走了一步,整个人便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后来她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她没想到会在穆易霆的床上。

    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李庆祥父子和王盖的争执是因为她的失踪?

    可是当天早上她离开酒店后,李哲明明有打电话问她有没有收到王盖的钱,如果那晚是他和继父杀了王盖,那他又为什么这么问?

    还是,这只不过是他为了掩人耳目而采取的一个计策?

    这一切在她看来还是有很多疑点,不过,以颜落落对他们父子的了解,他们还不会胆大到为了钱去杀人。

    她转过头去看穆易霆,他的表情从警察进门到现在一直没有任何变化,可以说这一切好像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这件事跟穆易霆有关?还有这个王警官也很眼熟,难道……她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是封家家宴时带走张浩尘和杨若珊的两名警察中的一个!

    在颜落落思绪紊乱不知道究竟哪里是出口的时候,李哲激动的挣脱开两名警察的钳制。

    他跑到王警官面前,“我不服,没有调查清楚就将我们没有做的事情强加在我们身上,你们警察就是这么办案的吗?”

    “我要找律师,竟敢诬陷我们,我还要投诉你们,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他刚说完便又被抓住,这一次两名警察将他按倒在地,任他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

    王警官不怒反笑,他低下头看着狼狈不堪的李哲。

    “你以为你们父子就犯了这一件事吗?”

    他又抬头去看李庆祥,只见李庆祥眼神飘渺,他不敢直视王警官的眼睛。

    “经过这次对你们的调查,我们还查出了你们二位一些不为人知的罪证。”

    “先从你说起吧,‘庆祥建材有限公司’的老板,公司主要经营的是各种建筑材料。”

    “2013年,某开发商与你合作,因使用了你们公司劣质的建材,导致两名工人在施工过程中不慎摔下楼,当场死亡。”

    “此事被你们用钱解决,因此没有大范围的曝光。”

    “可是如今那座楼盘残破不堪,里面的拽整天提心掉胆的生活,至今找不到负责人,这件事你知道吗?”

    李庆祥额头已全是冷汗,他擦着汗的手不停的颤抖。

    “2015年,你从国外走私一批廉价的钢材,同样被你用钱堵住涉事人员的口。”

    “还有伪造罪、诈骗罪等等,这一系列的罪证用不着我一一列举,我想你自己都清楚明白。”

    王警官面向李哲,“至于你,赌钱的事我们暂时不提,诱拐未成年少女,强迫其与你发生性行为。”

    “我们知道的,就已经有5个受害者,威胁、打骂,逼她们卖淫赚钱,这些你不会不承认吧?”

    李哲不再叫嚣,他沉默不语的看着父亲,意识到这次他们是真的跑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