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第192章 家门不幸!
作者:半夜扇风的小说      更新:2018-01-21
    ,!

    “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到这个房间有什么企图?”

    颜落落傻眼,她进来之前确实觉得奇怪,整条走廊都见不到一个人,所以当她看到那个女仆的背影才会追上来。

    她该怎么解释能让他们相信?因为她进来这个房间的时候确实很诡异。

    “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她的耳边传来穆易霆冰冷的声音,打破玉镯的心虚,和他们祖孙二人的质问,让颜落落急得想要从窗口跳出去。

    “这里……是伯母的房间,我有看到相片。”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动这里的东西?”

    穆易霆毫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藏在身后的手臂拽出来,颜落落诧异的看着他,原来她刚刚的举动都被他看在了眼里。

    “是什么?”

    封永东也着急的走过去,看着颜落落握紧的右手,“你拿了这里的什么?”

    如果眼神能杀人,她早已经被这祖孙二人杀了几十次,她摇摇头,不敢想她摊开手心的那一刻会是什么状况。

    “把手打开!”

    颜落落被吓得手一抖,手心里其中一块破掉的玉镯应声落地。

    一条弧形的翠玉落在洒满阳光的地板上,看上去晶莹剔透。

    穆易霆俯下身将它捡起来,拿在手中,当他意识到这是什么的一瞬间,他周身的戾气仿佛要将她吞噬。

    “其它的呢?”

    颜落落硬着头皮将手心摊开,其余的两块已经被她手心里的汗浸湿,“穆易霆,你听我解释……”

    穆易霆将她手中剩下的两块碎玉拿过来,他的手在微微颤抖,颜落落这才意识到,这个玉镯对他来说一定很重要。

    难道……这是他母亲的遗物?而且不单单只是遗物那么简单,怎么办?她好像闯了大祸!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

    封永东用手中的拐杖不断的敲着地板,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穆易霆看似很平静,他的双眼一直盯着手中的碎玉镯,“你是从哪里找到它的?”

    “我不知道它是怎么忽然出现的,我只是拉开了窗帘,它就自己掉到地上摔碎了,虽然我知道这不可能,但的的确确是这样!”

    穆易霆没有回答,而是径直走到梳妆台前,将抽屉拉出来,屋内所有人都看过去。

    只见抽屉里面有一个木制的锦盒,盖子已经被打开,周围散落着一些首饰,盒子上的锁明显是被撬开的。

    “真是日忙夜防,家贼难防。”

    封兆昀语气中满是嘲讽,“爸,姐姐生前最宝贝的东西,没想到会被她的儿媳偷偷拿走,而且还被打碎,不知道姐姐在天之灵会不会生气?”

    “闭嘴!”

    封永东转过身,双眼恶狠的看着颜落落,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报警。”

    颜落落震惊,她仔细回想她从进门前到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

    她彻底明白了,很显然,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陷阱,为的就是将她引进这个房间,陷害她偷了这只玉镯,可没想到却打碎了。

    可是这才是她第二次来封宅,认识的人并不多,那个人害她的目的是什么?

    “封老先生,您误会了,不是我,我没有碰过那个盒子,这只玉镯是在窗帘里掉出来的!”

    “我不想听你在这里胡言乱语,这些话,你还是去警局对警察说吧!”

    封永东回过头看着封兆昀,“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报警!”

    封兆昀不急不慢的拿出电话,眼中扬起高深莫测的笑意,“爸,易霆还没有开口说话,我怎么能随便管他的家事?”

    “易霆,你想怎么解决?”

    穆易霆没有回答,而是将破碎的玉镯紧紧握在手中,然后面无表情的向颜落落走去。

    颜落落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她的心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慌,渐渐的,这种恐慌便散布全身。

    穆易霆伸出冰凉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眼神中是她从未见过的狞恶。

    “为什么?”

    “穆易霆,你听我说,我是被人陷害的,我没有拿过盒子里面任何的东西。”

    穆易霆两根手指用力,颜落落吃痛的皱起眉头,她觉得下巴的骨头就要裂开。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拿这里面的东西?”

    颜落落有那么一瞬间是感谢他没有用那个“偷”字,她曾经被尹若彤和杨若珊诬陷偷手链,可是当时穆易霆是相信她的。

    但是如今,她确实是拿着他母亲的玉镯,这个房间当时没有第二个人,任谁看都是她偷了这个玉镯,然后想要藏起来的时候不小心摔坏了。

    颜落落疼出了眼泪,但是她不敢挣扎,她想,在这件事水落石出之前,她不能冲动、自乱阵脚。

    “穆易霆,我再说一次,我没有拿这房间里的任何一样东西,你刚刚从抽屉里拿出来的盒子,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报警,让警察来调查这件事,真正拿玉镯的人到底是谁,相信很快就会真相大白。”

    “易霆,既然颜小姐口口声声说不是她拿的,那就让警察来调查,一来能够还颜小姐清白,二来也可以找到真正的嫌疑人。”

    “不过颜小姐,我想要善意的提醒你,这只玉镯的价格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如果罪名成立,将面临二十几年的牢狱生活。”

    封兆昀的假意提醒,不过是在添油加醋。

    颜落落知道,警察介入,找到真正的嫌犯还好,如果找不到,为了给封家一个交代,一定会将所有的嫌疑落在她的身上。

    然而,真正偷拿玉镯的人一定是封家人,能打开这扇门,并且敢撬开锦盒拿出玉镯,这个人在封家必定是有一定的地位。

    所以即使找到这个人,封家为了遮丑也不会承认,到那时,承担一切后果的还会是她。

    因此,不管她承认还是不承认,这个偷玉镯的嫌犯只会是她!

    “今日长辈们都在这里,如果报警会吓到大家,外公,这是我的家务事,希望您让我亲自解决。”

    穆易霆松开颜落落,转身向封永东颔首请求。

    封永东依然难压住心中的怒火,“易霆,你应该知道这只玉镯对你母亲的意义,也该记得你母亲为了它付出了什么!”

    “外公,我怎么会忘记?”

    穆易霆握着玉镯的那只手已经沁出血来,血液顺着指缝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板上。

    颜落落吃惊的用双手捂住嘴巴,她不知道这只玉镯对他的母亲到底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也不知道她为此付出了什么?

    可是看封永东震怒的表情,和穆易霆隐忍着不肯发作的样子,她知道这只玉镯曾经给他们带去过伤痛,而且这份痛苦一直深埋在他们心底。

    今天她一个不小心的举动,硬生生的揭开了他们已经快要结痂的伤疤。

    封永东叹了口气,“思琪,扶我出去,兆昀,你也跟我走,易霆他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是,爸。”

    封兆昀随着封永东出门,刚走到门口,他便回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屋内的两个人,然后讥谑的离开。

    此时,房间里安静下来,静到他们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现在没人了,我要听实话。”

    “我没有拿玉镯,这只玉镯是从窗帘里掉出来的,不管你问我多少次,我都是同样的回答。”

    “颜落落,我是不是对你太过纵容,让你忘记了你是以什么身份待在我身边,你竟然敢碰这个房间里的东西。”

    穆易霆冰冷的语气让她觉得心寒,她一步步的向后退,他一步步的逼近。

    “我是否该帮你长长记性,让你明白我的什么是你不可以碰触的。”

    颜落落被他的步步紧逼压迫得无法呼吸,她使出全身力气推开他,却只是徒劳。

    “穆易霆,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你好好想想,我拿这只玉镯有什么用?”

    “好,即使我知道它的价值,那我拿了直接跑掉好了,为什么呆在这里等着你们来抓我?”

    穆易霆若有所思,可是当他想到母亲弥留之际还在握着这只玉镯,他的心就无法平静下来。

    现在它碎了,就好像母亲永永远远的离开了他,他唯一的一点念想也被面前的女人摔得支离破碎。

    穆易霆一把扯住颜落落的手臂,将她拉到他的身前,面容扭曲到让人不寒而栗。

    “我要让你知道失去你最看重的东西是什么滋味!”

    颜落落被他压制得动弹不得,她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可是她知道,这一次他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穆易霆松开钳制她的手,只那么轻轻一推,颜落落的背部就结结实实的撞到她身后的桌角。

    那一刹那,她痛得忘记了呼吸。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穆易霆已经拨通了电话,“把颜落落她妈给我赶出医院,现在!”

    颜落落陡然睁大双眼,她顾不得后背的疼痛,踉跄着跑到穆易霆面前,双手死死拽着他的衣襟。

    “不可以,你不能这么做,我怎么样都可以,就是不要伤害我妈!”

    穆易霆狠狠揪住她的头发,“你怕我伤害你妈,可你却正在伤害我的母亲,颜落落,我这么做很公平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