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第373章 我不应该来?
作者:半夜扇风的小说      更新:2018-03-22
    知道一切之后,现实和愿望的落差,让她的心情才会如此的差,只要一开始不期待将就好了。

    这悲剧人生的起承转合,最终也逃不过,悲剧的结尾,所以,不要再胡乱的想象了,颜落落。

    打不死的小强,颜落落回来了。

    像是想通了一切的颜落落,在内心鼓舞着自己,她还活着。

    翌日一早,工作周的最后一天,艾美公司的门口。

    从白色的捷达下车的颜落落,神采奕奕的,完不像是受过打击的人。

    “嘀!”

    打卡机发出熟悉的声音,颜落落迈开长腿向公司的里面走去。

    “大家早!”

    用她一贯的方式与其他早到的同事打招呼,因为休息了一周多,所以重新返回公司上班的她,有点小兴奋。

    颜落落打招呼的声音不大,可足以让在场的同事听见,没有一人对她的话做出回应。

    这倒让她也不奇怪,人情淡薄的公司,她现在竟然还在如此的抱有希望,大概是她的身体还没有完恢复回来,脑子还没有完的好。

    “落落,你怎么来公司了?”

    还没等进入电梯,就听到身后的杨若珊的声音传来。

    她说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自己怎么又来公司了,作为公司的员工,前来上班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

    “我不应该来?”

    听出杨若珊的声音的颜落落,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吃惊的,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再叫她前辈,却改口叫她落落。

    这一点倒惹得她有些吃惊。

    “不是,昨天去董事长的办公室,正好撞见她和欧经理在视频聊天,说是你已经从公司辞职了!”

    调整了一下包包的带子的杨若珊,脸上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况且这种谎,谅她也不敢说。

    辞职?她不记得自己递交过辞呈,那么会是谁?

    “公司那边的事情交给我。”

    穆易霆的话,在她的耳边回荡起,怪不得她没有经过他的允许就出院的事情,这么久也没有来找她算账。

    一开始只是以为是因为霍栖月的病,他无暇顾及自己。

    现在看来,早就已经断了她所有的路,就算是她出院,也不能再干什么了。

    “啊......”

    简单的回答了杨若珊的话,颜落落溢着阳光的脸,瞬间乌云密布,穆易霆是想要让自己完的依靠他吗?

    厚重的电梯门在此刻打开,现在的她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去董事长办公室问个明白?

    现在这个时间,吕寒应该还没有到,或者已经到了,具体在干什么就不知道了。

    有了上次无意撞破吕寒和林医生的好事之后,颜落落现在已经对早上的董事长办公室有了阴影。

    进入电梯的颜落落,最终还是按下了研发部所在楼层的电梯号。

    电梯从下至上,跳动的红色的数字被电梯里的人遮挡的严严实实。

    只有抬头看正上方的数字,才知道具体所到的楼层。

    研发部的感应门,在颜落落靠近时,自动的打开,熟悉的开合,让颜落落感觉到心安。

    她的出现,显然是办公室里早到的同事们,没有想到的。

    习惯的打招呼声音,被脸上强挤的微笑代替。

    走到自己的办公桌的颜落落,在看到已经落上一层薄薄的尘的桌面,身下的小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连清扫的阿姨都不管她了吗?这中被人忽视的感觉让颜落落心中十分的不舒服。

    “落落,来我办公室一趟!”

    刚进门的刘圻桢,就看到站在座位上的颜落落,一周多不见,怎么觉得她更瘦了呢?

    “刘组长,你找我!”

    进入刘圻桢办公室的颜落落,恭敬的开口。

    “你辞职了?身体不舒服?”

    现在连她的组长都这样说,那么看来自己辞职的事情,应该是确实发生了。

    被动的辞职,颜落落可能比其他人知道的还要晚。

    “嗯,具体的情况,等有机会再向您解释。”

    她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又怎么能跟其他人解释,只好用这套托词,在她查清楚自己辞职的事情之前。

    简单的聊了两句之后,颜落落不在状态,刘组长自是能够看出来的,也就让她离开了。

    出了刘组长的办公室,小手紧紧握着,开始隐隐的泛着白。

    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董事长应该已经就位了,低头看着腕表的颜落落,仰起头之后,就向门外走去。

    上午九点三十五分,吕寒董事长的办公室内。

    颜落落站在吕寒的面前,“我辞职的事情是你受理的?”

    率先开口的颜落落,目光直直的看着吕寒,爱笑的她,此刻的脸上早已没了笑容,而是满脸的严肃。

    “没错,我想你现在还没有到敢质疑我或者是穆易霆做的决定的地位吧?”

    吕寒并没有把颜落落放在眼里,语言轻蔑,没有了以往的尊重。

    “是又怎么样,不过,我的嘴巴我还是能够控制住的。”

    虽然她说的是事实,可颜落落就是不想这样被人好不留情的揭穿,故意说出一语双关的话,吕寒,那么聪明,想必也知道这话的意思。

    “控制不好嘴巴,可能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好端端的站在我的面前了!”

    背靠在椅背上的吕寒,身体猛的前倾,画着眼线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颜落落的星眸。

    带着威胁意味的话,配上吕寒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一下子攻击力满满。

    若不是在杀伤力更大的冰块身边呆的时间有些长,那么现在的她肯定会招架不住。

    “两败俱伤,鱼死网破,总比一人受罪强!”

    四目相对,没有人退缩,硝烟弥漫的办公室,在此刻安静的不像是有人在。

    “人事部下午就会出公告,还请你及时收拾好东西离开。”

    吕寒率先的收回视线,拿起一旁的钢笔,另一只手拿起文件,一副准备要办公的样子,逐客令以这种方式表达出来。

    面前的颜落落自然是领悟到的她的意思,退出办公室的同时,伴随着,办公室门的重重合上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