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赵为王 第十七章 马具
作者:熙檬父的小说      更新:2017-12-13
    马具是一个名字,指的是包含马鞍、马辔、马鞭、马镫、马裤等等在内的能够辅助骑兵的工具,而在这些工具之中以军事的用途来说,起到最大作用的绝对就是马鞍和马镫。

    马鞍是骑手的屁股和马背之间,作用有些类似于汽车的悬架,能够让骑兵在颠簸不平的马背上坐得更加的舒服,从而增强骑兵们长途前进时候的耐久力。

    如果坐过长途汽车(非卧铺)或者长途火车硬座的人都知道,一个好的座椅其实是能够极大的缓解人在旅途之中的承受力和心情的,马鞍正是起到了这么一个好座椅的作用。

    不仅如此,像高桥马鞍这种马具还可以非常方便的把骑士固定住,是重骑兵的绝佳辅助工具。

    至于马镫,那就更加了不得了,正是因为马镫这个东西的出现,才让中国古代的骑兵这个兵种直接从类似车兵一样的辅助兵种,一跃成为和步兵平起平坐、甚至凌驾步兵之上的主力兵种。

    在工业革命之前地球上最大的帝国蒙古帝国,正是凭借着天下无敌所向披靡的骑兵,在短短几十年中横扫了当时大半个文明世界。

    直到两次世界大战之时,以坦克为首的机械化部队的兴起才终于让骑兵走向穷途末路。

    可以这么说,从马镫的出现开始直到坦克这种机械化部队大规模成建制投入战场的这整整两千年里,骑兵这个兵种,就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兵种!

    为什么马镫这个东西,对于整个中国乃至世界骑兵史能够起到如此重要的作用呢?

    马镫的存在能够让骑兵,尤其是轻骑兵们更加容易控制自己的身体,当在高速前进的时候可以比之前更加方便的维持在马背上的平衡。

    有了马镫,想要做出比如骑马射箭,马上冲阵,举刀砍杀这些动作的时候就会更加的容易。

    这“容易”两个字,其实就是马镫此物的精髓所在。

    有了马镫之后,学习骑术对于中原地区的人民来说,就不再像之前那么困难了。

    举个人人皆知的例子,合格的骑术就相当于是驾照,而没有马镫的马相当于手动挡,有马镫的马相当于自动挡。

    你学手动挡,点火之后得踩离合、挂挡、放手刹、松离合至半离合状态同时稍微踩油门,然后还得稳稳控制好离合才能够起步,离合不能松太快不然可能熄火,油门不能踩太多不然可能窜车。

    自动挡呢?点火,踩刹车挂d挡,松手刹,松刹车,一脚油门稳稳走人。熄火?不存在的。

    单从上面两句话的字数,都能够体会到手动挡相较于自动挡的繁琐和难学。

    在考取驾照(骑术)这方面,无马镫的手动挡,绝对是被有马镫自动挡给碾压出几条街的。

    对于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来说,因为他们是在马背上长大的,相当于天天开车跑山路,什么漂移那是信手就来,手动挡也一样的开,有没有马镫这个自动挡都无关紧要。

    但是对于中原的农耕民族来说,马镫这个自动挡的出现,极大的降低了骑术这个驾照的获得难度和门槛,能够让更多之前从没有骑过马的士兵迅速的通过培训成为骑兵,从而在骑兵数量上拥有了抗衡草原骑兵的本钱。

    这,才是马镫的最大意义!

    平原君赵胜并不是傻子,相反这位赵国相邦虽然算不上赵国时代最聪明的那一批人,但也绝对属于聪明人之类,所以立刻就想明白了马镫和马鞍这一套马具的意义,双眼放光十分激动的说道:“大王,若我赵国骑兵拥有此套马具,想必横扫六国必定不在话下!”

    春秋时期,战车兵是战场的主角,以至于人们喜欢用战车的数量来衡量一个国家的国力,比如说什么“千乘之国”“万乘之国”等等。

    而在战国这个年代,正是车兵渐渐衰落,骑兵开始兴起的年代,但骑兵在这个时候其实并不是主力兵种。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在秦始皇兵马俑之中都仍然有着车兵的存在,以及兵马俑里的骑兵们脚下都是没有马镫存在的。

    究其原因,主要就是没有马鞍马镫这些马具的出现和大规模的应用,导致骑兵在机动性,耐久性和杀伤力上都存在问题,而且本身培养骑兵的门槛也太高。

    所以在这个时候,马镫乃至这整套马具出现的意义,绝对是无以伦比的。

    赵丹的小儿子赵偃跑到马旁边东摸摸西摸摸,一脸的好奇。

    赵恒则站在一旁认真的听着自家父王和叔爷爷的对话,这名赵国的大王子隐隐有些感觉,今天父王带自己来看的这个东西,怕不仅仅是“好玩”而已。

    赵丹微微一笑,道:“叔父所言甚是,这些马具将来必定成为我赵国横扫天下之利器,但以寡人之见,马具此时尚且不适合大规模的推广。”

    “啊?”赵胜愣住了。

    看着不明所以的赵胜,赵丹笑道:“叔父以为,若论骑兵,我赵国如何?”

    赵胜嘿了一声,道:“我赵国骑兵,放眼天下无敌手也!”

    赵胜说的还真不是吹牛,赵国的骑兵在这个时候,还真就是天下第一的存在。

    之所以如此,当然还要归功于赵丹爷爷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自从穿上了短袖窄裤长靴、更加方便在马上行动的胡服之后,赵国骑兵无论是机动性还是战斗力都大为提升,一跃而成诸国之冠。

    而且在打败了林胡、楼烦之后,大量投降的林胡人和楼烦人成为了赵国北方五郡的子民和士兵,这些草原上的游牧民天生就是出色无比的骑兵,有了他们的加入之后赵国骑兵的实力又更加的强大。

    在整个战国时代,赵国是七雄之中唯一一个彻底淘汰了车兵,全面组建纯骑兵军团、并且也是唯一一个拥有游牧民族骑兵的国家。

    即便是灭掉了赵国的秦始皇,他的兵马俑里面都还有车兵呢。

    所以无论是从理念还是战斗力来说,赵国的骑兵都和其他国家不是一个档次的。

    就算是历史上赵国后来到了灭国的边缘,赵国骑兵之神李牧仍然能够利用少量骑兵配合步兵接连击败秦国大军,这也是对赵国骑兵战斗力的极佳证明。

    如果长平之战不是爆发在崎岖无比根本发挥不出骑兵优势的太行山脉之中,而是爆发在一望无垠的大草原上,那么秦赵之间的攻守之势就会直接逆转,变成赵攻秦守了。

    所以赵胜在说出“老子赵国骑兵天下第一”这句话的时候,真的是自信满满,底气十足。

    赵丹赞许的点头,对赵胜的话表示的认同,然后又道:“叔父既然明白我赵国骑兵乃当世无双,那么叔父想想,若这马具泄露出去的话,受益最大的会是何人呢?”

    赵胜闻言就是一呆。

    说实在的,马镫这个东西,乃至于此刻战马上的全套马具,它们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在里面。只要搞到一个成品,那么依样画葫芦的仿制起来,绝对不要太容易。

    所以一旦赵国骑兵大规模装备起来的话,其他国家也绝对能够很快就把这些马具给仿制出来。

    由于赵国的骑兵本身实力就是天下第一,那么马具给赵国骑兵所带来的提升,其实就比较有限。

    而其他骑兵水平比较捉急的六国,说不定反而会因为这些马具的出现而让他们的骑兵水平奋起直追,拉近和赵国之间的差距。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造出马具的赵国真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一想到这里,原本满腔热情的赵胜感觉自己就好像被人从头浇了一盆冷水,整个人都凉了。

    别看赵胜有这么大的啤酒肚,其实他年轻时候也是一个骑马爱好者,骑术也还算可以,每年也都还会来上几次游猎,否则的话刚才也不会这么策马如飞了。

    正是因为赵胜是一个懂马的人,他才更加深刻的了解到马具的好处,才会更加的渴望马具的实装。

    这就好像一个改装爱好者,明明手里有一个超跑的引擎,但是却不能装进自己的改装车里,这特么不是急死人嘛!

    看着赵胜这抓耳挠腮的模样,赵丹心里也不由得感到好笑,自家这个叔父马上都要五十岁的人了,没想到也有这么不稳重的时候。

    但赵胜其实这就叫关心则乱,他也不想想,赵丹特地搞这个东西出来,难道只是吊他的胃口吗?

    赵丹很快就开口了:“叔父,若马具此刻暴露,确实对我赵国不利。但若先将其大量造出并存放,于关键时刻装备我军,则必定能够使敌军不备,有出其不意之效也。”

    这才是赵丹的真正意思。毕竟马具这些东西真的要仿制的话太容易了,想拿出来给敌人狠狠一击的机会其实就只有一次,因为第二次敌人就有防备了,甚至可能都大规模的仿制出来了。

    赵胜眼睛一亮,闻言一拍大腿:“大王果然高见!胜这就去准备此事!”

    赵丹点了点头,叮嘱道:“叔父,此事事关重大绝对不可泄密,叔父务必选那亲信可靠之人操持才是。魏国那边的事情也不能落下,叔父尽快安排好此事然后出使魏国吧。”

    顿了一顿之后,赵丹伸手一指自己的大儿子赵恒:“另外,寡人希望恒儿能够参与到此事之中,还希望叔父安排一下,一定要给恒儿一个接触到普通匠人的机会。”

    赵胜闻言又是一愣。

    在这个年代,“士农工商”四个阶级之间可以说是差别极大,属于完全不同的四种人。

    赵恒身为国君长子,甚至很有可能成为未来赵国的国君之人,乃是“士”这一级的顶端人物,为什么要跑去和那些比农民还要贱一些的“工”们混在一起?

    难道说国君对于这个长子有所不满,这是一种敲打和惩罚?

    但是赵胜还是应了下来,随后很快把这件事情抛在一旁,反正这是大王自家的事,管他呢。

    赵胜带着人美滋滋的把这一套马具从马身上卸下来,然后出宫去了。

    等到赵胜走后,赵丹才将目光收了回来,放到了自家长子赵恒的身上:“怎么,对寡人的安排不太理解?”

    老实说,赵恒现在确实是一脸懵逼,毕竟作为这个时代的土著,“士农工商”这种等级分明的观念也是在赵恒脑海之中扎了根的。

    赵丹拍了拍赵恒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孩子,记住父王今天跟你说的这句话。凡自食其力者,皆非贱业!这个社会和国家的进步,归根结底,还是要靠那该死的资本家和可敬的工程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