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赵为王 第一百零六章 谁说君子不会耍赖?
作者:熙檬父的小说      更新:2018-01-06
    当赵丹心心念念着他的好相邦平原君的时候,这位平原君赵胜在干嘛?

    赵胜在喝酒。

    不仅在喝酒,而且喝的还是一等一的美酒。

    在魏国之中能够喝酒的地方有很多,但如果想要在魏国喝到最顶级的美酒,那么肯定就只能在两个地方,一个是魏王的宫城,另外一个便是信陵君魏无忌的府上。

    赵胜此刻就在自家小舅子魏无忌的府上喝酒,喝这一等一的魏国美酒。

    信陵君的酒宴,招待的又是平原君这样的人物,那规格自然是非同凡响的。

    摆在赵胜面前的是一张黑漆朱绘云纹木案,这张木案由云梦泽香木所制,做工极其精巧,造型古朴敦厚,整张木案不但散发着淡淡的馨香,上面更绘有纷繁云纹,称之为艺术品毫不为过。

    在木案之上摆放着一整套酒具,均是由青铜打造,个个式样精巧。

    在赵胜的桌案前还摆放着一座用来盛酒所用的四龙四虎方尊,这方尊长高均为两尺,四边上装饰有蕉叶纹、三角夔纹和兽面纹,尊四角各塑一虎,虎头虎颈伸出于器外,虎身与虎腿附着于尊腹部及圈足上,看上去似四虎托尊,栩栩如生。

    不仅如此,此方尊肩部处还饰以浮雕蛇身而有爪的龙纹,尊四面正中即两虎比邻处各有一双角龙首探出器表,龙身从方尊每边右肩蜿蜒于前盘踞尊口,正和那虎踞龙盘之意,让这方尊更显气势非凡,贵气逼人。

    此刻这方尊之中便温着一种颜色金黄的酒,此酒细视如琥珀般金黄,酒液晶莹剔透,散发出丝丝醉人酒香,弥漫着整个大殿。

    《诗经·旱麓》曾言:“瑟彼玉瓒,黄流在中。岂弟君子,福禄攸降。”故此酒名为黄流酒,乃是极为出名的名酒。此酒极为珍稀,只有各国王室才得以享用。

    除此之外,在大厅之中还有数名衣裳艳丽的越国歌姬,伴随着音乐声翩翩起舞,袅袅婷婷,似蝴蝶翩跹于花丛,举手投足间春光若隐若现,分外透出诱人风情。

    赵胜并不是什么柳下惠,事实上赵胜自己单单是妻妾都有差不多一百个,可以说是非常热衷于此道之人,论起享受来说的话,整个赵国比赵胜更会享受的怕是真没有几个人。

    美酒佳肴,又有美人献舞,如果是平时的赵胜,早就举著应和高歌一曲,然后尽兴大醉,接着在某位乃至某几位美女的侍奉下去行那男女欢爱的极乐之事了。

    但是偏偏赵胜今天却一点享乐的心情都没有,一张脸皱得紧紧的,看上去就好像苦瓜一样,颇有几分食之无味的意味在里面。

    坐在主席上的信陵君魏无忌发现了赵胜脸上的异样,于是举起了手中的酒爵朝着赵胜笑道:“平原君何故不愉?来,且与无忌满饮此杯,共赏佳人舞蹈,岂不妙哉?”

    赵胜摇了摇头,对着魏无忌叹道:“今国难未解,白起引大军攻我赵国长平,赵国自大王以下日夜操劳,胜忝居赵相之位,却无寸功于国,又何能安坐于此,享此美酒佳肴?”

    魏无忌闻言,嘴角就是一次不自觉的抽搐,脸上也浮现出了无奈的神色。

    要知道这一次赵胜二度出使大梁,看上去是真的打定主意抱着决心而来了,颇有几分不成功便成仁的味道在里面。

    但问题在于,赵胜所寻找的对象,看上去让人颇为有些预料之外。

    照理说,既然是要劝说魏国出兵,那赵胜显然应该去找魏王圉吧?

    可赵胜偏不。

    在来到大梁之后,赵胜先去拜见了一次魏王圉,确认了这位魏国国君不但没有任何帮助赵国的意思,反而对于联秦攻赵颇为意动之后,赵胜就再也没有踏进魏国王宫一步了。

    可如果不踏进魏国王宫,那么赵胜又怎么去影响到魏国的决策层呢?

    赵胜给出的答案很简单,那就是他的小舅子信陵君魏无忌。

    从大梁城王宫出来的当天,赵胜就直接住进了信陵君的府邸——不请自来的那种。

    信陵君一看这姐夫来了,那肯定要好酒好菜的招待啊,再说上次赵胜来魏国的时候魏无忌多少也有些帮忙不起劲的因素在里面,心里也是有点不好意思,所以对赵胜的态度是相当好,当场就拍了胸脯:“平原君若不嫌寒舍狭小,尽可住下,无忌必尽心招待。”

    然后赵胜就住下了。

    但是信陵君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赵胜这个家伙一住下来,他就不走了……

    不走也就算了,反正平原君也养了门客三千,虽然说赵胜是贵客吧,但多养一个也没问题。

    这偏偏赵胜的行为还不止于此。

    无论是中餐也好,晚餐也罢,赵胜是一定要和魏无忌一起进餐的。

    好,你是姐夫,是贵客,一起吃饭没毛病。

    但偏偏赵胜每顿饭都在那里长吁短叹,摆着一副苦瓜脸,看上去好像有谁欠他五百万似的。

    那魏无忌一看这姐夫摆着章臭脸,小舅子于情于理都得问候一下吧?

    于是魏无忌就问了:“平原君,何故不愉?难道是无忌招待不周?”

    然后赵胜就会说:“今国难未解,白起引大军攻我赵国长平,赵国自大王以下日夜操劳,胜忝居赵相之位,却无寸功于国,又何能安坐于此,享此美酒佳肴?”

    这番话听起来是不是有些熟悉?

    没错,因为赵胜这个家伙,每天来来回回的就在魏无忌的面前说上这么一番话,而且这家伙特么的连台词都不带换的!

    所以这段日子,对于魏无忌来说是相当难熬的。

    想想看吧,一个家伙每天摆着一张苦瓜脸在你面前晃来晃去,唉声叹气,一副“你不帮我办事我就哭给你看”的嘴脸,而且赶也赶不了,骂也骂不得……

    这也太糟心了一点吧?

    说白了,赵胜现在就是摆明车马:“信陵君,若魏赵联合抗秦之事不成,吾赵胜便不会离开君之府邸!”

    看着面前一副赖定你神色的赵胜,魏无忌真的有种仰天长叹的冲动。

    谁说君子不会耍赖的?

    ······

    这样的日子,魏无忌已经过了好多天了。

    赵胜完全放飞自我了,成为了一张牢牢贴住魏无忌的狗皮膏药,恨不得连上厕所都能够跟着的那种。

    所以现在当魏无忌看到赵胜又摆出这副模样来的时候,魏无忌心中的蛋疼就可想而知了。

    在长久的折磨之后,魏无忌终于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了。

    这事情必须得得到解决,而且今天就要马上解决!

    一想到这里,魏无忌就忍不住往下首的另外一个人身上看了一眼。

    解决这件事情的希望,说不得就要寄托在这个人的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