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赵为王 第一百一十章 不如取而代之
作者:熙檬父的小说      更新:2018-01-06
    侯赢这个问题一抛出来,魏无忌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

    若忠君和为国不能两全,当如何自处?

    魏无忌的眉头越皱越深。

    足足过了好几秒钟之后,魏无忌才有些勉强的笑着开口了:“先生何出此言?须知忠君与为国,本便是一体。”

    侯赢哈哈一笑,十分坚定的摇了摇头,对着魏无忌说道:“可若是君不为国,则君上又当如何?”

    这个君,当然说的不是信陵君的君,而是国君的君。

    魏无忌摇了摇头,说道:“大王并非那般不为国之人,只不过被段干子、高基之流蒙蔽尔,先生多虑矣。”

    侯赢嘿了一声,突然抬高了声音,道:“君上之言,臣不敢苟同也!想那魏王圉,不过一短视之辈,宠信高基这般以色侍人之流,使公子空有一身才能而报国无门,此乃为国乎?”

    “想我泱泱大魏,自文侯立国、武侯称霸、惠王相王,曾雄踞中原,威震八方,令四海称臣,九州慑服。然魏王圉忝为国君,不思复先王之伟业,反称臣于暴秦,入咸阳而朝赵稷,令我大魏祖辈蒙羞,此乃为国乎?”

    “今秦赵战于长平,有识之士皆知魏赵合纵抗秦方乃上策,赵灭则魏亡之日近矣。然魏王圉畏秦如虎,前有连年割地饲秦,现又欲助秦灭赵,此乃为国乎?”

    侯赢越说声音越高,越说神情越是激愤,甚至忍不住伸出了手,随着说话的节奏挥动起来。

    “凡此三者而观之,魏王圉,庸君尔!观其言察其行,不过一贪乐无志之徒,又有何能称之以‘为国’二字也?”

    侯赢的声音在大厅之中不停来回激荡,似洪钟大吕,良久方散。

    魏无忌沉默了。

    许久之后,魏无忌方才发出一声长叹:“先生此言,过矣!吾乃臣子,当守臣子之道,何能妄议大王之过也?若被有心人听去,却又要多生波折,还请先生今后勿提此事。”

    很显然,对于侯赢所说的话,魏无忌根本无力反驳。

    因为侯赢说的根本就是事实!

    但即便如此,魏无忌显然也不希望听到别人对魏王圉的中伤。

    那毕竟是魏无忌的哥哥。

    那毕竟是魏国的大王!

    侯赢大笑几声,突然对着魏无忌道:“君上可爱国否?”

    魏无忌一怔,随后道:“当然。”

    侯赢神秘一笑,突然低声道:“若君上以魏国计,则当取魏王圉而代之。如此,魏国幸甚,天下幸甚!”

    这句话犹如一颗天雷突然炸响,直震得大厅之中的魏无忌和赵胜两人脸色大变,哑口无言。

    足足过了半晌之后,魏无忌才回过神来,伸手狠狠的一拍面前桌案,厉声道:“先生欲使无忌做那不忠不义之徒乎?此事万不可行!”

    魏无忌这一拍力量极大,桌上许多器具被震得四处跌落,金黄色的酒液四下流散,为大厅中更多几分酒香。

    说完这句话之后,魏无忌面如寒霜,拂袖而去。

    ······

    魏无忌离去之后,大殿之中便只剩下了赵胜和侯赢两人。

    侯赢虽被魏无忌大怒训斥,但脸上却没有丝毫挫败神色,反而不急不慢的安坐原处,自斟自饮。

    另外一边的赵胜看着侯赢,心中的思绪颇为复杂。

    老实说,一开始赵胜觉得这侯赢根本不过是个粗鄙无脑之徒,但是侯赢这一番话下来,却极大的改变了赵胜的看法,让赵胜心中不由得暗自感慨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要知道这个侯赢说出来的话虽然多少带着几分对于臣子来说相当危险的意思在内,但是赵胜对于侯赢的话却是乐见其成的。

    虽然说魏王圉和魏无忌都算得上是赵胜的小舅子,但是魏无忌毕竟是和赵胜老婆一母所生的同胞弟弟,感情显然就很不一样。

    再加上魏无忌现在又是坚决主张联赵抗秦的,所以赵胜当然希望能够看到魏无忌上台掌权,甚至是取魏王圉而代之。

    可以这么说,如果魏无忌刚刚真的表露出哪怕是一丝对魏国王位的觊觎之心,赵胜都会毫不犹豫的为之全力奔走,并且尽赵胜乃至整个赵国的力量去促成此事。

    虽然并没有和赵丹沟通过,但是赵胜相信赵丹也会希望魏无忌成为新任魏王的。

    只可惜魏无忌看上去对魏王圉忠心耿耿,并没有任何想要取而代之的念头啊···

    赵胜想着想着,又把注意力移回到了侯赢的身上。

    这个侯赢,看上去确实是个人才,而且现在又和魏无忌说崩了,要是哪天侯赢被魏无忌给抛弃了,倒是可以考虑把侯赢招揽到赵胜自己的府上去。

    作为四君子之一,赵胜对于招揽人才也是非常感兴趣的,位于邯郸的平原君府中也有将近三千人的门客,规模相当庞大。

    事实上这一次赖住魏无忌的主意,还是赵胜的门客们群策群力想出来的呢。

    就在赵胜心中暗自打着侯赢主意的时候,侯赢突然转过头来,看了赵胜一眼,神色古怪。

    赵胜朝着侯赢微笑点头示意,然后准备起身离席。

    魏无忌都走了,赵胜坐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但就在赵胜起身欲走的时候,侯赢却突然开口了。

    “平原君,赢有一不当之问,不知可问否?”

    赵胜闻言,心中就是一颤。

    特么的,这侯赢刚才就是这个套路对魏无忌开口,然后生生把魏无忌这么一个谦谦君子气得大怒离席的···

    但赵胜还是故作镇静的答道:“先生尽可言之。”

    侯赢盯着赵胜,缓缓开口:“平原君以为,吾君之才能,可胜平原君否?”

    赵胜闻言脸色微变,果然这侯赢一开口问题就很犀利···

    赵胜想了一想,答道:“无忌之聪敏,胜不如无忌多矣。”

    不知为何,赵胜明明是执掌赵国相权长达十余年之久的大人物,但此刻在和侯赢对视的时候,心中竟然也感受到了几分压力。

    在侯赢的目光之中,似乎藏着某些奇妙的东西。

    所以赵胜才特地在自己的话里说出“无忌”这个一个比较亲密的称呼,主要就是为了暗示侯赢,本平原君和你家boss熟得很,你就不要继续bb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了,适可而止吧。

    然而侯赢显然并没有会意,或者说不想会意。

    只见侯赢继续说道:“若吾君奔赵,平原君以为吾君当居何位?可当得起赵相否?”

    赵胜一听这话,愣住了。

    特么的,这老小子的问题,果然一个比一个更加尖锐啊。

    赵胜深吸了一口气,正色道:“若无忌愿往邯郸,胜便向大王辞去相位,让贤于无忌!”

    侯赢目光炯炯的盯着赵胜:“平原君此言,可是发自真心?”

    赵胜正色道:“字字属实!”

    侯赢哈哈一笑,突然将右手高高举起:“君子一诺!”

    赵胜面容整肃,同样将右手举起:“驷马难追!”

    两只手掌同时落下,重重的砸在了两人面前的桌案上。

    “砰!”

    “砰!”

    “砰!”

    连续三声。

    侯赢哈哈大笑,伸手拿过面前酒爵,仰头一饮而尽,随后长身而起,朝着赵胜躬身行礼。

    “既如此,则吾君日后,便拜托平原君也!”

    说完这句话之后,侯赢衣袖一甩,整个人头也不回飘然而去,只留下几滴酒液在空中纷乱飞过,四散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