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赵为王 第一百三十五章 火(为盟主专一暂且保留几分加更,第八更)
作者:熙檬父的小说      更新:2018-01-06
    屯留城一共有一东一西两座城门,这一次开启的便是屯留城的西门。

    三百名匹赵国骑士骑着马缓缓从屯留城的西门而出,这些马上的骑士一个个都手持弓箭,腰间还配着武器。

    这支赵军部队的指挥者当然就是赵括。

    虽然说赵括是带着整整五百名骑兵来到屯留城之中的,但是在这两天的战斗之后,马是还有五百匹,可能够骑马作战的骑兵却只有三百出头了。

    所以此时此刻,城中实际上还遗留着两百匹战马。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一名合格的骑兵要经过漫长的训练,可不是说随便找一个人骑着马就行了。

    事实上一个完全没有训练过的人,连骑马跑个一百米都做不到。

    不过这对于赵括来说,倒也并不算是什么大问题。

    毕竟今夜赵括的任务就并不是去杀伤敌人,而仅仅是想要骚扰一下秦军,所以说三百人和五百人之间的差距,其实也并不算太大。

    过了片刻之后,三百名骑兵都已经完全出城完毕。

    在确认了所有骑兵都已经出城之后,赵括抬头看了一看头上的夜空。

    虽然黑暗笼罩着大地,但是头顶的天空仍然是群星璀璨,熠熠生辉。

    赵括眯着眼睛,一边回想着自己父亲笔记之中的内容,一边用视线在不停的寻找着。

    足足过了好一会之后,赵括才在夜空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东西。

    他在找什么?

    他在找星星。

    毕宿一和毕宿二。

    这两颗星合起来便是二十八星宿之中的一个星宿——壁水貐(读雨)。

    “壁水貐,玄武七宿之尾,秋末冬初见于南中天,见之则风起,风起处为壁水貐之方向,隐之则风停。”

    这是赵奢笔记之中的原话。

    天文学,这似乎并不是赵奢这样一个领兵作战的将军应该关注的范围,赵奢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赵括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而且赵括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也不感兴趣。

    赵括所感兴趣的只有一点,那就是自家老爹的笔记之中所说的这番话到底是不是对的。

    赵括眯着眼睛,来回的打量着自己和壁水貐的位置,过了好一会才做出了判断。

    “东北。”赵括轻声的低估了一句,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脸,朝着东北方,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一阵秋夜的凉风迎面而来,带着寒意拍打着赵括的脸颊,沿着他领口的缝隙钻入他的身体,让他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

    赵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在黑夜之中的轻轻的一勒马缰,道:“二三子,且随吾来!”

    话音落下之后,赵括策马朝着南方而去。

    在那里,一座驻扎着上万人的秦军大营正在黑夜中散发着点点光芒,指引着赵括的方向。

    ······

    王翦很不安。

    已经是子时两刻了,但是意想之中的赵军突袭却并没有到来,这让等待已久的王翦开始有些沉不住气了。

    “难道吾之猜测有误,那赵军之将当真如校尉所料乃是无胆匪类,只敢困守城中?”

    王翦越想越是烦躁,干脆从榻上站了起来,在自己的帐中来回踱步。

    他开始对自己的猜测产生了疑惑。

    如果赵军不来的话,那么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半宿功夫?

    王翦耐下性子又等了一会,然而仍旧是毫无动静。

    王翦的耐心终于耗尽了,他唤来了自己的亲兵,准备让亲兵去传令麾下各军官,命令士兵们解甲安睡。

    但就在亲兵刚刚走出王翦帐篷不远之时,一声惊讶无比的呼喊从黑暗中响了起来。

    “敌袭!!”

    下一刻,刺耳的铜钲声便响彻整座秦军的营地。

    王翦精神一振,来了!

    他拿起武器,快步冲出了自己的帐篷之外。

    就在冲出帐篷的瞬间,王翦的眼前一片闪耀,让他情不自禁的停下了脚步。

    无数火星组成一团红色的火云从天而降,密密麻麻的落在王翦面前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噗噗噗的声音响成一片。

    王翦足足楞了好几秒钟之后才反应了过来。

    火攻。

    这是火攻!

    刚刚见到的那些也根本不是什么火星火云,而是赵军射过来的火箭!

    这些火箭上都浸透过极易燃烧的油脂,只要落到任何能够燃烧起来的东西表面,都能够很快的让这些东西燃烧起来。

    短短几秒钟,几座刚刚中箭的帐篷就在王翦的面前燃起了火光。

    王翦心中暗叫不妙,正准备想办法灭火,但便在此时他的脸上神情突然微微一动,抬头看向了北方的天空。

    一团由上百支火箭所组成的火云已经从营地之外升空,正在朝着王翦所在的方位急速下坠!

    王翦大叫一声,整个人一个懒驴打滚,直接闪进了身旁几丈之外的一座帐篷之中。

    “噗噗噗!”一阵密集的箭矢落地之声接连在王翦的耳边响起,其中还有两三支火箭直接穿透了帐篷的幕布落在了王翦的面前,最近的一支距离王翦不过一尺之遥!

    几团火苗在王翦的面前急速的扩大,很快的,王翦所在的这一座帐篷也开始燃烧了起来。

    “贼他娘!”王翦狠狠的骂了一句脏话,整个人爬了起来,冲出了帐篷之外。

    刚刚冲出帐篷之外,一阵灼热的气息就迎面而来。

    仅仅这不到半分钟的时间,王翦的面前就已经开始出现了一团熊熊大火。

    王翦倒抽了一口凉气,注视着面前起火的方向:“这是——马厩!”

    没错,由营地之外的赵军所射来的箭矢无巧不巧的落在了马厩之中,引燃了其中的干草料。

    一阵带着几分寒冷的夜风吹过王翦的身体,然后吹入了马厩之中。

    马厩中原本就已经有一人多高的那团火焰猛然波动了一下,随后火势瞬间暴涨,更加灼热的气息铺面打在王翦的脸上,让王翦一时间甚至都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身不由己的往后退了几步。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呼唤在王翦的耳边响起:“二五百主!”

    王翦转头看去,却发现原来是王翦的部下们已经纷纷从帐篷之中冲出,来到了他的身边。

    面对着这迅速扩大的火势,几乎每一名王翦的部下脸上都带着几分惊慌的神色。

    “二五百主,咋办?”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王翦的身上。

    王翦一咬牙:“随吾来!”

    话音刚落,王翦就朝着营地的帅帐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