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赵为王 第二百六十一章 乐间传递的消息(第一更)
作者:熙檬父的小说      更新:2018-02-08
    公元前259年12月10日,燕国下都,武阳城王宫。

    雪花纷纷扬扬从天而降,将大地映得一片银装素裹,武阳城的道路上行人几乎绝迹,偶尔有几辆经过的马车也纷纷拉上了布幔,以遮挡这来自冬天的风雪和刺骨的寒意。

    燕国重臣昌国君乐间就坐在一辆马车之中,年轻的脸上满是凝重的神情,似乎是在担忧着什么,一直皱眉沉思着,完没有要抬头看一看外面雪景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燕王病危的消息已经从一开始只有燕国高层才知道的秘密,渐渐变成了在武阳城大街小巷之中流传的秘闻了。

    如果不是因为今年的降雪来得比较早,基本上封住了武阳城和燕国其他城池之间来往的话,这个消息怕是早就已经传遍整个燕国乃至是整个华夏大地了。

    形势对于乐间来说,非常的不妙。

    就在刚刚,乐间受诏入宫,得到了一个让乐间非常不希望听到的消息。

    躺在病床之上的燕王亲自在几名燕国重臣的面前发布了任命,乐间的死敌荣蚠成为了公孙去之后的新任燕国相邦。

    而荣蚠此人素来又和燕王最喜欢的儿子公子安交好,所以荣蚠被立为相邦,那么就代表着燕王准备在死后将位子传给公子安了。

    以荣蚠和公子平之间的关系,等到公子安上位之后,那么荣蚠必定是大权在握。

    荣蚠大权在握了,那乐间的乐子就大了。

    刚才在宫中,病榻上的燕王其实仍旧把乐间当成了托孤重臣之一,还嘱咐荣蚠和乐间必定要和睦相处。

    但乐间的心中非常的清楚,燕王的这种想法,只能用天真两个字来形容。

    别看荣蚠和乐间刚才在燕王之中假装和解看上去一团和气,实际上以这些年来乐间和荣蚠之间的恩怨来说,到时候荣蚠能够放乐间一条活路那都是宽宏大量的了,斩尽杀绝才是荣蚠最希望对乐间和乐氏一族所做的事情。

    如果乐间还想要保住自己乐氏一族在燕国的富贵和前途,那么就必须要采取行动了!

    就在乐间思考的时候,他所乘坐的马车已经晃晃悠悠的驶出了宫城。

    但乐间的马车出宫后却并没有立刻回到武阳郭城之中,而是很快脱离了主路,沿着宫城绕了一大圈,确认了没有人跟踪之后缓缓的在一处偏僻的宫墙外停了下来。

    乐间跳下了马车,在他面前的是一座看上去并不如何光鲜的木门,木门上和地面都散发着若有若无的臭味。

    这是燕国宫城之中每日用来运送粪便等污秽之物的后门。

    在后门的旁边站立着一个人,从衣着打扮来看显然是一名宫廷侍卫小队长。

    还没等乐间开口,这位小队长就直接说话了。

    “吾乃邯郸之人。”

    乐间一下子就明白了对方的身份,并且联想到了不少东西,比如说为什么燕后在那天晚上能够悄无声息的来到自己的帐篷之中。

    那显然和面前这名小队长的掩护是离不开的。

    乐间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邯郸处有来信了。”

    小队长点了点头,道:“说的什么?”

    乐间犹豫了一下。

    小队长盯着乐间,沉声道:“如今望景台已被封锁,进出皆需搜身,密信已不可能,只有口头转告。”

    乐间看了一眼小队长,下定了决心,然后开口道:“赵王有命,若大王晏驾后公子安继位,则让燕后和公子轲立刻出宫,逃往赵国。”

    小队长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此事吾虽可转告,但却难为之。”

    乐间能够明白对方的难处,毕竟这位赵国间谍只不过是一个小队长,想要在被封锁的望景台之中带出燕后母子,以小队长这个身份来说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乐间一咬牙,从怀中掏出了一枚小小的令牌,塞到了对方的手中。

    “汝可知将军厝?”

    小队长道:“将军厝乃是宫廷侍卫副将,吾如何不知?”

    乐间道:“待到大王晏驾之后,汝便持此令牌去找将军厝,他会助汝一臂之力。”

    顿了一顿之后,乐间又道:“待到出宫之后,汝直接将燕后母子带来吾府上,吾自会安排她母子二人逃出武阳城。”

    小队长看了一眼乐间,从乐间的手中接过了令牌,朝着乐间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消失在了门后。

    乐间看着面前这扇再度紧闭的宫门,心中若有所思。

    刚才那名小队长,不用说肯定是赵国胡衣卫的人。

    没想到那位年轻的赵王丹,居然已经将麾下胡衣卫的触角伸到了燕国的王宫之中了。

    连戒备森严的燕国王宫之中都有了胡衣卫的身影,那么乐间自己的身边和府邸之中,会不会也已经有了胡衣卫的人呢?

    一想到这里,乐间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心中下定决心回去要好好查查自己的门客。

    但马上乐间又把这样的想法取消了。

    开什么玩笑,现在乐间和赵国可是站在一边的,怎么能够因为这点小事儿伤了和气呢?

    毕竟这件事来说,乐间有求于赵国的成分要远远超过赵国有求于乐间。

    一阵寒风吹来,带着许多雪花落在了乐间的脸上和身上,乐间下意识的紧了紧自己的大衣,转身走上了马车。

    “速速回府!”

    乐间的心中非常的清楚,如今荣蚠既然得势,那么肯定在大肆拉拢其他的燕国大臣,只要等到燕王一驾崩就会立刻发难。

    在这样的情况下,乐间必须要小心翼翼,不出一点差错才行。

    乐间能翻盘吗?至少他自己觉得是可以的,否则的话乐间也不会到现在还留在武阳之中,早就带着家属南下逃命去了。

    在乐间看来,眼下的形势已经非常的清楚了。

    燕后母子看上去似乎岌岌可危,但实际上这两母子却拥有着赵国这么一个霸主在后面支持,完不需如今看起来形势一片大好的公子安和荣蚠。

    从前不久爆发的那一场燕赵之战来看,乐间觉得一旦赵国肯发兵,那么王位基本上是没悬念的,肯定属于赵国支持的燕后母子。

    所以乐间只要把燕后母子在燕王死后成功送到赵国的地盘之中去,这一份拥立的功劳就是实打实的了。

    到时候公子轲继位燕后亲政,乐间就是燕国相邦的不二人选!

    不知为何,在想到这里的时候,乐间的面前突然又浮现出了燕后那张年轻而美丽的面容,以及那副窈窕动人的身躯。

    年轻的昌国君舔了舔嘴唇,突然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这种感觉,和那一夜一般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