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赵为王 第三百一十四章 难道要寡人坐视赵国攻下河东郡不成?(第一更)
作者:熙檬父的小说      更新:2018-03-02
    咸阳宫。

    秦王稷坐在上首,一张老脸上阴云密布。

    事实上这段时间以来,这位秦国大王的心情就一直没有变好过,即便是在听到了王陵所部已经占领了方城防线的东半部所有据点,从后方截断了楚国宛城大军的退路之时也是如此。

    “南阳郡战事拖延的太久了!”秦王起的咆哮在宫殿之中回荡着:“王龁王陵坐拥天时地利,却竟然仍旧不能击溃楚军,究竟还要寡人等到何时?难道要到赵国攻下河东兵临关中的时候,寡人再来听他们的好消息不成?”

    整个大殿一片安静,没有任何人胆敢在这个时候接话,这位君王此时此刻就像一只愤怒的雄狮,任何胆敢拦在他面前并发出叫声的动物都会被他毫不犹豫的用尖牙和利爪撕成无数碎片。

    但是秦王稷的不满其实也是有理由的,要知道如今宛城之中的楚**队,已经被围困了整整半个月了,但是看上去却并没有丝毫有溃败的迹象。

    而伐楚战事也已经进行了差不多一个冬天,这对于秦国来说,已经是非常漫长的一段时间了!

    要知道在一开始秦国君臣作出计划的时候,原本就是想要把这一次伐楚之战打成一次闪电战,在短短的时间内一举击溃楚国,让赵国根本都来不及出兵援救楚国的情况下就结束整场战争。

    结果现在好了,赵国甚至都没有出兵援助楚国西线战场,但秦国竟然仍旧啃不下楚国这么一个过去几十年来一直被秦国花式吊打的软骨头!

    “汝等都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今日秦国太子赵柱由于身体不适告假修养,因此在场的秦国大臣面面相觑,最后都将目光投到了相邦范睢的身上。

    范睢咳嗽了一声,出列奏道:“大王,臣听闻那楚王元许高官爵禄以激发宛城上下楚国将士的士气,而且如今天寒地冻攻城不易,若是轻率发动进攻,只能够徒令大秦将士多增伤亡矣。”

    这其实还真不是范睢要和秦王稷唱反调,大冬天的攻城本来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秦王琪重重地哼了一声,十分不耐烦的挥手说道:“在出征之前,寡人听到的可不是如此说法!寡人不想听到什么原因和伤亡,寡人只想要宛城!”

    秦王稷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目之中简直就已经要喷出火焰来了。

    在这位名震天下的君主看来,征战沙场击败敌人乃是前线将领们的分内之事,作为国君只需要统筹大局提出目标,再让老秦人的好男儿们去实现就是了。

    在过去的数十年乃至上百年以来,秦国的这一套模式一直进行的卓有成效,虽然也偶尔会出现短暂的挫败,但是大部分时间里秦国都是胜利的那一方。

    正是靠着这种积小胜为大胜的方式,秦国才能够以滚雪球的方式一步步成长到现在这个巨无霸。

    但突然间,自从长平之战失败之后,这条原本已经被证明是成熟的、可靠的模式一下子就失去了魔力,从天堂跌落到尘埃。

    而依靠着这种模式成长起来的巨无霸秦国,也开始有了要土崩瓦解的迹象。

    这如何能够不让秦王稷感到焦急?

    尤其是在如今河东郡战局危急,南阳郡宛城方向又迟迟打不开局面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所以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秦王稷就用目光盯视着面前的范睢,对着范睢询问道:“范君可有计策,解目前之危机?”

    范睢想了想,开口说道:“以臣之见,大王可遣使前往邯郸,于赵王丹议和。”

    “什么?”秦王稷一听,一对眉毛简直就要竖起来了。

    对于秦王稷来说,去年的那一次清河之会可以说是他人生之中极其罕见的污点和败笔了。

    在那一场会盟中,赵王丹那一副嚣张的嘴脸和得寸进尺的气焰,至今仍然秦王稷记忆犹新,每每想起就火冒三丈。

    这时间才过去了一年,如今的秦王稷竟然又要向赵丹求和?

    要知道当年赵丹的老爹赵惠文王,那也得在秦王稷的面前夹着尾巴做人呢!

    这巨大的反差,显然让秦王稷不能接受。

    范睢看到秦王稷似乎又要动怒,急忙解释道:“大王误会也,臣的意思是先派遣使者前往邯郸,以议和之名义欺骗赵国君臣,拖慢赵国人进军的脚步,为南阳郡战场争取时间。”

    秦王稷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这范睢提出来的议和并不是真议和,而是假议和。

    不得不说,如果是假议和的话,那么这个意见其实还是可以的。

    毕竟对于秦王稷来说,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而假议和正好就可以为秦王稷争取到一些时间。

    秦王稷沉吟了一会,认同了范睢的这个意见:“既然如此,那便遣使前往邯郸罢。告诉那赵王丹,若是赵国愿意和寡人停战让寡人专心对付楚国,那么寡人便将河东郡部割于赵国!那赵王丹不是一直对河东郡念念不忘吗?如今能够不伤一兵一卒就取得河东郡之地,寡人就不信他不动心!”

    反正只是假议和,所以秦王稷当然也是毫无所谓的开出了巨大的筹码,争取让赵丹动心。

    范睢又开口道:“大王,如今蒲津关已经被乐乘率赵军数万兵马所包围,蒲津道这条通向安邑之粮道已被截断。以臣之见,不如改变运粮路线,从崤函通道自宜阳过黄河北上至安邑,不知道大王觉得如何?”

    在河东郡的南侧就是崤函通道,也就是秦国的河内郡,这条道路大军行进不易,并不是补给粮草的好路线,但是如今的秦国也没有别的路线了。

    秦王稷沉吟片刻,突然开口说道:“黄河如今即将解冻,若是没有蒲津渡,到解冻之际又该如何能够运粮至河东郡之中呢?”

    范睢的脸上也露出了无奈的神情,说道:“大王,此也不过是权宜之计而已。以臣看来,如今河东郡方面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指望安邑部队击溃三晋联军难度实在太大,还是只能够等待南阳郡战场取得突破方是正道。”

    秦王稷沉思片刻,对范睢的意见再一次表示了赞同。

    说白了,河东郡安邑城中如今都是一群秦国的炮灰,想指望这支炮灰部队去击败赵国名将武信君廉颇所率领的三晋联军主力,无疑是异想天开。

    秦王稷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立刻派人去传令给王龁、王陵,无论用什么办法,都必须要在一个月内击溃楚国景阳所部,此乃命令!若做不到,那么寡人便要追究其领军不力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