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赵为王 第四百七十五章 援军来了(第一更)
作者:熙檬父的小说      更新:2018-04-14
    御驾亲征。一个听起来就很刺激,很有意思的词语。总的来说,能够御驾亲征的君王,通常都是比较有冲劲,比较喜欢冒险的人。这就导致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御驾亲征很多时候往往会成为悲剧的代名词,比如说杨广亲征高句丽,比如说苻坚亲征东晋,又比如说朱祁镇亲征瓦剌。当然了,也有成功的例子,但反派总是更加让人铭记在心的,所谓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也就在于此。从赵丹自身的角度来说,他觉得自己毫无疑问是一个极为惜命的人。从这个角度来说,赵丹似乎并不应该去搞什么亲征,而是应该老老实实的坐在原阳城的郡守府邸之中,一边享受着美酒佳肴,一边等待着李牧和赵括为他带来捷报和无数匈奴人的首级。这是最稳当,也是最不会被任何人所诟病的方法。作为一名君王,本来就是要坐镇中枢,成为一根定海神针的,不是吗?甚至连赵丹自己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否则的话赵丹也就不应该自认为是一个惜命之人。可是,那是匈奴啊。大名鼎鼎,曾经让历史上那么强大的汉朝都几乎要打到山穷水尽,历经数百年也只能够打垮也不能够消灭的匈奴啊。既然有了机会,那么赵丹又怎么能够不去见识一番。想要了解一个民族,一个充满了侵略性的民族,亲眼在战场之上见识一下匈奴人的作战,难道不是一个最好的手段。当然了,或许这一切都只是托辞,或许赵丹仅仅就是想要见识一下真正的战场罢了。但无论如何,三个时辰之后,赵丹仍旧是在七千骑兵的簇拥下,驾驭着自己胯下的这匹骏马缓缓的走出了原阳城,然后朝着北方而去。……白羊王觉得自己可能要死了。饥渴的感觉犹如火焰一般在这位王者的身体之中肆虐着,让他那素来显得十分挺拔的身形多少有些萎靡。白羊王左顾右盼,并没有看到任何敌人的踪迹,而是看到了一只羊。或许只有天神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只看上起颇为瘦弱的羊能够一直跟随着白羊王的部落一路逃难到这个地方的,而许多比它更为强壮的同类们却都死在了路上。白羊王也不想知道。他跳下了马匹,大步的走到了这只羊的面前。这只羊看上去对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白羊王举起手中的马刀,重重的扎进了羊的脖子里,然后再用力的拔了出来。鲜血从羊的脖颈之中激射出来,白羊王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将自己的嘴巴凑了过去,然后美美的喝了个饱。浓重的血腥味在白羊王的鼻间萦绕,但是这位匈奴的王者显然并不在意这些。他甚至都不在意自己用来杀死这支羊的刀上,还沾着许多敌人的鲜血。直到当腹中已经产生了一种饱饱的感觉之后,白羊王才抬起了头来,放开了犹如铁箍一般牢牢箍住羊的手。这只白羊,就这么死在了白羊王的手中。在白羊王抬起头之后,第一个进入他视线之中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最器重的一名心腹。“还有多少部众?”“不到五千。”“能战斗的呢?”“不到一千。”白羊王有些惊讶:“这么少?”或许是因为嘴角还流淌着血液的缘故,白羊王在说话的时候,总是有些狰狞的感觉。“大王,浑邪王的军队,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加强大。”“强大?”白羊王哈哈的笑了起来,小眼睛眯起了缝,嘴角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嘲讽神情。“浑邪王这个王八蛋,只不过是勾结了更多卑鄙无耻的王八蛋,所以才能够用比我多三倍的兵力将我击败,所以他才会锲而不舍的追杀我到这里,为的就是不给我东山再起的机会。但是——他以为他是谁?我白羊王,从来都不是这么容易失败的人!总有一天,我会带着无数勇士踏破浑邪王的王帐,将今天的一切耻辱都原封不动的归还给他!”所有人都没有说话,都在静静的看着白羊王,这种感觉其实很不好,因为白羊王此刻需要的是应和,是所有人万众一心,大声宣誓并男女老少齐上阵去应对浑邪王军队攻击的时候,而不是一片死气沉沉,宛如一尊尊行尸走肉。这样的行尸走肉,甚至可能连敌人的屠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也都不会想着去反抗一下。这可绝对不是一个什么好消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白羊王脚下的大地突然微微震动了起来。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两步跨上了自己的坐骑,朝着北方看去。在数里地之外,无数滚滚的烟尘朝着白羊王而来。又一支殿后的敢死队被消灭了,如今的白羊王已经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够继续迟滞浑邪王的追击了。白羊王深吸了一口气,只感觉到胸口火辣辣的疼,鼻间也火辣辣的疼,就连刚刚喝饱了羊血的肚子也火辣辣的疼。但这些都无关紧要。这位鬓角已经有些发白的匈奴王举起了手中的弯刀。“准备迎敌。”无人应答。“准备迎敌!”几百把弯刀稀稀拉拉的竖了起来,就好像一堆在风中凌乱的杂草,随时都会被狂暴而来的劲风给掀翻,然后趴在地上俯首帖耳,等待着命运的裁决。有时候失败并不一定等于死亡。失败等于死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白羊王。无数浑邪骑兵从北方而来,碧绿色的青草被马蹄无情的踩踏在脚下,随后被滚滚的烟尘所吞没,而在这些浑邪骑兵的面前,白羊王率领着自己不到一千的士卒以及不到五千人的部众,准备再和这支已经追击了自己整整半个月时间的该死追兵来上一场战斗。白羊王的眼中已经露出了死志。可能是象征着白羊部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最后一场战斗了。若是如此,那便多杀几个浑邪狗贼吧!白羊王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刀,从背后拿起了弓箭。眼看浑邪骑兵将至,白羊王正准备下令放箭,突然若有所感,猛地回过头去,注视着南方。在那里,同样有着一片滚滚尘烟,以一种似乎要扫尽天下阻碍的气势而来。更重要的是在那冲天的尘烟之中,一杆硕大的红色旗帜正于空中烈烈飞扬,上面那金色的“赵”字在白羊王的眼中无比的显眼。不知为何,白羊王突然有一种想要放声大笑的冲动,更有一种想要对面前这杆大旗顶礼膜拜的冲动。贤掸,终究还是找来了援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