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赵为王 第五百二十章 未知来客(第二更)
作者:熙檬父的小说      更新:2018-04-26
    对于齐王建的答复,赵丹的心中并没有多少意外。事实上,齐王建完全就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不是吗?临淄被围,高唐大败,外无援兵内无士气。在这样的情况下,齐国拿什么来和赵燕两国讲条件?靠嘴巴是不可能打赢一场战争的。有意思的是,齐王建在被迫签订了不平等条约之后,还向赵丹提出了一个要求。..“赵王,那楚国乃是赵国之盟友,如今楚国既然有攻齐之意,不知赵王可愿意居中调解一番?”赵丹一听就明白了,这是想要让寡人当和事老呢。于是赵丹咳嗽一声,也不废话:“平陆。”“啊?”齐王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赵丹微微一笑,对着齐王建道:“寡人想要平陆。只要齐王愿意将平陆交给寡人,那么寡人可以担保楚国不会有一兵一卒踏入齐国境内。”齐王建沉默半晌,对着赵丹拱了拱手。“告辞。”在将齐国这一对君臣送走之后,赵丹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既然都已经谈妥了,那么赵国在这场战争之中的胜利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赵丹心情很好,转头对着一旁的韩非笑道:“韩非,汝觉得接下来的这齐楚之战,应该是齐国获胜还是楚国获胜?”韩非想了想,道:“大王,臣以为这一战或许打不起来。”“哦?”赵丹饶有兴致的看了韩非一眼,笑道:“为何?”韩非道:“若是楚国攻击齐国的话,那么说不定秦国便要趁机进攻楚国,因此臣以为楚王必定有所顾忌。”赵丹想了想,道:“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不过这倒是不关寡人的事情了,让他们打去吧。对了,韩王也差不多该到了吧?”韩非抬头看了一眼天色,道:“大王和韩王约在午时,如今想来应该是差不多了。”半个时辰之后,一场家宴性质的朝食就在大厅之中开始了。韩王然和赵丹相对而坐,两人脸上的虚假笑容都满得几乎都要溢出脸庞了。赵丹的王后韩婉是这位韩王然的妹妹,韩王然说起来可是赵丹正儿八经的大舅子。如此一来,赵丹和韩王然之间的这场会面,自然就要比方才和齐王建之间的那场会面要亲近得多,气氛也要放松得多。赵丹举起了面前的酒爵,对着韩王然笑道:“韩王,这时间颇为仓促,一时却是无法准备什么太过上档次的美酒佳肴,倒是让韩王见笑了。”韩王然一听赵丹的这句话,立刻就十分温和的笑了起来,必须要说的是,这位韩国的大王别看一副心思深沉的模样,但是只要他愿意,那么他笑起来的时候也同样能够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赵王言重了,寡人此次前来,乃是为了商讨和谈之事,些许餐食倒还真未放在心上……听说赵王昨日和魏王有过会面,不知结果如何?”韩王然终究还是将这个眼下他最关心的问题给问了出来。其实韩王然的心中对于赵丹的这种处理方式是很有意见的。毕竟要知道在这一场战争之中,韩国和赵国是一起联合对魏国作战的,属于自己人。但是赵丹却在和谈的时候抛开了韩王然,选择和魏王圉单独会谈,这自然就会让韩王然感觉到颇为不爽。不爽归不爽,韩王然毕竟城府深沉,单单从脸上的表情来看的话倒是看不出任何不满的模样。不过显而易见的是,如果赵丹不好好回答韩王然的问题,怕是这位韩国国君脾气再好,那也必须要当场发作一番了。赵丹闻言微微一笑,对着韩王然说道:“寡人在这里也想要恭喜韩王,魏王已经答应了将朝歌割让与韩国。”韩王然一听这话立刻就松了一口气,脸上原本已经消散得差不多的笑容顿时就变得更加的浓郁了:“这倒是件好事……说起来,寡人倒还是真的要感谢赵王啊。”赵丹笑道:“感谢倒是不必了,毕竟这一场大战之中韩国亦是出了力,能够得到朝歌也是理所当然之事。不过说起来,其实寡人还有另外一些事情想要和韩王商讨。”韩王然楞了一下,随后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不知道赵王所言究竟是何事?”赵丹咳嗽一声,正色道:“韩王可曾想过,韩国的未来应该如何去走?”韩王然又有些愣住了。老实说,韩国的未来怎么去走,韩王然当然是有答案的。无非就是先称霸,然后再扫灭其他国家,最后一统天下呗。当然了,这种目标韩王然当然是不可能在赵丹的面前直接说出来的,大家心照不宣就行了。所以韩王然只是打了一个哈哈,对着赵丹道:“赵王为何突然提及此事?”赵丹笑了一笑,正色道:“寡人倒是有个想法,想要请韩王参详一二。”韩王然看了赵丹一眼,发现赵丹一脸严肃似乎并没有什么开玩笑的意思,于是也下意识的挺直了身躯,用认真的语气答复道:“赵王请说。”赵丹正色道:“如今天下诸国国君,对于寡人和赵国多有忌惮,想来韩王心中也是如此,对吧?”韩王然摇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赵王此言差矣,赵韩两国同出一源,又是姻亲之国,寡人又怎会对赵王生出忌惮之心?”赵丹耸了耸肩膀,道:“但是寡人想要告诉韩王的是,寡人和赵国如今对于韩国其实并无觊觎之心。在寡人的心中,接下来被寡人攻伐的乃是秦、齐、魏三国。而韩国,则是寡人心中的最佳盟友。”顿了一顿之后,赵丹十分恳切的继续对着韩王然说道:“寡人希望能够在将来攻伐秦、齐、魏三国的时候得到韩王的帮助。”韩王然放下了手中的酒爵,脸色严肃的想了片刻之后,有些试探性的开口说道:“韩国和赵国乃是盟友,出兵相互帮助自然亦是应有之事,只不过……”韩王然刻意在这里拉长了音调,赵丹哪里不知道韩王然的意思?立刻便接口道:“若是韩王愿意帮助寡人,那么将来韩国若是有需要,赵国和寡人自然亦是义不容辞。”韩王然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道:“寡人想要提醒赵王,有些原本乃是赵国盟友的国家,其实和寡人的关系并不算太好。”赵丹自然明白韩王然说的是什么,立刻笑道:“若是有朝一日韩楚两国开战,那么寡人自然是会站在韩王一边的。”韩王然一听赵丹这话,脸色立刻就变得轻松了许多,举起了面前的酒爵:“既然如此,寡人便在此祝愿韩赵两国同盟长久顺利!”赵丹同样也微笑着举起了手中的酒爵:“韩王所言,正是寡人心中所愿。”两人四目相对,随后同时放声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