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赵为王 第五百二十五章 动摇的春申君黄歇(第三更)
作者:熙檬父的小说      更新:2018-04-28
    数日后,春申君府邸。黄歇坐在书房之中,心情算不上太好。在过去的一年之中,虽然黄歇因为主导进攻邯郸之事而再一次的站稳了脚跟,但也因为楚国在西线战场上对秦国的又一次败北而饱受压力。总的来说,这位楚国令尹如今的处境比起一年之前其实并没有好转多少。作为楚国国内的顶级大世家,昭、景、屈三大家族对于黄歇的扯后腿行动可以说是一点都不曾放松过,可以说是竭尽全力的想要把黄歇从这个令尹的位置给拉下来。或许也正是因为心力交瘁的缘故,如今的黄歇头上已经基本上是白色,看不到几根黑色的头发了。黄歇坐在书房之中,对着面前既是心腹也是密友的李园长吁短叹:“吾恨不能屠尽昭景屈三家之人!”李园被黄歇的这番话给吓了一跳,忙道:“君上,慎言啊。”黄歇嗤笑一声,道:“如今昭景屈三家恨不得吾立刻暴死街头,此事国中人人皆知。既然如此,那么吾又何必掩饰?”李园摇了摇头,苦口婆心的劝道:“君上,那昭景屈三家毕竟在国中经营了数百年之久,即便君上大才,但出任令尹不过数年,又如何能够与其相抗?而且以臣之见,君上其实也根本不必与这三家之人相抗。”黄歇楞了一下,道:“为何?”李园神秘一笑,道:“君上难道忘了,能否扳倒君上其实并不是那昭景屈三家所能够决定的事情。真正的决策者,乃是如今吾等之楚国大王啊!”黄歇闷闷的哼了一声,道:“吾当然知道大王才是那最关键之人,可问题在于大王如今被那三家之人进了许多谗言,早已经对吾疏远了。”李园笑道:“没错,粗粗一看情况确实如此,但是君上其实也是有翻盘机会的,不是吗?只需要君上能够对楚国作出功劳的话,那么大王自然也就会扭转对君上的印象,将昭景屈三家之谗言扔在一旁了。”顿了一顿之后,李园又刻意的压低了声音,说道:“而且君上莫非忘了,在王宫之中还有李夫人可为君上美言呢。”李夫人,楚王元最宠爱的夫人,更为楚王元诞下了麟儿,在现在的楚国后宫之中地位仅次于王后。不知为何,黄歇在听到李夫人的名字之后,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的古怪。足足过了半晌之后,黄歇才道:“李夫人在大王面前为吾美言,吾自然是知道的,可是那事……”李园慌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轻声道:“君上,须防隔墙有耳啊!”说来也怪,刚刚还不怕昭景屈三家之人偷听的黄歇,这一次却十分听话的闭上了嘴巴,好一会才道:“那么汝可有何逆转之策?”李园想了想,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色,欲言又止。黄歇见状立刻催促道:“快快说来。”李园轻轻的出了一口气,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心,轻声对着黄歇说道:“君上,其实今日臣之所以来此,乃是有一件事情要禀告君上。”黄歇道:“何事?”李园再度压低了声音,轻声道:“君上,前日有一人名唤吕不韦,自称乃是秦国内史,作为秦王之使者秘密前来拜访我国。”“什么?”黄歇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突然有些怀疑的看了李园一眼,道:“为何秦国使者会找上汝,难道是汝和秦国人有所勾结?”在这一瞬间,黄歇的眼中清晰无比的闪过了一道杀机。李园将这道杀机看在眼里,心中暗自凛然,立刻就叫起了屈来:“君上误会了,这秦国使者之所以找上臣,正是因为希望通过臣来求见君上哪。”黄歇的脸色这才微微放松了一些,道:“这秦国使者前来,莫非是想要和大楚结盟?”李园点头道:“正是如此。”黄歇嘿的一下发出了一声冷笑:“这秦王未免也太过异想天开了罢!这秦楚之间如今难道还有结盟之可能性?”李园忙道:“君上,那秦国使者说,只要大楚愿意和秦国结盟,那么秦国愿意将所有武关以南的领土尽数归还大楚!”这句话一说出来,黄歇的脸色立刻就是微微一动,但马上又摇了摇头,道:“这秦国人素来言而无信……焉知不是欺骗大楚之托辞?”李园道:“君上,其实臣以为……这秦国使者之言,有极大可能性乃是真的。”“哦?”黄歇眉头一扬,道:“这又是为何?”李园道:“君上,昔年秦国之所以胆敢欺骗大楚,何也?无非是秦国已然足够强大,即便和大楚一战亦是无所畏惧。可如今秦国衰落,若是胆敢欺骗大楚,那么大楚只需联合赵、韩攻秦,秦必败无疑也。如此秦国又怎敢欺骗大楚?”黄歇摸了摸胡须,思考了半晌之后缓缓点头:“倒也是这个道理。但汝也知道,如今吾若是提出和秦国同盟,那昭景屈三家便第一个要跳出来和吾作对,这该如何是好?而且即便没有昭景屈三家,大楚之中反对秦楚同盟者亦必定十分众多啊。”李园按捺住性子劝道:“君上不如想想,即便是没有此事,难道那昭景屈三家就不反对君上了?君上现在所需要担心的并非是昭景屈三家的反对,而是尽快要做出一番功业来得到大王之认可啊!”黄歇还是有些犹豫:“即便要做出功业,那也未必就要和赵国作对罢?须知赵国乃是大楚盟友,而且如今赵国兵锋强劲,天下无人可当啊。”李园摇头道:“君上此言谬也。臣敢问君上,若是不攻赵国,那么君上何以建功立业?韩、魏两国如今乃是赵国盟友,秦国有武安君白起坐镇,齐国亦曾经击败过君上。为今之计,君上唯有连秦攻赵方有一线生机,否则的话便只能够坐等那昭景屈三家步步紧逼,最终对君上痛下杀手了呀!”李园这一番说辞无比恳切又合情合理,终于打动了黄歇。这位春申君将牙一咬,道:“既然如此,那么汝便将这秦国使者带进来罢。吾且先与他一谈,待到过两日有机会之时,再带他秘密进宫拜见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