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赵为王 第五百四十一章 雕版印刷(第二更)
作者:熙檬父的小说      更新:2018-05-01
    “公输复真见过大王!”长脸小眼的工匠恭恭敬敬的对着赵丹行礼。赵丹看着面前的这名工匠,十分温和的笑道:“汝是秦国人?”公输复真恭敬答道:“大王,臣乃是河东郡人。”在公输腹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站在赵丹身后的毛遂眼中突然闪过了一丝异色。赵丹露出了然的神情,道:“好了,汝且给寡人说说,这印刷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说到这个话题,公输复真立刻就来了精神,对着赵丹赞叹道:“大王,这造纸术乃是臣平生仅见之奇物也。”赵丹摆了摆手,道:“说重点。”自从纸张出现以来,赵丹已经开始在日常生活使用了,虽然造出来的纸现在产量还不多,但耐不住赵丹才是真正的赵国大王啊。赵丹早就受够了每天要将几百斤竹简捧在手里的生活了。当然了,作为一位英明的大王,赵丹也并没有把纸这个好东西给独享了,各个大臣那边也分发下去了一些。所以像刚刚公输腹真这种对于纸张的称赞和夸奖,赵丹早就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公输腹真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忙告了一声罪,领着赵丹来到了一个工作台前。说是工作台,其实也就是一块硕大的、已经被弄得颇为平整的石桌罢了。在这张石桌之上十分混乱的摆放着许多器具,好多器具赵丹完全都不认识,又或者是和后世的模样差别很大。一走到这里,就能够闻到很浓重的木头和墨的味道。公输腹真拿起了一块木板,对着赵丹道:“大王,这便是雕版了。”赵丹定睛一看,果然发现在这块木版上密密麻麻的刻着许多小字,而且每一个小字都是反的。根据公输腹真的介绍,这个木板材料的选用和加工其实也是很有讲究的。赵国的工匠们先后准备了诸多木材,比如说材质硬度适中的梨花木,质地坚韧光洁的黄杨木,同样质地坚硬的梨花木,以及银杏木、白杨木、枣木等等。然后再把它们锯下来,用水浸泡,接着再干燥,然后再平板之后,一块看上去非常光滑的木板就诞生了。在这样的木板上雕刻文字的话,就要比直接在一块锯下来的毛坯料上施工要好很多,也方便很多。赵丹听了这些之后也是赞叹不已,虽然并不知道后世的印刷术是怎么弄的,但是由此这公输腹真所介绍的步骤来看的话,这印刷术可是一点都不简单啊。赵丹道:“来,印一页出来给寡人看看。”公输腹真恭敬应诺,然后拿起一个毛刷子蘸着墨在木板上来回刷了一会,然后放下刷子,从旁边拿起一张纸覆盖在雕版之上,片刻后将纸拿了下来,呈到了赵丹的面前。一页崭新的、写有《诗经·秦风》之中数篇内容的书页就出现在了赵丹的面前。赵丹接过这张带着浓重墨香的书页,仔细的看了一会,然后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这正是寡人想要的样子。”有了雕版,其实并不就完全能够搞定问题了,还得有合适的墨。印刷的墨,其实和写字的墨水还是不一样的。如果用写字的墨水去印刷,那么就会造成墨水化开并渗入纸张之中,导致字迹模糊的情况。字迹一模糊,那么这印刷自然也就失败了。根据赵丹身边的大匠介绍,一直以来困扰着赵国匠人们的,正是这个问题。“汝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赵丹十分感兴趣的看着面前的公输腹真。公输腹真从石桌之上拿起一块乌漆嘛黑,看上去好像是黑炭一样的东西对着赵丹道:“回大王,吾父祖曾经研制出一种墨,此墨名曰黑烟墨,用来印刷正是绝佳之物。”“原来如此。”赵丹心情大好,问道:“公输腹真,汝这烟墨制作之法,可能够交给寡人?”公输腹真显然有些犹豫。赵丹一挥手,道:“若是汝愿意上交这烟墨之法,那么寡人便赐爵五级,赏金一万!”“赐爵五级!?”旁边的大匠和毛遂脸色同时都是一变,不约而同的露出了羡慕的表情。这可绝对是不折不扣的大手笔啊。公输腹真立刻大礼拜倒:“臣愿将此墨之配方献于大王!”连升五级之后,公输腹真已经有了向赵丹称臣的资格了。“很好。”赵丹含笑看了公输腹真一眼,道:“从今日开始,汝便是这印刷坊的大匠了。”公输腹真看上去显然也颇为激动,整个人的脸庞都涨得通红,突然又说道:“不瞒大王,其实臣之先祖还传下一些兵器弓弩的制作方法,臣愿意献于大王。”“兵器弓弩?”赵丹楞了一下,随后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神情:“图纸何在?”公输腹真恭敬道:“大王,这些图纸保管不易,臣历来都是将其记在脑袋之中,还请大王稍后一些时日,等到臣制作出成品之后,再请大王前来一试。”赵丹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那么寡人就等着汝的好消息了。”……当回到宫中之后,一直跟在赵丹身边的毛遂突然开口了。“大王,臣觉得那个公输腹真或许有些问题。”赵丹的脚步定了一下,随后转过了身来:“汝此言何意?”毛遂道:“大王,这公输腹真可能是个间谍。”“什么?”赵丹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是为何?”毛遂道:“大王,此人之口音虽然听起来颇似河东口音,但绝对乃是关中人。”“关中人?”赵丹皱起了眉头,过了好一会才道:“单凭此一点,恐怕不能够认定他是秦国间谍罢?”毛遂继续道:“大王有所不知,臣近来胡衣卫所搜集的情报,曾经见过有一份情报上说秦国墨家之中有一种独一无二的配方墨,此墨的名字便为黑烟墨。”赵丹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若是如此,那么汝便给寡人好好查查,看看他到底是怎么进入这印刷坊之中的,又有何图谋。”毛遂顿了一顿,随后又低声道:“大王,其实臣还有一事欲要禀报。”“什么事?”毛遂道:“大王,近日发现芈夫人的身边有一名女宫人,曾经借着某些机会悄悄的出宫,似乎和秦国细作有过接触。”赵丹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竟有此事?”赵丹这一下是真的有些怒了。先是一个疑似秦国间谍的家伙,然后又是一个可能是秦国间谍的夫人。这些秦国人还真是能够算计啊,都算计到寡人头上来了。“查,给寡人狠狠的查!寡人倒要看看,这秦国人到底想要在寡人的地盘上搞什么鬼!”赵丹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明显的怒气和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