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赵为王 第五百六十三章 白起做得,吾亦做得!(第三更)
作者:熙檬父的小说      更新:2018-05-06
    栎阳城外。夏日的早晨就已经有了几分炎热的气息,在阳光的照耀下源源不断的赵国骑兵正在开拔出城。整整两万名骑兵一旦动起来那个声势可不是盖的,一队队骑兵犹如潮水般涌出,足足走了两刻钟的时间仍旧没有任何停歇的迹象。作为全军的主将,李牧并没有率先出城,而是选择了在最后出城。一直以来都自诩是未来义渠王的义渠胜理所当然的跟在了李牧的身边。通过这段日子以来的接触义渠胜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李牧或许在个人勇武上比不过自己,但是论起智慧谋略的话确实是要比自己强多了。如果可以的话,义渠胜还真希望李牧能够当自己义渠国未来的相邦,这样义渠国一定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就发展壮大起来了。不过义渠胜也不是傻子,他当然很清楚如果自己开口提出这么一个要求的话会遭到李牧何等的嘲笑。所以义渠胜的办法也很简单,那就是每天都寸步不离的跟在李牧的身边,希望能够借此感动李牧。就算到最后真的感动不了李牧,那也可以多待在李牧身边学点东西不是?至少这些天来李牧处理很多事情的方式就让义渠胜大开眼界,觉得自己以前对于军队的统帅和管理简直就是渣渣。有好的老师在眼前不紧紧的跟着,那不是傻吗?知识就和女人一样,想要弄到手总归离不了一个胆大心细脸皮厚。脸皮厚是重点。说实话,义渠胜挺喜欢栎阳这座城市的。城守府的宅邸足够的宽大,里面的金银珠宝也足够的丰厚,即便将来要给赵国人七成,但是剩下来的三成也足够让义渠胜笑到合不拢嘴的。更让义渠胜心动的,其实还是那个死鬼城头芈豹留下的几个婆娘。不说那仍旧风韵犹存的正妻吧,就是那些个小妾也是一个个的娇俏可人,让义渠胜的下半身蠢蠢欲动。如果可以的话,义渠胜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这些女人统统收为己有。只可惜在栎阳城之中说话算数的人并不是义渠胜。李牧是这么告诉义渠胜的:“这个芈豹的正妻不能碰,不然的话芈氏一族会发疯的。还有,他们的孩子统统都不能杀。对,这两个成年的也不行,也不准砍手!如果吾知道汝以后再随便砍别人的手,吾也会把汝的手给砍下来!至于其他的女人那就随便汝了,但是汝要记住,一定不能强迫,明白吗?”李牧的命令让义渠胜牢骚满腹。不能要正妻也就算了,反正四十岁的老婆子了,都当奶奶了,谁有兴趣?不能杀芈豹的孩子们也不是个问题,反正他们的爹都已经成死鬼了,谁还在乎他们啊。不能砍手也无所谓,反正义渠胜掐指一算,自己至少也砍了有五六千只手臂了,足够了。唯独最让义渠胜不爽的是这“不能强迫”四个字。见鬼了,草原上哪有什么不能强迫嘛,失败者的家人从来就是胜利者的奴隶和奴婢,别说是睡一下了,就算是全杀了都行啊。“见鬼的周朝礼法,******!”这是义渠胜在李牧离开之后,站在院子之中对那位制定了周礼的伟大先贤所给出的最深祝福。非常真诚,发自内心。但说起来很有意思的是,那天晚上义渠胜还是成功的搂着两个芈豹的小妾入睡了。而且这两个小妾还真就是心甘情愿的。在这个时代,女人依附男人是本能,作为原本就只能以色侍人的小妾,当自己的男人死后就注定要成为孤苦伶仃的浮萍。只要能够活下去,爬上一个义渠人的床又有什么所谓呢?何况这个浑身上下冒着浓烈臭味的家伙还自豪的声称自己是未来的义渠王,还要把她们两个封为义渠王的夫人。就为了这件事情,义渠胜整整两个时辰都好像一只打架赢了的公鸡,昂首挺胸的在李牧的面前晃来晃去。直到忍无可忍的李牧宣称要在未来的战争之中拿四千义渠骑兵当替罪羊,这才让义渠胜乖乖的离开了房间,站到了门口去。于是义渠胜开始觉得自己也是一个聪明人了。如果不聪明的话,又怎么可能依靠一张嘴就获得了两个美人的青睐呢?草原上有一句话,跟着狼王的就会变成恶狼,跟着绵羊的只会变成羊崽子,所以义渠胜将自己变聪明这件事情归结在了李牧的言传身教上。为了让自己更加的聪明一些,义渠胜现在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基本都会跟在李牧的身边,比李牧的亲卫队长还要像亲卫队长。抱着这样的心理,义渠胜理所当然的就成为了一个超级好奇宝宝。“李牧,你给我说说,我们为什么要离开栎阳?”李牧看都没有看义渠胜一眼。义渠胜一拍大腿,笑道:“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害怕秦国人的八万大军到来,因为你根本打不过他们,所以你只有逃跑了!”李牧的眼皮子一阵颤动,终于忍无可忍的对着义渠胜喝道:“汝能不能闭嘴,什么时候见过骑兵守城的,嗯?”骑兵最佳的战场当然是在一望无际,十分便于驰骋的关中平原之上,如果李牧拿这两万骑兵来守城,那绝对会让王龁笑歪了嘴巴。义渠胜讪讪的闭上了嘴巴,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这几天又变笨了。或许是因为在那两个磨人的小妖精身上花费了太多精力的缘故……说实话,现在义渠胜感觉自己骑马都不太稳当了,这对于一个在马背上长大的义渠人来说本该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色是刮骨刀啊。不过好在那两个女人已经随着自家押送战利品的队伍朝着北边出发了,最多七天时间就能够抵达赵国朔方郡之中,那时候就一切无忧了。义渠胜策马立在城门口,看着身后这座曾经是秦国故都的城市,注视着在整座城市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够看到的那座宫殿,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总有一天,吾一定会把这里从秦国人的手中夺下来的!”“你没有机会了。”李牧的声音从义渠胜的背后传来。义渠胜把这归咎为李牧对自己智商的侮辱,正打算开口和李牧理论一番,突然发现了什么,整个人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呆住了。冲天的火光开始从义渠胜刚刚注视的那座宫殿之中出现。更多的火光在栎阳城的四处出现。片刻之后,整座栎阳城之中火势冲天,浓烟滚滚。义渠胜张大了嘴巴,震惊无比的一把抓住了李牧:“你、你竟然要烧了栎阳城?”李牧哼了一声,拍开了义渠胜的手,道:“所有的居民都已经被我们赶去咸阳了,这里不过只是一座空城罢了。烧了便烧了,有甚么打紧?又不会死一个人。”“可是……这里是栎阳啊!这么大的一座城市!”义渠胜脸颊之上青筋暴起,看上去好像恨不得把李牧吃掉。“栎阳又如何?”李牧微微一笑:“当年武安君水淹鄢都火烧夷陵,在世间闯下好大名声。如今吾李牧亦是水淹大梁火烧栎阳,想来也是和武安君相差无几了。”看着已经完全呆住的义渠胜,李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吾今日便是要向这世人证明,白起能往处,吾亦能往。白起能做之事,吾亦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