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赵为王 第五百八十六章 吕不韦的赌注(第三更)
作者:熙檬父的小说      更新:2018-05-12
    咸阳城。

    自从赵军开始围城的那一天起,秦国官府的戒严令就即时生效了。

    咸阳城的大街小巷之中冷冷清清,家家户户大门紧闭,一眼望去有种变成空城的感觉。

    在这个时候若是随意上街被逮到的话,轻则投入大牢,重则直接斩首。

    车轮压过路面的声音响起,一辆马车在几十名士兵的护卫下缓缓的出现在了大街之上。

    马车上坐的不是别人,正是秦国卫尉吕不韦。

    吕不韦的脸色非常的严肃,整个人浑身上下穿着一身秦国将军的衣甲,虽然身材有些瘦弱、腰杆也不够挺直,但是看上去还是像模像样的,只不过一名将军不骑马而坐马车,多少还是有些违和。

    马车径直驶入了吕不韦的卫尉府。

    吕不韦回到了书房之中,唤来了自己的管家,低声吩咐了几句,然后就好像一个没事人一般拿起了一份竹简,静静的看了起来。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门外响起了管家的声音:“家主,人到了。”

    一名看上去胖乎乎的商人走进了吕不韦的房中,有些拘谨的朝着吕不韦行礼:“陈壁见过卫尉。”

    吕不韦上下打量了陈壁一眼,开口道:“陈壁,汝可知道吾为何召汝前来?”

    陈壁摇了摇头道:“某不知也。”

    这个陈壁,乃是咸阳城之中的一个商人,各种生意都做,但是各种生意的规模都不大,在整个咸阳城之中属于那种不上不下的商人。

    在秦国,商贾和赘婿、刑徒都属于贱籍,像这一次守城战一开始的时候咸阳城令直接就下达了对这三种人的征集令,命令他们进入军中充当民夫苦力,协助上城作战。

    不过陈壁显然是有些背景的人,所以并没有在这征召之列。

    吕不韦定定的打量了陈壁一会,也不开口说话,直看得陈壁低头紧张不已,豆大的汗珠从一张胖脸之中不停的落下来。

    足足过了半晌,吕不韦方才冷笑一声,道:“没想到胡衣卫在咸阳城之中的头目,竟然是汝这样的一个商人。”

    陈壁身体微微一震,但旋即脸上露出了茫然的神情,惊恐道:“胡衣卫?卫尉怕是误会了,陈壁素来守法经营,根本没有和赵国人勾结过,还请卫尉大人明鉴啊。”

    吕不韦冷笑一声,道:“吾已经调查过了,汝之一家妻小皆在咸阳城中。这样罢,若是汝愿意招供的话,吾只杀汝一人便可,汝之妻小皆可活命。如若不然,那汝便是一个族诛的下场!”

    吕不韦说到这里猛的一拍桌子,厉声喝道:“陈壁,还不速速招来!”

    陈壁被吕不韦这一声大喝吓得身体一颤,整个人立刻跪在了地上,浑身汗流不止,朝着吕不韦不停磕头:“卫尉明鉴,陈壁和赵国人绝无勾连,乃是忠心耿耿的大秦子民呀。”

    吕不韦狞笑道:“所以汝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来人!”

    一名秦国军官应声而入。

    “传吾之命令,速将陈壁一家老小统统下狱!”

    “喏!”军官应了一声,迈步离去。

    陈壁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了,整个人朝着吕不韦连连磕头告饶。

    吕不韦双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陈壁,足足过了半刻钟时间方才冷声道:“吾再问汝最后一次,汝招还是不招?”

    陈壁依旧磕头不止,他的额头都被磕破了,鲜血流到了地上,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满口不停的告饶,只道自己和赵国人绝无关系,纯属冤枉云云。

    ……

    吕不韦轻轻的出了一口气,突然开口道:“起来罢。”

    陈壁惶恐的站了起来。

    吕不韦的语气突然变得平和了起来:“汝难道不想知道,吾究竟是如何得知汝身份的吗?”

    陈壁正待开口说话,却被吕不韦给阻止了:“汝且看看这个。”

    吕不韦从怀中取出一枚看上去颇为古朴的玉佩,抛向了陈壁。

    陈壁下意识的接过了玉佩,仔细打量了这枚玉佩之后身体剧震,胖脸上的一双小眼睛之中突然射出了精光,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吕不韦:“卫尉大人,汝、汝是……”

    吕不韦摆了摆手,说道:“现在汝明白吾的身份了?”

    陈壁的脸色突然变得无比严肃了起来,十分恭敬的将玉佩放到了吕不韦的面前,然后朝着吕不韦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胡衣卫秦国分部陈壁,见过副总管。”

    由于吕不韦的身份实在是过于特殊,赵国之中只有赵丹和繆贤才知晓他的间谍身份。

    即便是身为秦国分部负责人的陈壁在此之前都并不知晓吕不韦的真实身份,只知道在秦国高层之中有一名胡衣卫的高级间谍潜伏。

    吕不韦目光炯炯的盯着陈壁,沉声道:“如今在咸阳城之中汝有多少可用人手?”

    陈壁想了想,答道:“在军中约有三五十人。”

    “三五十人?”吕不韦皱起了眉头:“这么少?”

    陈壁忙道:“回副总管,秦国户籍制度实在严密,能够安插如此多人其实已经是颇为难得了。而且这些人都是武艺高强的死士,不少人都是低级军官,若是能够召集起来的话发挥出三五百的实力也不在话下。”

    “那也太少了!”吕不韦十分不耐烦的说道:“至少要三五百人,方能够实施吾的计划!”

    陈壁见吕不韦如此郑重其事,不惜冒着暴露身份的风险面见自己,心知马上要做的事肯定是非常紧要,当下咬牙道:“回卫尉,若是将咸阳城之中的所有胡衣卫中人都发动起来,凑齐两百人不成问题!”

    “两百人?”吕不韦盘算了好一会,方才道:“若是两百悍卒,倒也勉强够了……汝且附耳过来。”

    吕不韦对着陈壁如此这般的交待了好一会,这才道:“汝现在可都明白了?”

    陈壁此刻整个人已经激动的脸庞完发红:“卫尉大人请放心,此事陈壁必定竭尽力完成,死而后已!”

    吕不韦点了点头,又从手中拿出了一枚令牌交给了陈壁:“此事吾不能亲自动手,吾的手下和亲信们也不能够参与其中。究竟事情成与不成,便看汝等的本事了!”

    等到陈壁离去之后,吕不韦轻轻的拉响了桌边的摇铃,很快的叫来了管家。

    “派人盯着这陈壁,若是发现他暗中和秦国官府通信,立刻将其诛杀!”

    管家应了一声,立刻快步离去。

    一切都安排下去之后,吕不韦这才松了一口气,缓缓的靠在了身后的榻上。

    直到这个时候,吕不韦才发现自己的后背也已经湿透了。

    这一次,可是押上了性命去做赌注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