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赵为王 第七百六十一章 荆轲的机会(第一更)
作者:熙檬父的小说      更新:2018-06-30
    蓟都。

    作为这个时代华夏最北方的大都市,蓟都无疑是一个非常繁华的地方。

    虽然比不上中原的一线城市,但是混个二线城市还是绰绰有余的。

    自从燕昭王开始改革,并任用诸如乐毅、剧辛等贤才对燕国进行治理之后,大量各国人才开始涌入蓟都之中,为这座古老的都城增添了不少活力。

    虽然已经过去了四十年的时间,但是燕昭王所遗留下来的风气仍旧在影响着现在的燕国人,让原本以古板著称的燕国人变得更加的开放,燕赵任侠的气质开始慢慢的展现了出来。

    在蓟都西南部的一座小院之中,舒缓悠扬的琴声正在传来,有人在敲著应和,有女在低吟浅唱。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这女声轻柔婉转,正如那林间清风般徐徐拂过听者的心田,让人听起来有种说不出的舒适。

    一曲既罢,便有那男声豪迈响起:“好!美人此曲,当真令人受用。荆轲不才,亦愿高歌一曲,共美人赏之。渐离兄,请!”

    琴声再起,但这一次却一改之前那般舒缓形状,转而变得大开大合,铮铮如兵戈之声,霎时间让空气中都充满了肃杀之意。

    雄浑的歌声随之响起。

    “我出我车,于彼牧矣。自天子所,谓我来矣。召彼仆夫,谓之载矣。王事多难,维其棘矣。

    我出我车,于彼郊矣。设此旐矣,建彼旄矣。彼旟旐斯,胡不旆旆?忧心悄悄,仆夫况瘁。”

    歌声激昂飞扬,让人似乎来到了出征之前的校场,无数高大的战车在校场矗立,旄旐旟旐各种旗帜在风中烈烈飞扬,士兵们满怀豪情立于战车之上,准备出征为天子扫荡各种不服。

    很显然,高歌之人的心中也同样充满了豪情,想要寻找到一位值得托付的君主,在这位君主的麾下征战沙场,做上一番大事业!

    一曲既毕,屋中众人正准备开始例行的相互吹捧,冷不防一阵喝彩声突然从大门处传来。

    “歌曲相得,善,大善!”

    堂屋之中的众人下意识的转过身去,却发现一名年纪大约在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昂首而入,脸上满是笑容。

    下一刻,屋中的荆轲和高渐离同时站起,朝着来人恭敬行礼:“见过田光先生!”

    被称为田光先生的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了笑容,道:“两位贤弟不必多礼。”随后又将目光移到了屋中那名女子身上,忍不住又笑道:“原来是有佳人相伴,看来田光此来倒是唐突了。”

    “哪里哪里。”高渐离忙道:“先生此言简直折煞吾等,快快入席请坐,渐离这便命人整治酒席招待先生。”

    这个田光先生,其实是一个很有来路的人。

    田光的祖上乃是齐国现在的王族田氏,其父祖在齐宣王伐燕败退之时被燕国所俘,后被燕昭王所招揽,也曾经是燕昭王时期的一名重臣。

    田光身为一名不折不扣的官二代,自然起点就远较他人为高。

    他父祖辈的官位由他大哥田都继承,田都现在正是燕国都城蓟都的城守。

    照理说有了当大官的老爹,其实田光混个官当那真的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他对于官场毫无兴趣,反倒是喜欢结交“侠士”,也就是像荆轲和高渐离这样的人。

    久而久之,许多落魄侠士在来到燕国的时候就会投奔田光,而田光也是来者不拒的接济这些侠士,十几年下来慢慢的就有了偌大的名声,被众侠士恭称一句“田光先生”,甚至到了蓟都之后都要先拜一拜田光的码头。

    却说田光落座之后自然便是一番寒暄,随后高渐离笑道:“多日不见田先生,不知田先生最近忙碌何事啊?”

    田光微微一笑,拿起侍女们刚刚端起来的酒喝了一口,不无自得的微笑道:“吾最近被昌国君乐间聘为客卿,乃为昌国君做事也。”

    高渐离和荆轲闻言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纷纷出言道:“恭喜先生,贺喜先生。”

    就现在的燕国,谁不知道昌国君乐间身为相邦大权在握,乃是不折不扣的燕国头号人物?

    说句大不敬的话,这年头想要在燕国办事的话,昌国君的话可比宫城之中那两位的话要好使太多了!

    能够成为这样一个人的客卿,这简直就是比成为燕王客卿还要荣耀的事情啊。

    至于武侠之中的那种侠士们向来不感冒官府甚至反感大官的行为,在现实之中自然是不存在的。

    啥叫侠士?说白了就是士人们在游历诸国的过程之中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然后才有了这侠士之名。

    那么问题来了,士人们为啥要背井离乡游历诸国呢?那还不是因为在本地混不下去了,去别的国家看看有没有君主赏识嘛。

    至于什么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基本上就是拿来给自己戴高帽的东西,听听就行了。

    当然了,理想主义者也不是没有,但是大部分人都是普通的、从众的、正常的。

    所谓的侠士,更重要的其实在于“士”的身份,而并非“侠”的行为。

    理解了这一点,就知道为什么荆轲和高渐离在听到田光攀上乐间这个高枝之后会显得如此的羡慕了。

    荆轲就不用说了,虽然是所谓的大夫之后,但是这年头的士人谁家祖上还没有个公卿大夫了?

    高渐离虽然家里比荆轲要好一点,但也仅仅是好那么一点罢了,大概也就是没车没房的打工者和有车(十万)有房(八十平)月薪两千本地人的区别而已,可以说强得有限。

    泰一神在上,他们也想去昌国君府当客卿啊!

    毫无疑问,两人的羡慕之情让田光十分的舒服,忍不住摸了摸颌下的胡须,对着两人笑道:“两位,今日田光前来,乃是为了介绍一桩机会给两位。”

    荆轲和高渐离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面上见到了狂喜的神情,高渐离更是直接亲自站起来替田光斟了一爵酒,赔笑道:“不知先生所言究竟何事?”

    田光笑道:“方才君上向吾咨询一事,希望吾能够介绍几位武艺高强的豪杰壮士给他,吾想了想便是两位的武艺最为让吾印象深刻,不知两位是否有兴趣前往昌国君府一行啊?”

    荆轲和高渐离闻言大喜,忙道:“多谢先生抬爱。”

    田光哈哈一笑,拿出一枚道:“既然如此,田某就不打搅两位老弟的享乐了,记得三日之后前往昌国君府邸侧门,只需出示令牌与门人即可。对了,其余几位客卿也介绍了一些壮士,想来皆是怕是免不了一番比试,两位应该没有意见吧?”

    荆轲和高渐离同时放声大笑,斩钉截铁的说道:“请先生放心,此事绝无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