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赵为王 第七百九十六章 诡异的上计(第二更)
作者:熙檬父的小说      更新:2018-07-09
    战事终于结束,华夏大地再一次的恢复了平静。

    在战争结束的一个月后,赵国于邯郸城外北大营之中举行了盛大的庆祝典礼,赵丹率领着所有的赵国文武百官亲临慰问胜利的将士们,并且对于所有的有功将士都进行了封赏。

    武信君廉颇作为主将,率领着大军在睢阳城外的决战之中击溃了四国联军,一扫去年兵败于高唐城外的颓势,堪称此战的最大功臣。

    赵丹将廉颇的食邑增加到了整整一万户,并且发下了一大堆让人膛目结舌的赏赐,以及什么可以骑马佩剑直入宫中之类的特权,包括廉颇的夫人、儿子乃至是两个小孙子都得到了赵丹的赏赐,可以说是荣耀已极。

    第二个接受封赏的则是李牧,虽然说李牧面对着的敌人秦国当时是比较虚弱的,但李牧的奇袭突破了咸阳城抓住了秦王楚和一众秦国大臣,极大的提振了赵**民的声威和士气,为睢阳城大决战的胜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由此成为第二功臣。

    赵丹对李牧的封赏则是将他的爵位提到了上卿,距离封君之位不过只有一步之遥了,同时当然还有大量的钱财宝物、以及各种头衔等等。

    除此之外,像乐乘、庞煖、剧辛等等赵国将军,以及所有参与到了战争之中的赵国将士们都是各有赏赐。

    庆典持续了整整三天,邯郸城在这三天之中放开宵禁,人们通宵达旦彻夜不眠的狂欢着,美酒的香味几乎在城市之中的每一个角落飘扬,让人几乎以为这座城市完全浸泡在了酒液之中。

    由此引发的后果则是因为城中酒醉而打架斗殴的事件比平时暴增百倍,邯郸监狱之中一时间人满为患,菜市场买菜的人们在接下来的好一段时间里又能够多看几次砍头好戏。

    不过这些东西都只是平民百姓们所津津乐道的问题罢了,对于整个赵国政坛来说,最关注的问题其实只有一个。

    谁会成为第八位进入龙台议事的赵国重臣?

    从之前的呼声来看,乐乘和剧辛并驾齐驱,李牧似乎并没有什么希望。

    但是在打过这一战之后,形势发生了反转,和燕国人交战的过程之中并无出彩表现的剧辛明显掉队,而李牧则凭借着二破咸阳擒获秦国一众高层的表现而一飞冲天,真正成为了有力竞争者。

    虽然说乐乘更成熟稳重也更有经验,但是李牧无疑是更得赵丹信任、同时身上又有全胜光环笼罩,所以李牧的声势实际上是压过了乐乘一头。

    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年一度的赵国上计工作开始了。

    作为每年例行的监察统计工作,上计也是李斯所负责的中尉部门一年里最重要的工作。

    这时候的中尉部门会派出大量的官员下到地方之中去统计各地的数据,然后再上报到邯郸城之中,然后由中尉李斯来作出一份上计报告,最终送呈国君赵丹的面前。

    这份上计报告对于百分之九十九的赵国官员来说都是一项紧箍咒一般的存在,一旦哪个部位被评为中下甚至下下等,那么这个部门一定会遭受到赵丹的严厉训斥,就比如说去年郑朱的大行部门就是如此。

    这样的一项工作,说实话是挺得罪人的,但是对于李斯这位法家官僚来说,他却在这个岗位上干得如鱼得水。

    法家的官员们最不害怕的,就是用君王给自己的权力去合法的惩罚他人了。

    已经是深夜了,但是在中尉官邸那间专属于李斯的书房之中灯火依旧通明,赵国中尉李斯正在和他的师弟韩非一起翻阅着面前堆积如山的报告,力图从报告之中了解到赵国各地官员们在过去的一年之中究竟有没有做好自己的事情。

    李斯聚精会神的盯着面前的一份竹简,良久之后才将这份竹简放下,提笔飞速在简牍之上写了几个字,随后站起来用力的伸了一个懒腰,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呼,真是累煞吾也!”

    坐在李斯旁边的韩非抬头看了李斯一眼,然后笑道:“吾兄今年不过才三十岁整,正是而立之年精力充沛,如何却在此大谈劳累?莫不是因为那刚纳之小妾过于可人?”

    李斯呸了一声,笑骂道:“汝是知晓吾家底的,如今吾子嗣不过一男三女,这如何能够让人放心?须知秋日播种夏日出生,无春寒之料峭,无秋日之凉风,更无冬日之寒冷,正是最佳时节也。”

    韩非眨了眨眼睛,道:“弟曾闻邯郸舞姬不但姿色可人,床帏之间更有一番绝妙风情,以兄之言而观之,此言不虚也。”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放声大笑。

    片刻之后,笑声渐渐止歇。

    韩非扔下了手中的简牍,沉默片刻之后突然说道:“这次上计有问题。”

    李斯脸色不变的看了韩非一眼,道:“有何问题?上计原本便应当有问题,若是全无问题,那么便是吾等的失职。”

    韩非叹了一口气,道:“兄误会了,吾并非此意,只不过……问题太多了。”

    顿了一顿之后,韩非拿起了手中的这份简牍,道:“吾兄且看看这份报告,上面说中山郡长史乐奉大肆收受贿赂,为他人开方便之门,更有勾结其他官吏以新粮换陈粮之罪行,乃是不折不扣的大贪官。”

    李斯嗯了一声,伸手缓声道:“且将这份报告给吾看看。”

    片刻之后,李斯放下了手中的这份报告,道:“若是此报告属实,那么乐奉合该人头落地。”

    韩非点头表示赞同,又拿出了另外一份简牍,道:“吾兄再看看这一份,说的是河内郡郡守虞康之事,上面的罪行同样多条,而且看上去皆是罪证确凿。”

    “还有这一份,说的是代郡都尉廉猛之不法事。”

    “这一份报告之中写有河间郡郡守郑范过去一年的成绩,以此而论应当为下下等,但是在去岁的上计之中,郑范的成绩乃是上中等。”

    “还有……”

    李斯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了,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严峻起来。

    刚才韩非所说的那些人,虽然职位年纪官职各有不同,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他们都是真正的朝中有人,而他们的后台们正是和李斯位列龙台之中的其他赵国重臣们。

    良久之后,李斯才突然嘿了一声,道:“看来这一次的上计,倒是有很多人在暗中角力呢。”

    韩非点头道:“正是如此,以如今所交上来的报告来看,倒有七成乃是中下等甚至下下等,只有两成半是中等,剩余半成则是上中等和上上等,这很不寻常啊。”

    无论是韩非还是李斯都不是第一年主持上计工作了,所以他们非常明白这个比例的怪异之处何在。

    通常来说,在一般的年景里,五成左右的赵国官员会被评为中等,也就是属于无功无过的合格水平,这些人得到的通常就是不升不降的结果。

    大约三成左右的赵国官员会被评为中下等和下下等,也就是不及格的水平,中下等一般会被警告或者降职,下下等则是降职或者撤职,有罪的还要追究罪名。

    剩余的两成官员则是上中等和上上等,也就是可以升官的那一种。

    一半及格,一小部分升官一小部分降职,几十年来赵国的上计基本都是如此。

    但是今年,竟然有七成的官员是不合格的,比起往年来说足足翻了将近三倍之多,合格的官员只有往年的一半,出色的官员更是只有往年的不到四分之一!

    李斯的目光闪烁不定,过了片刻之后突然道:“难道是吾等对中尉所属的掌控出了问题?”

    韩非摇了摇头,断然道:“此事绝无可能,这可不是吾等第一次主持上计了,若是出问题也早就该出了。”

    李斯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道:“那么是何处出了问题?”

    韩非道:“从这些报告来看,今年属下们下去了解情况的时候,暗中告密之人突然增多数倍,而且一个个都是有实有据的,实在是让人意外啊。”

    李斯沉默了半晌,才忍不住叹道:“看来啊,真的是不少人盯上了那个位置呢。对了,北边那一位的地盘里,可有针对他的报告?”

    韩非道:“也有,但是都是一些小事情,比如说军法严苛之类的,倒是对他的下属将军们的攻击颇为不少。”

    李斯嘿了一声,心中再无怀疑:“好,很好。竟然将吾等的上计工作用来当做进入龙台之门的角力场了吗?”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斯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怒火。

    要知道上计工作做得好不好,直接关系到李斯未来的前途如何,这一次上计竟然搞成了这个样子,要是赵丹对此心生不满的话,那么李斯是肯定有责任的。

    李斯一想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狠狠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竟然将国家大事当成政治斗争的舞台,简直是太猖狂了!”

    韩非在一旁劝道:“吾兄不必动怒,以吾之见,如今这件事情之中处处都透着诡异,若是吾等轻率采取行动,反而有可能为别人所趁啊。”

    李斯重重的哼了一声,道:“汝放心吧,吾自然明白此事的蹊跷,明日吾便亲自进宫求见大王,将此事的详情统统呈上。届时吾倒要看看,他们应该怎么去面对大王的怒火!”8)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