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山中楼阁起风雨
作者:误道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8-01-06
    龙渊大泽,鸿烈陆洲。

    正南位一处古雅楼阁之上,汪氏姐妹与田坤,李过之四人坐在案几之后,时不时对着楼下比斗之人评论几句,身侧还有几名楼中女侍端茶送水,不停摆上蔬果仙酿。

    那执事道人得知他们乃是张衍弟子后,哪里还敢索要什么好处,将他们恭恭敬敬引到这处上好观楼之中。

    因怕简慢了他们,是以时不时来转上一圈,每每还厉声吩咐那些婢女,叫他们不得有丝毫懈怠。

    李过之看他前倨后恭的模样,也是哀叹不公,自己恩师修为不高,所以没人来理会,可是汪氏姐妹身为张衍之徒哪怕不说什么,却也无人敢来得罪。

    这几日坐看门中弟子比斗,汪氏姐妹也是大开眼界,这才发现门中俊彦竟是如此之多,资质比她们不差的大有人在,且如今还比她们早走了一步,若是不奋力追赶,怕是永远要被其甩在身后,因此都是暗下决心,回府之后要好生修炼。

    汪采薇见了那执事道人在旁侧训人,还时不时朝这里撇上几眼,好像生怕她们听不见一眼,不觉好笑,站起身道:“这位执事道长,请来这边坐,小女有事请教。”

    执事道人闻言,巴巴地赶了过来,揖礼道:“汪师妹有何事尽管说来,贫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汪采薇笑着言道:“还要请教皮执事。不知明日这玄光大比。门中又有何等下赐”

    这字二十日下来,一名叫做霍鹏程的明气境弟子夺得了那第一的名头,门中不但赐他一座真宫修行,还有一件上等灵器和一本玄功密册,辅功丹药二十五瓶,并准入上明殿听讲道法,可谓前途无量。

    而过了今日,便是那玄光境修士比斗了。

    那执事道人对大比诸事了若指掌,便卖弄道:“好叫两位师妹得知,听闻此次玄光弟子大比。排数前六十者不但赐下福地洞府,甚至还能得那门中仙姬为侍妾,而入那前三者,不但赐下凝丹所用之外三药。便是那五功三经也可任择一本修习”

    汪氏姐妹听得连连点头,但神色倒也没有什么变化,她们方入门中修行,且又修为不到,不明白这外药功法意味着什么,还以为与那明气弟子所赐大同小异,是以没什么感触,只是姑且听着。

    田坤更是如此了,他一直坐在那里闷不吭声,初时李过之还以为他自矜身份。后来才知道是不喜说话,因此也就不来讨嫌了。

    而李过之却与他们不同,他平日接触的人远比汪氏姐妹来得多,他师傅更是为寻那凝丹之药外出过一段时日,前后共用了二十二三年,到了如今方才寻得齐全。

    是以他深知这些外药是如何难得,听得门中竟有赐下这等物事,心中不由暗想:“只是玄光境弟子便是如此厚赐,想来若是化丹修士,所得想来只多不少。只有修为上去了,方才能得到更多”

    他暗暗看了汪氏姐妹一眼,原本他接近二女只是因为她们容貌出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入门不久。自是还未去除这等凡俗之人习气,可如今却不做此等想法了。

    欲要修道。法侣财地,缺一不可。他本以为自己虽然同门众多,但恩师总也是不差的,不曾想那执事道人对待他与对待汪氏姐妹截然不同,却是如同给了他狠狠一击,因此决意想要与这两姐妹处好关系,看将来还有人敢小看自己。

    “要说那玄光境弟子之中,玄门世家仍是那几家大族弟子最为了得。”执事道人仍是滔滔不绝,眉飞色舞地说着,“但那师徒一脉中,这二十多年来,当首推上明殿中祝长老的两位弟子,一名是名叫翁知远,一名便是袁燕回。”

    汪采婷神色一动,她也听刘雁依说起过这袁燕回,便惊讶道:“呀,这位祝长老教徒儿的本事真好。”

    李过之听了这话,却是连连咳嗽。

    汪采婷望了过来,道:“咦,李道兄你怎么了”

    李过之忙道:“无事,无事,喝茶水时呛了一口罢了。”

    他暗中腹诽,心道:“袁长老本事是不差,可张府主的教徒弟本事又能差到哪里去听闻这汪氏姐妹的师姐刘雁依修道才二十多载,便已跨入了那玄光境界,如今已是名声在外,若我有的可选,定也愿投入张府主门下啊,袁长老寿数已是五百余载,再过得数十年,寿元一尽,这袁,翁二人没了依靠,资质再好又能走出多远”

    汪采薇听到袁燕回之名,不禁言道:“大师姐此次也不知是否能胜得此人。”

    汪采婷眼眸一转,她推了一把久不说话的田坤,道:“二师兄,你说呢。”

    田坤认真想了想,道:“大师姐跟随恩师时日最长,又有剑丸在手,想来应是不差的。”

    汪采婷撅起了嘴,颇不满意,这话看不是等于什么都没说么

    就在这时,只见空中有一道清清玄光飞来,在山壁之外转了几圈,似在找寻什么人一般,汪采婷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欢喜道:“是大师姐”

    她跃起来招手喊了一声,“大师姐,我等在此处。”

    那边遁光一转,便往这里飞来,到了阁楼之中,光华一散,刘雁从中走了出来。

    她容色端丽清雅,身着一身藕色深衣,长袖曳地,金环束发,步履间环佩轻响,膝下清清光色将散未散,从楼台外走来时,背后是皎皎明月,当真如仙子谪尘一般。

    李过之不禁看呆了眼。

    汪氏姐妹和田坤连忙一起站了起来,上前见礼,道:“见过大师姐。”

    刘雁依轻启朱唇,柔声言道:“田师弟,两位师妹,无须多礼。”

    她又把眼眸转过来,看向李过之,道:“不知这位是”

    李过之这时方才回过神来,忙理了理衣衫,上来打躬道:“在下璎仙岛修士李过之,见过刘仙子。”

    “璎仙岛”刘雁依眼中闪过一丝回忆,对他点了点头。

    此时与他们相隔不远一处阁楼中,正有两名道人饮酒为乐。

    其中一名高冠道人已是醉态朦胧,见了方才刘雁依那道遁光,向一名矮壮修士问道:“王师弟,你看那女修,那玄光好生纯正,倒是少见,可知其来历否”

    矮壮修士看了一眼,不以为意道:“看那女子模样,应该是那刘雁依吧,此女资质高绝,有此功候也是常理。”

    高冠道人皱眉,放下酒杯道:“可是那袁师侄所说,前番在英罗岛上险些夺了她剑丸的那刘雁依”

    矮壮修士点头道:“不错,正是此女。”

    高冠道人眼珠一转,借着酒意将盘盏一推,站起身道:“我听闻此女对剑丸被袁师侄夺去还颇不服气,嘿,闲着也是无事,待我去杀杀她的锐气。”

    矮壮修士知道他这位师兄最爱惹事,因怕他被人取了性命去,这才被赶出山门多年,未曾想方才回来未有多久又要故态复萌,忙一把扣住他手腕,沉声道:“包师兄,不可,此女可是张”

    他话未说完,高冠道人一把甩开他的手,不耐烦道:“休来阻我”

    矮壮道人见状不好,看了看身旁十几坛空空如也的酒坛,一跺脚,道:“喝酒误事”

    两座阁楼相差也是不远,他身化飞虹而来,落在那朱漆栏杆之上,抖了抖袖子,叉在腰间,狠狠一扫室内,故意言道:“道爷我问尔等,哪一个是刘雁依。”

    刘雁依方才坐定,见这名道人语气不善,又是一身酒气,便站起身,不卑不亢言道:“正是小女,道长来此何事”

    高冠道人上下打量着她,嘿嘿一笑,道:“我曾听人说,你在小辈之中堪称了得,今日我正好手痒,来来来,且来与道爷我斗上一斗,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刘雁依微微蹙眉,轻摇螓首,道:“这位道长,恕雁依不能从命。”

    高冠道人闻言一怔,随后双肩抖动,哈哈大笑起来,道:“怎么,莫非你怕了不成你且放心,道爷我可饶你几招,尽管放马过来,不伤你性命就是。”

    刘雁依眸光清正,道:“道长怕是误会了,一日后便是大比之时,若是这位道长欲要与小女比过,可在大比之上再出手不迟,小女绝不退缩半步,而今日却是甚为不妥,也不会应战,道长还是请回吧。”

    高冠道人闻言面色变了变,却是蛮横言道:“不行,我既然来了,哪有这么容易走,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可他话音刚落,就有一道烟气飞来,在他腰间一裹,被摄了过去,他尚不知是怎么回事,惊怒道:“哪个混账,竟敢捉你家道爷。”

    那捉他之人皱了皱眉头,呵斥道:“师弟,少说两句,休要以为有仙师之言,老道我就治不了你了。”

    高冠道人听了这声音,不禁浑身一颤,顿时老实了下来,不敢再开口了。

    刘雁依抬眼看去,只见那出手之人乃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道人,此人留着山羊胡须,面容清瘦,穿着乌云滚霓袍,端坐飞榻之上,身后两名随意弟子,他此刻也是转首过来,看了刘雁依一眼,沉声道:“你便是刘雁依么”

    .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