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百五十六章 沈柏霜
作者:误道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8-01-06
    ps:今天第一更

    啸泽金剑发出之后,许道人又在原处磨蹭了一会儿,算了算时间,觉着差不多了,这才自一石匣之中取到了牌符,拖着脚步转了出来.

    到了张衍面前,他起双手,奉上牌符,面脸堆笑道:“张真人,牌符在此,凭借此物,便可执掌这处天炉。”

    乔掌院欣喜之色溢于言表,只要此物到手,再讨问了那祭炼口诀过来,那么就算再有人来也是不怕了。

    然而就在那牌将交到他手中时,天际之上却传来一声暴喝,道:“慢来”

    许道人眼睛一眨,利索无比地把牌符收回,重又方回袖中。

    其实此物交了出去也是无妨,山门中因恐有不轨之人拿这牌符做文章,因此祭炼口诀一月一换,两名执事轮番执掌,此刻除了他之外也无人知晓。

    乔掌院见他动作,脸上露出不满之色,怒哼了一声,转首望去,见天中有一道遁光飞至云顶,散去光华之后,共是出来三人,当中是乃一名老妪,满头白霜,身形矮小,不足三尺高,拄着一根八节蟒杖,身旁有两个中年妇人随侍。

    她也不看张衍与乔掌院二人,只是冲着许道人寒声道:“许经,老身信中怎么与你说得,你怎可把那牌符给了他人去”

    许道人低下头,做出一脸委屈的模样,拱手道:“王真人见谅,并非小道违信。实乃这位张真人言有掌门符令在手,小道不过一个值守,怎敢违抗”

    “掌门符令”

    王真人这才侧头认真盯了张衍几眼,见其似有些眼熟,想了一想,不由悚然一惊,暗道:“莫不是昭幽天池的张衍”

    许道人也是心思深,怕说了张衍身份,这王真人害怕不来,事后又拿他撒气。因此啸泽金剑之上什么都未曾明言,只是把剑光催得急切,让人一想便知是事情有变。

    王真人不知就里,接了金剑便火速赶至,要是她早知张衍身份,或许会掂量一番,可此刻既已到了,却是有些下不来台了。

    乔掌院凑到张衍身边,沉声道:“这人是琳琅洞府门下。秦真人五徒,王想蓉王真人。”

    秦真人收得徒儿虽多。但成就元婴的只有五个,其中三名已是寿尽亡故。

    除钟穆清外,就只存王想蓉与一名唤作毕青研的还在府中修道。

    王想蓉暗骂了许道人几声,嘴上巧儿不得不客气,道:“原来是张真人,老身有礼了。”

    她拿住拐杖,稍稍躬身。

    张衍一笑,也是稽首回了一礼。

    王想蓉咳嗽一声,言道:“老身曾听闻。掌教师伯曾命张真人你闭门五载,不得与闻派内诸事,可真人你不在府中静心修持,却跑来此处作甚”

    如是别家洞府门下,她还可仗着琳琅洞天之名行事,可张衍却是不同。其自身便是门中十大弟子不说,老师周崇举还是她恩师秦玉道侣。只靠师门却是压不住他的,因此只能从他处想办法了。

    张衍还未开口,乔掌院已先抢出一步,道:“想必王真人方才也听见了。张真人此来是受掌门所遣,并非是违了法谕。”

    王想蓉嘴中不知嘀咕了句什么,无奈道:“张真人,老身与你打个商量如何”

    张衍微笑道:“真人请讲。”

    王想蓉振了振精神,道:“张真人也知,我那师侄钟穆清还有五载便要去得十六派斗剑法会,此行非需那大巍云阙护身不可,只是祭炼禁制时日颇长,若是让真人你赶了先,耽搁上数年,恐怕就用不上了,不知真人可否我琳琅洞府先借这天炉一用,算是老身领你一个情面。”

    钟穆清虽是秦真人座下弟子,但当初曾为孟真人徒儿,为了照顾孟真人颜面,秦玉只是让其拜在自己一名徒儿门下,但这不过是个名头,钟穆清一身神通功法,皆是她亲自传授。

    秦真人如不得飞升,将来终也是要寿尽而去,钟穆清为十大弟子,若是将来成就洞天,便还可将琳琅洞天一脉维系下去,他之成败得失,可谓关系洞府未来兴衰,是以上上下莫不倾力相助。

    王想蓉也是秦真人座下徒儿,眼见便要寿尽转生而去,此次为搏师父欢心,主动承领了祭炼禁制一事,先是凭借着秦真人的面子,从世家借来不少炼禁能手,再发书信来地火天炉,本以为已是稳妥,哪里想到事到临头,居然出了茬子。

    张衍笑了一笑,半分不让地说道:“恐要叫王真人失望,贫道此行是奉掌门之命,也是身不由己。”

    王想蓉顿时张口无言,知道此事断无可能凭言语说服了,她面色一沉,道:“张真人,这天炉如是你等占了去,不知要用上多少时日,你也是明白,你是去不得斗剑法会的,并不急用此物,现下分明与我琳琅洞天作对,到底是何居心”

    门内有资格乘坐大巍云阙的元婴修士并不多,此去斗剑法会,因还涉及魔宗玄门之争,为确保万无一失,似霍轩,洛清羽等人,都要用大巍云阙护持。

    霍轩有陈族为依仗,自身晋入元婴也已有数十载,早已把此云阙禁制排布妥当,而洛清羽乃是颜真人徒儿,有至宝在手,祭炼禁制自也是无虑。

    唯有钟穆清不同了,要祭炼禁制唯有到这方尘院中来求。

    原本他也不急,就算溟沧派无了天炉可使,还可去那平都教祭炼,怎奈张衍斩了胡长老,不过得了一个闭门五载的小惩,两派关系尚未和缓,因此只能先在门中想办法。

    张衍冷笑一声,目光投来,道:“王真人何必如此说,贫道并无此心,若你不愿放手,那也无需多言,你我在此比过一场,输家自去,你看如何”

    王想蓉不免迟疑,自张衍斩杀了胡长老之后,其在中柱洲和东海所做之事也被人一一翻了出来,如今凶名实在太盛,她觉得自己并非对手,可就那么退去,她也是不甘,暗道:“我一人不是他的对手,不妨把师妹唤来,两人联手,就不信压不了他的气焰。”

    思虑一定,她便开口道:“好,老身便应了张真人,不过真人这处有乔掌院在,老身亦需请一人来做个裁正。”

    张衍点头道:“理所应当。”

    王想蓉一抬手,后面一名中年妇人取了纸笔出来,刷刷写了一行字,便收束放好,再起诀往空中一发,这一道飞符便飞去无影。

    静静等候了一炷香的功夫,便见云上有遁光至,王想蓉忙拔起云头,迎了上去。

    可一见来者,她却不免怔住。

    对方并非是自家师妹,而是一名圆脸少年,此人头戴斗笠,身上是粗布短衫,脚下一双芒鞋,身后拿着一支钓竿,双目黑白分明,十分明亮,见了她后,笑道:“你便是王师侄吧”

    王想蓉惊异道:“尊驾何人”

    那少年笑道:“我乃沈柏霜,方才在琳琅洞府中做客,见你有书信至,听闻此处之事,索性我也无事,便替毕师侄跑上一回。”

    王想蓉连忙在云上跪下,惊喜道:“原来是师叔到此,请受蓉师侄一拜。”

    沈柏霜满脸笑意,双手虚虚一托,道:“师侄请起,我这处没那么多规矩。”

    王想蓉心下大定,站起身来,她知这名师叔乃是原先太上长老卓御冥的徒儿,不说辈分极高,还是一名元婴三重修士,距离洞天之境也不过一线之隔,张衍绝不是其对手,不由暗自冷笑道:“有这位师叔撑腰,看张衍还敢与我这般硬着来。”

    沈柏霜看向张衍,双目之中倒是看不出丝毫敌意,只是好奇道:“你便是张衍么”

    张衍稽首一礼,道:“正是。”

    沈柏霜笑着抚掌道:“张师侄,我听闻你飞剑斩杀之术甚妙,我新近试炼得一柄法剑,也不知上不得上台面,便想在你处试上一试,你可以愿意助我”

    张衍笑了一笑,洒然道:“真人请出手”

    沈柏霜目中放光,点头赞道:“好,你且接着了”

    他伸手向下一指,便有一股激浪投下,玉珠飞溅,夭矫回旋,那法剑便引在浪潮前端,只能望见一截微不可察的剑锋,而剑身则似是融入灵气水涛之中,弄不清长短大小,是刚是柔。

    张衍心意一催,星辰剑丸倏尔飞出,洒出一道如惊鸿般的剑光,在茫茫水涛之中,准确无比找准了那处剑头,往上就是一斩

    似是滴水入泉,只闻叮咚一响,那法剑方被击中,便倏尔化为清水,从剑丸之上分拂而过,竟变作两道剑流,往下袭来。

    张衍也不示弱,喝了一声,剑丸一震,就分出两道剑光,各自迎去,只是与那剑流一触,又是一声清响,那剑流化作四道,依旧势头不变地飞来。

    星辰剑丸倏尔再分,这一回又是四道剑光飞出,与其再次撞在一处。

    只闻几处轻轻响声过后,再看那剑流时,却已是变作八股。

    张衍微微一眯眼,那剑流其实来得不快,原本两人相距足有五十丈远,可三次交锋下来,不知不觉中竟已是缩短到了二十丈内,怕只一个催动,就到杀到他内圈之中了。

    ads.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