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万澜轻渡返东华
作者:误道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8-01-06
    一月之后,苍朱峰上,紫铜香炉烟气袅袅,飘入云端。龙国大舟横在山前,团团锦云簇成悬阶,搭于山梁,远望白练一线,鹤鸟徘徊,唳鸣声声。

    张衍身披墨云天鹤大氅,站于山巅,劲风吹送,袍袖舞动,汪氏姐妹皆是一身红霓彩绣斗篷,分别立于左右,另有门中三代弟子数人簇拥在后。

    他今日欲启程回返东华,是故唐进、宋远初、吴素筌、钱阁主等元婴修士皆是到场,与神屋山各家宗门执掌一并在此摆下了法坛香案,为他备酒送行。

    傅抱星上前几步,恭敬呈上一杯送行酒。

    张衍接过来饮了,温声道:“徒儿,涵渊为我溟沧别府,又是沈真人亲手开创,在此立基数百载,眼下既交在我昭幽一脉手中,那更是不容有失,你身为涵渊掌门,当要看护仔细了。”

    傅抱星跪下言道:“弟子敢不尽心竭力”

    宋初远正色道:“真人,我等几个当会用心辅佐傅掌门,把山门回护安稳。”

    唐进、吴素筌等人也都是附和。

    张衍点头一笑,又对傅抱星嘱咐道:“北摩海界上有一位道友,亦是随我从东华洲而来,他功行深厚,不在为师之下,你若有难决事,可去寻他。”

    宋远初与唐进都是一怔,相互看了看,他们从不知晓,神屋山中居然藏着这么一名大修士,想是这位府主留下的暗棋了。

    张衍如今修成元婴法身。来去自如,对上大敌已无需龙鲤姒壬助战。故而将之留在此处,好作为傅抱星臂助倚仗。

    除了这头大妖,还有那数十万妖兵,彼辈在此落脚繁衍上百载,已有百万之众,不宜再动,今次也是一并留下。

    虽是无了山河图镇压,可要对方不是洞天修士。任谁来此,也可抵挡一二了。

    他们在这处说话,旁处吴素筌似也开口欲言,站在人群之中迟疑半晌,才慢慢挪到近前,拱手道:“真人,小侄执意要随仙驾去往东华。小道也阻拦不住,只是他性子执拗,不善与人相处,若有得罪之处,万望真人稍作担待。”

    审峒资质是不差,可人缘却是不好。又喜独来独往,他这是担心到了溟沧派中后受人排挤。

    要是放在平日也非是什么大事,可东华洲正逢魔劫,要是因此遭人使绊子,弄不巧就要丢了性命。

    张衍看了过来。笑道:“道友怕是看差了,我观审峒是心存鸿鹄远志。是以不与燕雀为伍,此去东华,正好得一番历练,又何必再拘缚于他”

    吴素筌一呆,诺诺道:“掌门说得是。”

    张衍一皱眉,语声微寒道:“我已非是涵渊掌门,吴道友莫非忘记了。”

    吴素筌不想自己一时不慎说错了话,听张衍语气不善,身上冷汗都出来了,急急一躬身,想要认错。

    哪知张衍不待他言语,便冷声道:“我闻你执掌仙城之时,处事偏颇,极是不公,只顾着照看观潭院弟子,而对其余各家宗门多加苛责,罚你闭关六十载,无有掌门敕命,不得宽赦,话尽于此,好自回去反省吧。”

    说完,他一挥袖,吴素筌还来得及辩解一句,眼前一黑,就已是被其遁去山外了。

    唐进、宋初远二人看见这一幕,都觉心头凛然,一时两人谁也不敢先开口。

    这时景游凑了上来,道:“老爷,锺台派白长老前来送行,已是到了坛下。”

    张衍道:“请他过来说话。”

    不多时,白长老自坛下上来,行至前来,拱手道:“师兄闻得张真人今日欲返东华,本意来想亲来相送,奈何东海边界之上这几月来颇不安宁,抽不得身,只好命小道代劳,送一上份薄礼赔罪。”说着,递上了一只玉盘。

    他这话并非虚语,轩岳蟒部这一段时期侵扰下来,见南三派始终不出面,动作也是越发大了,已是在近海之处筑起了岛屿,锺台派不得不调集了多名长老前去应对,可如此却使得门中空虚,便时刻离不得乔桓隽坐镇。

    张衍看了眼那玉盘,示意身旁景游接过,道:“乔掌门太过客气,还请白长老代为谢过。”

    白长老又拍了拍手,就见一名弟子牵了头白犀过来,指着言道:“还有一事想要劳烦张真人,不知可否把此坐骑带去清羽门中”

    锺台派自从请了陶真人做供奉,就欲把白犀送去,可是一来路途遥远,飞渡不易,海上妖类又多如牛毛,再则轩岳蟒部步步紧逼,始终抽调不出可靠人手,是以一直未曾得着机会,这回闻得张衍欲望返门中,便拜托他相送。

    张衍见这头白犀脑袋耷拉至地,有气无力,很是萎靡,不似头次见着那般神气,推断因是被禁法制了,笑了一笑,道:“此事容易,景游,去把其牵至舟上,毕竟是陶真人坐骑,莫要亏待了。”

    景游道:“老爷,小的心里有数。”

    他走了过去,那弟子把缰绳递来,同时又送上一根金丝软鞭,并提醒他道:“道友小心了,此妖莫看现下蔫蔫不振,可那是被郑真人法术制了,平素凶霸的很,每日要是不抽得两下,绝不老实。”

    景游听了,接过鞭子掂了两掂,又看了看白犀身上鞭痕,便凑到其耳边,道:“道兄也是瞧见了,我只底下跑腿之人,非是正主,你若是在舟上不寻麻烦,好吃好睡不闹事,那我也不来鞭打与你,如此你我情面也都过得去,未知意下如何啊”

    那头白犀瞅了他几眼,哼哼道:“我每日要喝三缸烈酒。”

    景游笑道:“舟上有的是美酒,此事好商量。”心里暗骂一句。“醉不死你”上去一牵缰绳,那头白犀果是跟乖乖跟他往舟上去了。

    张衍与众人话别之后。又单独把傅抱星叫来,道:“为师这便要走,你可还有什么要说”

    傅抱星想了一想,道:“徒儿有一事不明。”

    张衍点头道:“你且说来。”

    傅抱星大着胆子道:“吴真人性情宽厚,平日对恩师也很是恭顺,执掌仙城之后,不说毫无偏私,但也从无阴奉阳违之举。方才处罚是否太重”

    张衍微微一笑,语含深意道:“涵渊门掌门是你,为师走后,该如何处断,也全在于你,你可明白”

    他在门中时,这几名元婴修士当然不敢有丝毫逾矩。可自己走后,这徒儿能否压得住他们,那便难说的很了,方才提及龙鲤之事,便是对宋、唐二人示之以威,

    而对吴素筌这等人却又不同。要设法示之以恩,方才故意找借口处罚,就是要待自己走后,让傅抱星解了禁令,卖其一个人情。好使其感恩戴德。

    傅抱星是聪明人,略一琢磨。便即明白其中的道理,感恩道:“恩师一片拳拳爱护之心,弟子纵使粉身碎骨,也难报万一。”

    张衍目光中带着期许,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其肩膀,道:“徒儿,好自为之。”

    言罢,便转身往舟上步去,身后众人一起躬身相送。

    汪采婷落在最后,待张衍上了舟,便到得傅抱星身旁,递去一物,悄声道:“小师弟,此是我与姐姐送你的。”

    傅抱星一见,却是一只袖囊,猜测里间应是法宝丹药等物,忙是推拒道:“恩师已有法宝下赐,小弟怎能再拿两位师姐的”

    汪采婷哎了一声,道:“小师弟,你一人在此着实不易,师姐给你,拿着就是了。”说话间往他怀中一送,就轻驾烟气,往舟上去了,傅抱星喊了几声也没回头。

    过不多久,龙国大舟轻轻一震,舟底飘起层层法箓,好似灿烂金花,便扯断云阶,往外缓缓行去。

    傅抱星自小被张衍接来山中修道,又在涵渊门中长大成人,因而师徒感情极好,如眼见龙国大舟远去,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心下难免伤感,在山头跪下,重重磕了三个头,大声道:“祝师父一路顺风,恕徒儿不能远送了。”

    龙国大舟出了山门,行了十日,便出了海,闻得天上雷声阵阵,有墨云涌聚而来。

    此是东胜洲外万里乌金雷带,当年张衍来此时,也颇是费了一番手脚,连带龙国大舟受损,才得以闯了过来。

    而今他法力大涨,自是不必再如之前那般被动应付,起了玄黄大手左右一拨,就将其轻轻分开,辟出了一条去路,不过数日,便有惊无险闯了出去。

    过了此处,前方乃是一片坦途,他便下了舟首,回舱室内打坐去了。

    大舟在海上无波无澜行有数月,这一日,景游进来禀报道:“老爷,有清羽门信函到此。”

    张衍启程前,曾往清羽门中去了一封书信,言明自己要去拜访,现下有飞书到来,推断必是有事,便沉声道:“拿来我观。”

    景游连忙呈上。

    张衍打开一看,发现此信乃是陶真人亲笔手书,大意是言其大弟子郭烈强求元婴未果,损了道基,只得自行兵解,因需送往他处转生,是以无暇招待,特意来书以表歉意。

    又言近日鲤部动作频繁,劝他也不必再来门中,免生事端,至于那白犀,就权且放在他处。

    张衍看完之后,心下不免感慨,当年与郭烈结识时,自己还只是玄光修为,彼此也算性情相投,可一转眼间,两百余年匆匆过去,不想已是物是人非。

    他本拟在清羽门下停伫几日,既是如此,便无心再留,催动大舟继往西去,行有三月之后,东海之上祈封岛已是遥遥在望了。

    .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