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遁去灵渊寻生机
作者:误道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8-01-06
    ps:看大道争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天下诸真虽回山门,却始终留意玉霄门前动静,眼见天魔被逐出魔穴,本以为大计已定,哪知道玉霄派居然丝毫不理,任由其遁去无踪,不觉皆是愕然。

    张衍在渡真殿中也看得此景,观得天魔逃去,微一转念,就知玉霄用意。

    天魔要想存世,首要就是寻得一处魔穴,那么多半会回过头找魔宗麻烦。

    虽六大魔宗的洞天真人他惹不起,但门下弟子却是毫无抵挡之能,况且司马权本就是冥泉宗修士,对魔宗情形极是熟悉,找几处小魔穴存当是不难。

    这是玉霄派在报复魔宗先前坏他大事。

    张衍暗哂一声,所谓“始作俑者,其无后乎”,这天下之事,只要有一人先坏了规矩,很快便会有第二人,第三人,这魔宗也算是自食其果。

    不过天魔亦有崩坏洲陆之能,虽其未必会如此做,玉霄派更可能做好了应对,但这事不能交托在他人身上,需得自家做好防备才是。

    他一念至此,就一抖袖,把渡真殿主金印祭出,玄泽界中顿有一道滔滔洪流滚荡出来,浩然怒掀,潮起潮落,霎时在龙渊大泽之上形成一道盘卷天河。

    还真观,宝阳大化洞天。

    庞真人默然看着天外,天魔出世,她无法视而不见,然而身为门中洞天,还需外山门大计着想。贸然出去,未必功成不说,却易折损道行,要是连累山门无法安然度过三重大劫,便是她的罪过了。

    不经意间,殿外一道灵光一闪。一个童子蹦蹦跳跳走了过来,大声道:“庞芸襄,你莫非想去除魔不成,到了他人地头上半点都不快活,我却不与你去。”

    庞真人沉声道:“请至正真人安心,除魔之事虽重,但山门更是紧要,弟子分得清轻重。”

    那童子拍掌道:“如此便好,天魔出世。最为担心当是那一群魔宗修士,你就莫去凑这等热闹了,自然,要是他们请你去,你可莫要忘了带上我。”

    庞真人忖道:“玉霄只顾自家快意,却不把同道放在心上,这等宗门,绝然不可以倚靠。而少清特立独行,也只有玉霄、溟沧两派与之说得上话。我小派却不在其眼中,倒是溟沧派与众不同,听闻这些年中接纳了不少小宗,对其也颇为照应。”

    北地玄门散宗可谓成百上千,魔劫起来后,着实被屠戮了不少。但凡是庇托在溟沧派门下的,便是山门被破,溟沧也会助其重立山门,故这数百年来,真正被断绝道统的小宗。实则无有多少。

    庞真人想及近来溟沧派遣使过来讨要宝材及降魔心法一事,却觉是个机会,转了转念,关照侍女身旁道:“把张蓁叫来。”

    侍女一躬身,应命去了。

    过去半刻,张蓁来至阶前,裣衽为礼,道:“弟子拜见恩师。”

    庞真人道:“近来蓁儿要去往溟沧派么

    张蓁回道:“是,此回是去拜谒溟沧派渡真殿主,已是与汪真人定下约期,三日之后便就动身。”

    庞真人叹道:“且稍缓几日吧。”

    张蓁不由讶然,她美眸转动,道:“可是外间出了什么变故”

    庞真人道:“那天魔被玉霄派自灵穴之中逐了出来,眼下还不知躲在何处,魔头素来是我还真观大敌,而这等魔物这非是你可以应付的,为防意外,还是安心在门中修行为好,溟沧派处,为师自会去书解释缘由。”

    那童子听了这一席话,觉得很不满意,嚷嚷道:“庞芸襄,区区天魔,何足道哉不知你怕个什么,不是去溟沧派么,就由我护她前去,保管她路上无事。”

    庞真人嗯了一声,道:“蓁儿,还不谢过真人”

    张蓁万福一礼,道:“多谢至正真人,真人德高望重,见闻广博,不比弟子年轻识浅,此去溟沧,若有失礼不当失礼之处,还请真人随时指正。”

    那童子喜笑颜开,手舞足蹈道:“好好,就如此说定了。”

    庞真人又仔细叮嘱了几声,着张蓁千万小心之后,这才放她离去。

    望着张蓁背影,她暗忖道:“我这弟子容貌与张真人当真相像,他们年岁似也差之不大,不定是有几分渊源的。”

    本来她在丕矢宫见了张衍时,就有疑惑,只是毕竟张衍身份不同,道行辈分也是极高,贸然动问,却有占其便宜之嫌,故而也是压在了心底,不曾说了出来,若是果真与自家徒儿有牵扯,日后倒是方便两派走动了。

    东华南地,魔穴之前,就见二金一白三道似星如火的法相冲天而起,合于一处,道道光虹闪过天穹,如斧凿刀劈一般在罡云中划出道道裂痕,而后倏然一转,顿见无限炯耀之光挥洒乾坤,拥云抱霞,灿艳一时。

    稍有片刻,就闻腾腾之声,魔穴之中灵机仿似生生卷了出来,滚滚浊气喷薄而出,在天之中漫去数百里。

    足足五六个时辰之后,声息渐平,三道灵光也是收拾下去。

    吴真人望了望手中丹玉,略觉可惜,如此好物,自家拿不到,却要给了他人,他卷袖一收,就要回返山门。

    恰在这时,但见一道细小剑光自西而来,。晃眼之间,就到身前,出来白眉白须的矮小老者,他瞪着吴真人,道:“吴云璧,你玉霄派怎放了天魔出来”

    吴真人稽首道:“原来是少清薛真人,非我放了它出来,只是将其逼出魔穴,好方便收拾。”

    薛长老嗤笑一声,道:“这等话就休来骗我了,我只是奉婴真人之命来问上一句。那天魔你玉霄便不作理会了么”

    吴真人沉声道:“此刻担心之人,当是六大魔宗,诸位玄门同道都不曾来过问,你少清上回不至,只作壁上观,眼下又何必如此急着出头呢”

    薛长老嘿然道:“我却听明白了。不过我少清派行事,如是要做,无人可拦,若是不做,也无人可以劝动。”

    言罢,他骤然消失于原处,下一刻,天边光虹一闪,再看时。已是彻底无了影踪。

    司马权被迫逃此魔穴后,怕被玄门洞天真人盯上,却不敢现身,便变化无形之躯,飞遁行空。

    可虽有无形之法,但他也知天下不乏找寻自家踪影之物,故需先找上一处藏身之地。

    本来付勉等人所在之处,倒是一个合适之地。只是门中多半会有所提防,却是不能去了。

    再一转念。思及冥泉宗一个名为“悬当庐”的下宗就在左近,便起一阵阴风,遁入地下。

    那些沟壑地河对他无形之躯毫无阻碍,飞遁有十余里后,就到了一处宽绰洞厅之内。顶上石林倒悬,密密麻麻。下方有一镜湖,幽寂静谧,湖心中有一碗状大丘,周围有万面石碑围绕,摆出地龙之势。而一幢百丈大小的大庐悬在上空,底下有一团团凝而不散的浓浊阴云浮托。

    那些禁制对他而言并非分毫作用,轻轻松松便穿了过去,直往庐中深处而行。

    未久,到了一处修饰别致的阁楼之内,一名文士正手执一枚玉简,对其吞吐一缕缕惨白光虹,而他顶上,有数十魔头来回盘旋,对着那白光目露贪婪之色,似随时想要下来吞咬一口。每当其忍不住时,那文士就会喷出一口鲜血,将之喂饱了,再驱赶了回去。

    司马权看了一眼,缓缓道:“你这功法炼得再高,也长不了多少道行,便是再练上数百载,也至多只能炼二重境中,至于法身之境,那是无有半分可能。”

    那文士顿时一惊,忙把法宝祭出,护住周身,喝道:“何人在此”

    司马权把身显了,缓步走了出来。

    那文士一见他,不觉惊愕,随后反应过来,急急把手中法宝收了,拱手道:“原来是上宗司马长老法驾到此,请恕钟冀未曾远迎。”

    司马权走至蒲团边,盘膝坐了下来,那文士正要招呼人奉茶,却被其伸手阻止,道:“不必招呼他人,我有事嘱咐你去做。”

    那文士道:“长老有事但请吩咐。”

    司马权把袖一挥,就飘飘飞出一枚法符,落在两人之间,他道:“你持此符,去往我冥泉宗,找机会到那百元通心石旁,待有溪水中有大鳖来,就将此符投下,余下之事你便无需管了。”

    那文士有些疑惑,不知为何司马权自己不去办,却要他去,不禁心下忐忑,怕被牵扯进冥泉宗长老争斗之中。

    不过他只是一个下宗长老,哪敢回绝,只得上前接了,道:“在下必是送到。”

    司马权伸指一点,一道乌光飞出,入其眉心之中,“我赐你一门功法,不过只得上篇,若是你办事得力,那下篇也可给了你,此事甚急,这处无需你招呼,便速速去吧。”

    那文士起心意一察,发现这功法玄奥无比,根本不是自家门中可比,似是灵门正传,顿时喜不自胜,把身一躬,道:“在下这便动身。”

    再是一揖,就退了下去。

    司马权忖道:“也不知这书信能否送到师伯手中。”

    他非是天魔那等只凭本性行事的魔头,深切明白,以自己一人之力绝无可能和天下诸真对抗,但若是能和冥泉宗讲和,还有几分存身可能,要是实在不成,大不了海外或他洲暂避一时,晾也无人寻得自己。

    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