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 隔海相争逐怒涛
作者:误道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8-01-06
    周如英用不多久,就回得原先查探之地,随后身化光虹,在上空徘徊来去。

    李岫弥看着她迟迟不走,边是驾驭蜃虫维持蜃气,边是传音道:“这人如何又回来了,莫非是发现了什么端倪不成”

    陶真人稍作沉吟,淡笑道:“若是当真瞧出来什么不妥,就不会是眼下是这副模样了,早便是唤人到此了。”

    米真人眸光望向上空,双指之间刀芒跃动,似是随时可能出手,她偏过头道“陶道友,你布阵还需多久”

    陶真人笑了笑,言道:“实则眼下已是可用,但要完全相合,还需五日,此已是远远超过陶某先前所料了。”

    在他考虑之中,玉霄派只会给他半天功夫布阵,下来就只能用这半未得全功的阵势迎敌,不想有蜃虫做遮掩,那么就有充足时日将大阵布置完满。

    米真人散去指尖刀芒,冷声道:“那便先放了她这一回。”

    周如英又一次用心感应此方周界,可仍是无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半天之后,她忽然一挥袖,向下发出上百道罡雷。与此同时,她身躯也是一阵模糊,这具分光化影无甚战力,不过是她一缕气机所寄,这一招打出,自身也濒临崩散边缘。

    米、李两位真人神情微变,现下阵势还未全然布好,要是这罡雷落下,惊动阵盘反击,恐是难以隐瞒,可要是出手阻挡,怕是立刻就要暴露。

    然而陶真人却是当场抖袖一卷,如丝毫不怕被发现一般,将罡雷俱是收了,同时言道:“诸位放心,方才周如英这化影分身在此待了不少时候。已是沾染了不少蜃气,此气侵入越深,则越是沉陷幻境不能自拔。现下哪怕两位从她眼皮底下走过,若不想被其发现。也绝然不会暴露行迹。”

    果然,周如英似是毫无察觉一般。

    在她眼中,其中一处山体已是被自己打开了一处裂口,地火喷涌更甚,里面未曾躲有什么人,也没有任何异状。不由忖道:“莫非当真是我多虑了”

    她摇了摇头,自家心绪不宁绝不会并无缘由,于是打了一个法诀。随后在天中盘坐下来。

    等了有三日之后,就见有一驾飞舟过来,上方停有五六名修士,为首一名银须老者到前行礼,恭敬道:“周真人,不知召得小人来此,有何吩咐”

    周如英道:“此地有些怪异,我疑有人在此作祟,你等在此看守,若有不对。速来报我。”

    那银须老者俯身道:“是,小人定会用心看守此处。”

    周如英扔下一句“莫要懈怠了”,就纵身化一道虹光。安心回去南崖洲。

    她这一走,那几名修士自是不在下面三名洞天真人眼中,故任由其在这里,根本不去理会。

    又是两日之后,陶真人就是将阵势彻底布好。

    他心下略略一松,阵势未成之时,若时提前暴露出去,玉霄必会出手拦阻,然而此刻一成。下来反倒能有一段时日安稳了,玉霄派在未曾做好万全准备时。应是不会贸然打上门来的。

    他道:“李道友,可以收手了。下来便看玉霄如何做了。”

    李岫弥闻言,便命蜃虫将那蜃气收了回来,接连数日营造幻境,此虫也早已是疲乏不堪,因下来斗战之中其还能起得大用,故放了它去安心静养。

    米真人此时轻轻一拂衣袖,海面之上卷起一道狂风,里间裹含无穷刀气,只一个冲荡,就将那几名在此看守的修士连那驾飞舟一同绞成碎末,整个过程几如拭去虫蚁一般。

    而这里幻境一撤,一座占地万里方圆的大阵便就显露出来,由于四方气机汇聚,远远强于先前被幻象遮挡之时,故风陵海上诸多镇守宗门派立时有了感应,一时之间,有数十枚飞书自此间飞起,纷纷奔往南崖洲。

    周如英方才回来未有多久,便就接得飞书示警,顿时惊怒交加,她一个跃身,到来了高空之中。举目眺望,见万里银光铺陈海上,高处清气挥扬,灵机连天接地,显是一座精心布置的禁阵。

    而其方位所在,分明就是她此前有过察看之地,立时知晓自家还是被人骗过了,手掌不由紧紧攥住,心下也是羞恼万分,同时还有一丝忐忑。

    自上回逐走陶真宏等三人后,这风陵海就交由她来镇守了,可是她又是迁徙宗门,又是严防死守,可却万万没有想到,其居然又在南海之上立起了大阵,要是被门中同门知晓她看守不利,还不知会如何惩处自己。

    迟疑一会儿,她一拿法诀,身躯周围顿有雷电缭绕,身影忽隐忽现,最后骤然遁去不见,却是回到了自家御部心明洞天之内。

    她急步到得一处石府之中,挥了挥袖,里间两名白发老道见她神色不对,也是不敢吭声,打个道揖,就退了出去。

    她行至那一处玉璧之前,伸指一点,前方八根玉柱之上就有光影闪过,出来左五右三,合计八位洞天真人身影。

    左手处,依次是亢正、辟壁、元室、宿衡、上参等五殿周氏洞天,而右手处,则是吴氏之中,回阳、正行、告明这三峰峰主。

    玉霄门中显是已知事机缘由,第二位上辟壁真人言道:“心明殿主,南海之事,你可有什么要说得”

    周如英银牙暗咬,低头道:“此回是小侄过错,愿受门中责罚。”

    辟壁真人哼了一声,道:“此事已起,责罚你又有何用”

    这时第四位上,那宿衡真人出言道:“师伯,据小侄知晓,南海有得动静时,心明殿主曾主动往海上来回查看,然未能见得端倪,可见是对方手段高明,非是心明殿主过错。”

    说到这里,他稍稍提高了声音。“诸位真人可莫要忘了,陶真宏等人背后乃是溟沧派,若其一心遮掩。又在我玉霄势力难及之地做文章,骗过我等耳目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亢正真人沉声道:“心明殿主之事非是紧要。可容后再言,可先议南海之事。”

    他这一开口,此间顿时一静,两旁洞天真人皆是稽首欠身,口中称是。

    宿衡真人言道:“南海有灵机异动时,小侄曾用辰宫镜特意察看了一遍,那大阵气象堂皇,围地甚广。当不是数年之功可以做得,也不知其等是如何布成的。”

    周如英忍不住言道:“那未必当真是什么大阵。”

    众人目光都是望来,辟壁真人沉声道:“心明殿主,你此语又是何意”

    周如英定了定神,将自己去往海上的经历说了一遍,此半是为己开脱,半是解释缘由。

    “小侄当时怎么也看不出那处破绽,事后细思,应是其等用了障眼之术,可若有这等高明神通。造出一个大阵来,让我知难而退,也不无可能。”

    吴如扬淡声言道:“其实要探明也是容易。发得一宝前去攻打就是,其若是果然虚张声势,就如上回一般,一举荡平就是。”

    亢正真人道:“吴真人所言有理。”

    周如英见他轻轻一扬手,过有片刻,就觉上空罡云之内轰然有声,一路直奔南海而去。

    陶真人此刻在调理气机,然心中忽生警兆,抬头一看。便见天中罡云倏尔破碎,一道青芒带着宏大气势。直往大阵射来。他当即调运少许阵力在手,以作防备。

    轰隆一声。那青光撞在了大阵之上,然而除了激荡起周围海水,整个大阵却是岿然不同,甚至连阵气也未少得多少。

    那青光并不罢休,又接连在别处攻了几下,却未曾占得半点便宜,不久就掉头飞了回去。

    米真人蹙眉道:“玉霄派此是试探”

    陶真人笑道:“其等应是不信我等能把这处地脉连通,兴许以为是我是故布疑阵,这才来做验证。”

    他目光看向远空深处,道:“玉霄派究竟如何决断,这一二日内,当就能见得分晓了,我等拭目以待就是。”

    玉霄派诸位真人等了许久之后,亢正真人终是缓缓言道:“我方才以我手中青枢金刺相试,已是探得那大阵虚实。此阵沟通地脉,下有阵基,上有阵盘,只比寻常守山门守宗大阵稍欠几份火候,且有一处当需注意,其等虽竭力掩盖,但我仍是辨得,那阵中有一股此前未曾见过的清盛气机,那镇压禁阵之人,当不止陶、米二人。”

    吴如扬道:“不知那最后一人是谁”

    亢正真人道:“那气机虽正,但未脱妖性,应非是人身成就。极可能就是那李岫弥,不想到当年未曾阻得他成就,如今反倒让其成了气候。”

    众人不由都是拧起了眉关,

    如此坚牢的阵势,想要拿了下来,其难度不亚于攻打一座山门大阵。

    尤其是其中足足有三名洞天真人坐镇,要想破除,除非是玉霄派倾巢而出。

    可莫要忘了对方还有龙宫可供挪跃,万一见事机不利,大可抽身退去,他们根本阻拦不得,最为头疼的是,就是如此,其过个数十载还能再回来,到时莫非还要再驱逐一次么那玉霄派举派上下当真要被牵扯在这里了。

    宿衡真人考虑片刻,打个稽首,道:“小侄有几语,许是有些思虑不周,不知当讲不当讲。”

    亢正真人把手一抬,道:“如今这事,正当集思广益,师侄可以说来一闻。”

    宿衡真人躬身道:“小侄以为,陶真宏等人时隔六十年,再次卷土重来,当早是准备好了一应手段,我等若仓促动手,怕是正中其等下怀。”

    亢正真人沉声道:“有理,你且继续说来。”

    宿衡真人接下去言道:“不过此回情形也与前次不同,前回那风陵海与南崖洲之间并无阻隔,法力一动,就可威胁我山门根基,故必须逐走此辈,然这一次,其等却是在南海之上筑阵,小侄以为,不妨就以风陵海为依凭,起得法坛,再派遣门中真人坐镇,便可御敌于域外了。”

    亢正真人道:“嗯,你这是想化攻为守,引敌出巢,也是个办法。”

    宿衡真人一个躬身,道:“师伯法眼无差,小侄正是这个意思。”

    此间诸人不觉点头。

    那大阵与南崖洲之间是隔着一个风陵海的,只要在这风陵海上筑造法坛,就可作为南崖洲屏障,再派一二人前去镇守,倒的确不怕对方能坏了这方洲陆。

    对方若见此景,想必也会设法破坏,但若是只用法宝来攻击,那正好将之一一毁去,要是亲身过来,集玉霄之力,不难将其拿下,若是不敢动,也可维持僵局。

    虽然如此做要分出玉霄一部分力量,终究还是遂了溟沧派的心意,可这也是眼下最为妥当的处理办法了。

    亢正见无人出声,便看向吴如扬,道:“吴真人,不知你意下如何”

    吴汝扬道:“吴某并无异议,只是这坐镇风陵海之人,不知何人合适”

    亢正真人道:“心明殿主此前有失察之责,可去此处镇守,将功赎罪。”

    周如英不敢违抗,应了下来,

    宿衡真人道:“只是陶真宏处有三人,心明殿主这处一人可是应付不来。”

    周氏几人目光,皆是往吴氏三位真人看来。

    过有一会儿,吴汝扬缓缓言道:“云璧向来稳重,可与周师侄一同镇守。”

    亢正真人道:“前次出使骊山,也是他们二人,那次做得甚好,也愿此回莫要让门中失望。”

    周如英、吴云璧都是凛然称是。

    几日之后,陶、李等人并未等来玉霄攻势,而是听得其在风陵海上修筑法坛禁阵的消息。

    李岫弥沉声道:“玉霄这是以退为进之策,想要引我出动。”

    陶真人淡笑了一声,道:“我等就以这座大阵为依凭,不断修筑法坛,往前推进,若是玉霄不出来阻碍,那就一路到那风凌海下,到时看他还能否忍耐得住。”

    李岫弥不由吸了一口凉气,一旦如此做,那所用宝材真正是无法计数。而他们修筑大阵所用诸物,皆是由溟沧派送来,这么做稳妥是稳妥了,可玉霄派当也会争锋相对,如此一来,就等于两大巨派在这里拼家底了。

    i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