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百二十章 小月别院落赤尘
作者:误道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8-01-06
    张衍待与秦掌门别过,就回了自家法驾之中,随后盘膝坐定,便起得神意相邀饶、贝二人来与九洲众真会面。

    饶季枫、贝向童两个在张衍离去之后就一直在等候消息,并早早把门内之事安排妥当,这刻得了传信,不敢有所迟疑,立时借助阵道往九洲修士所在之地过来。

    玉梁、积气两家不在,阵道全是司马权在看守,此时根本无人穿渡,一路放行之下,两人行进极快,只是用时半载,就到了张衍所驻宫城之下。

    此时早有侍从在外迎候,二人随其入得殿来,便又再次见到了张衍。

    三人叙礼之后,张衍便道:“我等不日将要返转山海界,届时还要一议钧尘界之事,这非是一日两日可以定下,两位乃是此界帝君,这等大事,却绕不开二位,不妨与我等同是回去,不知意下如何”

    饶散人道:“我二人愿与诸位真人同去。”

    贝向童也是打个稽首,算是同意了。

    他们二个本就想离开钧尘界,虽心下免不了有一丝担忧,可此事他也容不得他们拒绝,还不如直接应承下来。

    张衍微微一笑,道:“好,那这几日就委屈两位在此,到得启程之日,贫道会遣人前来相告。”

    他把此间阵灵招呼了过来,命其带了两人下去安顿。

    他十分清楚,此番商议之事很是重要,涉及到日后两界上下规矩的建立,若放任二人在钧尘界中搅风搅雨那是十分不妥的,故要一同带走。

    五日之后。

    张衍心下忽然有所感应,知是到了动身之时,起意一唤,在水池之中沉睡的玄武神兽醒了过来,低吼一声,身躯一道水气落去他袖中,他一揽袖口,便传命阵灵道:“去请两位道友到此。”

    过有一会儿,饶、贝两人便就到来。

    张衍与他们见过礼后,言道:“归期已至,两位请随贫道来吧。”言毕,他一摆袖,往而步去。

    两人也是紧随而来。

    到了外间,张衍一抖袖,将那宫城收起,驻足等了片刻,便见虚空之中缓缓浮现出一巨大身影,却是从他处遁空而来,而其背上,则是立有五名灵机辉赫的道人。

    大鲲赢妫巨大身躯这一出现在前方,近在咫尺的饶、贝二人,立刻被其上如浩大灵机压迫的气息有些不稳,不觉相顾骇然,

    他们本是有心见识一下九洲诸真的真实力,但待见到大鲲之后,顿时是意识到,哪怕不算张衍,只这一头异兽恐怕就可与孔赢相抗衡了,更何况功行稍逊的杨传了。

    在他们想来,钧尘界此次恐怕当真是输在了实力不如人上,而不是遭人突袭之故,本来心下还有一丝不服的心思顿时散去。

    张衍行上前去,打个稽首,道:“两位钧尘界道友已到。”

    饶、贝二人首次得见九洲诸真,也是上来一一见礼。

    秦掌门和颜悦色道:“两位道友可上来叙话,钧尘界中有不少事宜,日后还要向两位请教。”

    饶、贝二人知这是客气之语,哪敢当真,连声说不敢,随后便到了大鲲背上小心站定。

    岳轩霄这时问道:“两位当是开辟了小界”

    饶散人一怔,不知为何要问这个,这却无什么好隐瞒的,凡蜕修士之间要是有意,只需稍作推算,便可知晓此事,如实回道:“有劳岳掌门垂问,饶某在成就此境之时,便就开辟了小界。”

    秦掌门言道:“两位道友莫觉奇怪,我等身下这位赢妫道友可裹挟小界跨游虚空元海,两位小界也可一同罩定,如此二位去往山海界,便无需再行开辟了,

    饶季枫、贝向童闻得此言,不禁吃惊不已,难以想象,这世上竟有这般异兽,两人对视一眼,都是表示道:“我等听凭贵方安排。”

    秦掌门见两人没有异议,就把拂尘一摆,虚天之中霎时裂开一道缝隙,却是打开了天地关门。大鲲赢妫往上升腾,一个恍惚之间,已是跃入了虚空元海之中。

    饶散人看着身下巨兽,暗示思忖道:“竟连小界亦能携走,真龙亦无这等能耐,此物莫非是天鲲么不过这一头似与记载有不同之处,”

    贝向童见他一片思索之色,传音道:“道友可是认得这异兽的来历”

    饶散人回道:“只是此前从书册之上看过,有一种名唤末天鲲的凶物与其有许多相似之处,天生便乃是虚空异种,可挪转小界,只是有一些地方无法对上,且身躯也无有这么巨大,还要小上许多。”

    贝向童道:“听闻这等异种寿数越长,身躯越大,根底也越是雄厚,我面前这一位气机不下孔赢,许是在其族类之中也是族祖一流了。”

    饶散人道:“或许如此吧。”

    贝向童想了想,又道:“听闻九洲之中,是以溟沧、少清两派为主,如今看来的确是这般,那秦、岳两位掌门应还不曾斩却未来,不过气机却极是纯正,比我所见得任何同辈都是高明,门中传承很是了得啊。”

    饶散人心有余悸道:“杨传曾疑心九洲修士背后大有来历,饶某亦是以为如此,先前我曾派遣一具分身去往双方斗战之地察看,那玄六天宫竟是半点残骸也未曾留下,那可是积气宫穷十万载之力筑造的出来的法器,哪怕斩却过去未来之人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当是被某种法宝毁去。才致如此。”

    贝向童心下一凛,这般威能宏大的法宝,钧尘界莫说见过,连听也也未曾听说过,望向九洲诸真的目光更显忌惮,

    大鲲这一回在虚空元海行渡六载,才终是寻回至山海界前,随后一个耸身,撞开天地关门,一举返得此方界空之中。

    贝向童待过去关门后,目光一转,望着下方那一片无边无际的地陆,又看了看虚天之上亿万星辰,不觉点头道:“这便是山海界么,诚如此名,日月之下,唯山与海。”

    饶散人感应了片刻,赞同道:“确实一处上好界空。”

    他看得出来,若说钧尘界尚还处在上升之时,那么山海界便是方兴未艾了,未来一朝勃发,此界修道人必会来迎来一个兴盛时期。

    这一刻,二人也是心中感叹,当年不论玉梁教还是积气宫,都想甩开钧尘界到此处,结果未曾实现,而因此落败身亡

    而他们未曾参与斗战,最后却反而来到了此地,世事孰是难料。

    秦掌门道:“我等先各自回返山门,百日之后,请各派真人来补天阵图之上,再一同商议那钧尘界之事。”

    岳轩霄、薛定缘等人打个稽首,便就遁光离去。

    秦掌门又在神意之中言道:“渡真殿主,你可带这两位去小月山暂住。”

    小月山乃是当日天鬼之祖应誓暴亡之地,在血肉灌溉之下,那里已是成了一处福地,但应此被吸引而来的妖魔也是不少,因没有合适门派敢驻守此地,故是溟沧派索性将此地布置成了一座别院。

    张衍心下一转念,立时明白秦掌门的用意。

    钧尘界这两位帝君现下还未与他们签立法契,自身门派之中情形暴露出来太多并不好,而把两人带到小月山那既是偏远,灵机又极是丰盛的地方落足,却很是合适。

    他于神意之中回了一声,就对饶、贝两人打个稽首,道:“两位请随我来。”

    饶、贝二人没有说什么,随他遁光前行,往北行去许久之后,便见下方有一座高大山峰,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居然遍地是奇花异草,更有湖泊溪流点缀其中,到处洋溢着一股勃勃生机,灵机更是浓盛无比,在树木掩映之中,有亭台楼阁若隐若现。

    张衍带着两人到了此处,便自天中缓缓落下身来,沿着一条山阶向上行走,道:“此处乃我溟沧一处客馆,我九洲诸派来此界不过数百载,基业草创,难免有些简陋,比不得钧尘界内诸般风光,请恕招呼不周了。”

    饶散人忙道:“哪里,贝道友虽被胁迫入得玉梁教,可总算还有一处落脚之地,饶某整日东躲西藏,安生时日也未过得多少天,此处灵机兴盛,世间少见,着实是一块好地方,饶某若是未曾看错,应是有大妖在这里亡故吧”

    张衍略觉讶异,随即一想此人出身,点头道:“饶道友好眼力。”

    他虽再未说什么,可饶散人哪会看不出来,能以血肉浇灌出这般福地的妖魔,那功行至少是可与帝君比肩的。再考虑山海界如此广大,这等妖魔定是不少,而九洲修士竟只用数百载就在此立稳脚跟,其中定是经历了难以想象的腥风血雨,无形之中,对九洲的忌惮又多了一层。

    三人这时已是来到峰顶之上,张衍一挥袖,开了一处小界门户,道:“下来一段时日,便要请两位暂居于此了。”

    饶、贝二人都无不满之色,他们心里早是有数,自己此回看去是客人,但实际上却是半个俘虏,不是奢求更多,而且双方还并未签立法契,谁知九洲修士会不会改变主意而且这里还是在对方地界之上,还是尽量小心一点为妙,免得给对方抓到什么借口发作,到时反是自己吃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