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百四十一章 层层设碍备妖邪
作者:误道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8-01-06
    司马权这一出击,立刻附上了这二名道人的身躯,两人却一点也不曾察觉自家中了算计。

    他立时翻看起两人识忆来,但并未深入太多,否则神智难免受得影响,他还有用到两人的地方,若叫其等背后力者看出破绽,却是不利于下来行动。

    待看了下来后,他对钧殊界大致情形算是有数了。

    此处与山海界一般,地6暂时未见尽头,界中有百多处势力,比较大的是十二家,而大威天宫只是其中势力较大的一个。

    这七家联手控制着数十处下界,拥有下界的数目多寡,便决定了这一家的具体实力。

    至于为何界门只有元婴修士坐镇,那是因为修为高深之人都去了一处妖魔横行的断界之中,并随时准备应付可能侵入界中的天外凶怪。

    他探究了一下何为“断界”,才是明白,筠殊界之人也非是此地土著,其等到来之后,因为这里妖魔众人,与是使手段将界空分断,好如那竹节一般将修道人与原本妖魔俱是分隔开来,只是两边毕竟同属一界,不可能完全断绝往来,故是那些大能常年在门关之前镇守。

    司马权心下转着念头,既有这般手段,那说明此界之中亦有大能之士,那为何四周灵机为何这般薄弱呢

    这两人识忆中不曾找到答案,不过凭着蛛丝马迹,他也能推断出来,这应是与那断界之法一般,此辈用了某种手段将界中灵机划分强弱,上者居于盛处,下者安于衰处。

    这般做的好处显而易见,可以最大限度的利用灵机,而且有志于上进者必须往上不断攀爬,若是可以,山海界也能这么做,但是前提是能做到这一点,因为用寻常手法做这等事时,先要耗去大量灵机,并还要设法维持,对比下来,反而损折更多,得不偿失。

    而无论是断界之法还是分划灵机之术、这两事俱都十分了得,至少九洲那边无法做到,很可能真有一位大能存在,但亦有可能是如九洲众真所推断的那般,此界之人有一件厉害法器为凭。

    他以为后者可能性大一些,因为有这等大能坐镇,少有势力再敢侵入进来的,不必摆出这么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但若是敌对方面亦有与之对等大能者,那又另当别论,总之这一切还待观察。

    他再继续往下翻看,现两人脑海中已是见不到什么有用之物了。

    毕竟这两人修为不高,并非大威天宫上层人物,也不是什么嫡脉传人,要不然也不会被打到这里管事,所知也是十分有限。

    在差不多已是了然之后,他收了神思回来,腾身去往虚天之中,准备使动两界仪晷告知山海界此间情形。

    可方才到了天顶之上,却忽然觉不对,有一股强烈心悸之感,好似自己被某种物事盯上了,他反应极快,立刻将那青铜面具戴上,并迅往地表落去,几乎就在扣上面具的瞬间,一道光芒自从他身处之地扫了过去。

    此时虚天之中,悬有一面晶石大镜,此镜并非扁平,而是形如浑圆,上下左右盘坐有数十名女子,各自面朝一处,守着不同方位。

    就在某一位置上,一名额上长角的女子突然咦了一声,凝眸望下看去。

    主位上有一略显年长的白衣女子闻声走了过来,问道:“宋师妹,可是现了什么”

    宋师妹道:“小妹这里宝镜泛波,似有异状,但再观时,却是无有动静了。”

    那白衣女子很是谨慎,来至她位上反复看了几遍,没有任何异常,她不信自己同门会有看错,那么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蹙眉道:“你仔细盯着,不要疏忽,有什么事立刻唤我。”

    宋师妹哪敢大意,她职责极为重要,是为了防备那些天外凶怪而设,要是真是进来了一头,那真是莫大灾劫,认真道:“小妹会盯着的。”

    那白衣女子还是觉得不放心,犹豫了一下,回至主位上,而后拨开一层迷雾,待有一名蒙面女子身影出现时,她恭敬一拜,道:“韵阁长,司镜吟空见礼”

    韵阁长身形比常人高出一倍,她居高临下问道:“何事”

    那白衣女子道:“韵阁长,方才灵鉴之上有异动,但是再找便就不见了,故来禀报一声。”

    韵阁长一听,神情顿时变得很是严肃,“出现在何地”

    白衣女子道:“看那来处,当是在大威天宫界域之上。”

    韵阁长道:“灵鉴从来不会出错,你等不要疏忽了,给我用心查找,就是动作大一些也无妨,大威天宫那里,我会亲自出面解释。”

    白衣女子一拜,道:“弟子领命。”

    韵阁长起掌一拨,重又盖上了那层迷雾,她转过身,步入了一间密室之内,

    这里正有一名仙风道骨的老道人坐着,见她进来,笑呵呵道:“韵阁长可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韵阁长看他一眼,“灵鉴有异动。”

    老道原来笑容立时收敛,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有妖邪潜入”

    韵阁长道:“该是如此,灵鉴从来不曾出错,只还是被他逃了。”

    老道更觉,道:“灵鉴不曾找出,这次来得妖邪可不一般呐,阁长是要请各派前来商议了

    韵阁长淡淡道:“自是需要,谌城主莫非不知道妖邪入界,不立刻除去会是什么后果么何况凭我们两家可找不到其他宗派的地界上去。”

    老道皱眉道:“那我等计议之事莫非要推后么”

    韵阁长道:“谌城主无需担心什么,只要那一位灵性不失,每到这等时候,不用我等刻意去找,也总会有机缘出现,要不然如今也不会有数十下界供我驱使。”

    老道摇头道:“下界虽多,可若不主动谋划,到时能入我两家手中的又有多少呢,韵阁长当知,历来开拓外界,都是我界中权柄重作排布之时,你莫非就不想壮大灵镜城域么”

    韵阁长却丝毫不为所动,神情冷淡道:“妖邪面前,这些都是次要之事。”

    老道也不再劝,站起道:“韵阁长若是改了主意,可随时来寻我。”顿了顿,又道:“那妖邪之事我会命人彻查,告辞。”

    司马权落了下去,待再无那窥看异状,就摘了面具下来,暗忖道:“天中竟也设布有监察之人,戒备严密异常,那要另寻办法才能通传界内了。”

    实在不成,他还有一法,退去角华界再做此事,那就不怕有什么阻碍了,有那青铜面具在,也不怕有人察觉。

    但他并没有立刻付诸行动,因为那禁制之故,来去一趟说不定会惹出什么意外。

    他自袖中把放有云绛精血的玉瓶拿出,准备试着找出其下落,云绛比自己早来数十年,若是此刻还活着,那对此界的了解该是比他更多,可设法先与之接触。

    运法片刻,有一股微弱感应生出,他目光闪烁了一下,云绛果然还是活着,想来也是因为各处监察的缘故才无法与界内交通。

    他办事老练,并没有立刻找去,而是放出几个分身,往不同地界去,在外兜转了一圈,最后又一次戴上青铜面具遮去行迹,如此就算有人来追查他,也无法找到正身所在。

    一月之后,他到达一处矗立在高瀑之上宫观前,这里地界很是荒僻,从那两识忆中来人,这处同样是属于大威天宫所辖之地,宫宇之主乃是一名唤作王维道的元婴长老。此处能够感觉到,云绛便深处殿中,他未有急着会面,想了一想,就化一股阴风往主宫之中落去。

    殿主王维道此刻正盘膝坐在榻上,只是他面容苍老衰败,气色很是不好,身上也是灵机黯若,好若重疴缠身。

    展陌平正与十来名弟子一道,恭立其塌前。

    王维道沉声道:“前次为师与冯长老与那天外妖恶一战,亦是沾染了邪毒,拖了这么些年,也该当舍此残躯了,我去之后,由大弟子邹乘可继我道传,为湍崖崖主。”

    这是早就议好之事,今日只是走个过场,此间所站之人都无意外,全是躬身称是。

    他交代了一番,就屏退了众多弟子,独独把展陌平留下,道:“陌平,你是我亲眷,我没传你崖主之位,望你莫要怪我。”

    展陌平道:“大师兄众望所归,功行也是我等之中最高的,弟子有自知之明,哪敢有此妄念。”

    王维道叹道:“为师走后,却是担心你受洪折迫害,此人气量狭小,眦睚必报,你当年得罪了他,他后来处处针对为师。”

    展陌平惭愧道:“都是弟子连累师父。”

    当年自角华界上来时,洪长老欲擒了云绛去,但却在后者手中吃了一个大亏,后来王维道闻讯赶来,洪长老未能拿展陌平他们如何,但这仇怨却是结下了,这些年中虽无动静,但以此人性格可以想见,王维道一去,其必会前来报复。

    王维道咳嗽了两声,取了一枚牌符出来,道:“我已替你安排好了,这是去往平莘界的凭信,你与婉莹一同前往此处,洪折是守关长老,是无法追到那里去的,此界妖魔虽多,可灵机也不下我这处洞府,你若能在那里修道元婴境再回来,也就无需惧怕他了。”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