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四章 只是一袖扫乾坤
作者:误道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8-01-06
    张衍一语吟罢,就去往神意之中一探,发现不知何时,那玄石已是彻底消失了,再也寻不到此物半分痕迹。

    他心中有感,自己与此物因果怕是暂时了断了,不过未来当还再见之日,笑了一笑,便不再去深究。

    他事先答应过傅青名,在成就真阳之后会为其护法,助其成就道神,不过刚才一眼扫过,知晓余寰诸天之内此刻局面虽是紧张,但远还没有到崩坏那一步。

    话说回来,以他如今之法力,哪怕这些界天真是全被外人侵占了去,他亦可让之还转本来。故没有立刻前往,而是细细体察自身法力神通。

    入得真阳境之后,他能感觉万世万物都好似在围绕自身运转,此可称之为天人倒反,乃是天地应我,而再非我应天地。

    他能感觉到,自身气机于那成就一瞬间,便播去了虚空元海,落存于一处处界天之内,有些是自己曾经到过的地界,有些则此前从无有见。

    修士一入真阳,气机便会随元气大海往来,凡所能达到的界空,就可称之为部宿。

    傅青名原先所气机所及之地,名唤幽罗部宿,而余寰诸天只是其中一部,在其败亡之后,一缕精气也只能盘踞在此,无法再对其余所在施加任何影响,且因为那恶气侵染,气机还在不断收缩之中。

    张衍则是不同,自一点真阳显化之后,他法身便在不断伸展扩张之中,故是气机所笼盖之地亦是在持续膨胀。

    这些界空其实非是团簇一处,而是分散落布的,好若汪洋之上的无数岛洲,不过对此刻的他来说无有任何意义,因为只要他自身气机所及,就没有任何距离远近之分,只需一个念头,就可把分身投入进去,神意转动之下,就可决定其盛衰兴替。

    真阳修士既落于未来,又延展到过去,无论从哪一端入手都无法彻底杀死。哪怕是未未过去之影皆被灭去,也只是毁去一具照入现世之内的化身罢了,只要元海之上一点阳火不灭,就又会再行化生出来,从某种意义上来,已是万法不沾,万劫难磨,也唯有同辈之间可以相互影响。

    张衍念头转倒这里,不免想到傅青名那对头,其当也是一位真阳大能,要是自己为傅青名护法,说不定要与之做过一场,不过同样也有极大可能,此人会就此收手。

    因为从傅青名识忆来看,真阳修士为了防止与同辈气机纠缠碰撞,如无必要,彼此是会尽量回避的。

    这不需要刻意去为,平常时候,每一个成就真阳的修士都会设法远离彼此。这就好比每一人都选择往一个不同方向行去,此后便会越行越远,法力越高之人,相距同辈也就越远,也就越不容易起得冲突。

    把思绪理过一遍后,他念头一转,一道化影分身已是落去余寰诸天。

    如今他真正法身只能落于神意元海之内,先天浑冥之中,不可轻易去到别处地界,非是不能,而是一旦去至某处,势必会吞尽那里天地灵机,所影响的已非是众生万灵,而是一方界空。

    只一瞬,他就出现了那浑冥之地中。

    傅青名对他到来已是有所察觉,看了看他,略显惊讶,随后起得身来,郑重打个稽首道:“恭贺道友成就上境。”

    张衍笑了一笑,还了一礼,道:“这里还要谢过傅宫主。”

    傅青名摇了摇头道:“道友言重,傅某不过履行与贵祖师的约言而已,”说着,他感慨言道:“我本以为便是再快,道友也要七八百载方能有所成就,可未想只是五百年,便已然功成。”

    张衍笑言道:“贫道回至此处,一为向傅宫主道谢,二来便是替祖师了断昔年因果。”

    傅青名又是打个稽首,全当致谢,其认真道:“只这里有一极为重要之事,先前不便言说,如今道友功行有成,却不得不告于道友知晓了。”

    张衍点了点头,傅青名这般郑而重之,想来不是什么小事,许与其那对头有关。他转首往某处投去一眼,道:“余寰如今不稳,待贫道先解决此间乱象,再与傅宫主详谈。”说话之间,对着余寰所在轻轻一拂袍袖,好似抹去了什么。

    余寰诸天之内,并灵天修士经过五百余载的努力,已是陆续侵占了心曲、持妄、击石、朱柱、隆合等五处大天,并把界内封敕金殿都是推到,界环封绝,善功之制也是随之废灭。

    不过因人手缘故,目前这已是达到了极限,再也无力占据更多地界了。需得再巩固一段时日,将不及撤走之的修道人种入“神气”,令其为自身所用,方才能占夺更多,只这并非一蹴而就之事,每一次都要拖延个数十上百载。

    屈长老先前对此就有所预料,认为想要彻底攻下余寰,大致要耗去数千年,这却是一点也不算夸言,照如今进程来看,的确要用时这般长久。

    法舟之内,屈长老正招呼众修议事,商量下一步该如何行事,忽有一道玉符自外飞入进来,他伸手一接,神情一凛,道:“是君上来书。”

    他连忙吩咐人摆上案台,拜了几拜后,这才打开,这一番看了下来,却是露出惊喜之色,抬起头来,大声言道:“诸位,好消息,那邪君己为君上所镇压,如今君上正在炼化其身,一旦功成,立可率领我辈扫荡余寰诸界,便那位青碧宫宫主也是阻挡不得了。”

    众人闻言,都是面露喜色,他们先前就曾听闻,这位邪君本与自家君上乃是一体,只是不知何故分了开来,若得合融化一,压服余寰,想是轻而易举之事。

    只是就在这时时候,忽有一道清气卷过,随其过去,殿上所有人似若静止一般,而后一个个个如琉璃般破碎,全数崩散在这大殿之上,包括屈长老及梁惊龙在内,所有人到死都是面含微笑,对此全无所觉。此刻不止是这处,在并灵天修道人攻占的另四处界天之内,都是上演着同一幕景象。

    青华天内,彭长老正在打坐,然而这个时候,身旁那枚执殿玉印忽然一颤,他感觉有异,立时拿来一看,见印之上有光华闪了一闪,随后又是不见。

    他心思转了转,暗忖道:“此物乃是宫主亲手所炼,乃是通灵之物,而今忽然变发异动,莫非是向我示警么”

    如今界环被封绝,留在界内的眼线也从来没有音讯传回,他也难以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并灵天每回攻打之前,都会设法遮蔽天机,生怕其又是准备动手,故是他不敢大意,出得关来,唤得一名弟子过来,嘱咐道:“你去往各处界天走动一番,关照所有人小心防备,如有异状,即可前来报我。”

    那弟子一个躬身,就领命下去了。

    彭长老看了一眼那玉印,收了回去,这时底下却有人报言,说是凤览求见,他立便道:“快请。”

    少顷,凤览大步到得殿上,待见过礼后,便落座下来,肃声言道:“长老,方才下面有人来报,言称被并灵天占夺得五界之内又有万空界环生出,似又能往来穿渡了。”

    彭长老心下一动,不由觉得,这似乎与那玉印显兆有关。

    执事道人在旁言道:“有无可能是并灵天之人摆弄出来的或是并灵天那处出了什么变故,以至于无力再封绝界门”

    彭长老沉吟一下,道:“不无这等可能,不过若这真是并灵天之人的手段,其必是有什么大动作了,我等需先搞清楚里间情形,”顿了下,他对殿下一名心腹弟子言道:“你下去找几名人过去一探,要是不对,就速速回来。”

    那弟子打个躬,言:“弟子这就安排人手。”

    诸人在等候有许久之后,就见灵光闪动,一道飞书自外飞入殿内。

    执事道人上前一捉,拿入手中,待打开一看,不由一怔,抬首看来,道:“长老,下面弟子传书言,所有并灵天之人已是消失无踪了。”

    彭长老一怔,皱眉道:“可是打听清楚了么”

    执事道人查验了下那符书,道:“书信不曾出错。”

    彭长老一转念,沉声道:“派人再查。”

    凤览这时站了起来,请命道:“长老,以并灵天的手段,底下弟子能看出什么来,不如我亲去一探。”

    彭长老思索片刻,颌首道:“小心为上。”

    凤览答应一声,就一道清光遁了出去,只是过去一个多时辰后,其便又转了回来,他一显露出身形,便大声言道:“长老,那信中所言不虚,那五界之内,所有并灵天修士俱是消失不见了,这当中并无遁破虚空的痕迹,且其法驾宫城俱都是留在了原处,并未有一物带走,此辈好似在一瞬之间便就消失无踪”

    殿上所有修士闻言一怔,委实有些难以相信,要知并灵天此回入侵修士可谓成千上万,其中更有不少渡觉大能,怎可能说消失便消失了

    凤览他神情之中略带一丝激动,上前一步,道:“长老,这有否可能宫主出手了”

    彭长老是知道一些隐秘的,对此有些难下判断,不过涉及那万空界环,除了青碧宫宫主这等大能,他也想不出还有何人能做到这一步,可念头转到这里,却是心下一震,似是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