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气法难沾功果避
作者:误道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8-01-06
    白微、陆离二人正身此时亦在布须天等待结果,只是迟迟不见有回应过来。

    陆离沉声道:“元玉显世这般许久,我等落子所在俱不见有行踪出现,莫非此物已是被人道那边得去了”

    白微在推算了许久之后,才言道:“天机虽是晦涩不明,但当仍未有人取到元玉,这里面或许有我等并不知晓的变数。”

    陆离一想,觉得确有这可能。眼下可非是当年人道一家独大了,加上他们在内,共有四方势力在起意谋夺此物,实难知会有什么意外变故。

    白微这时忽有所感应,神情不由一动,道:“金于岸方才上报,在莽荡山中发现那玄石下落了。”

    “哦”

    陆离露出惊喜之色,可随即又感觉有些蹊跷,道:“怪哉,方才他明明上报说辖下信众之中未曾有那玄石存在,怎么现下又有了,莫非是之前漏过了不成”

    白微沉吟一下,道:“待看上一看,便就分明了。”

    他目光一落,但见波光荡开,立时在前照出下方景物来。

    在未确定此物真伪之前,他可不会贸然拿取,否则有人搅乱天机,会让人误以为是他们得了此物,那便得不偿失了。

    画面之中,金于岸将那一名年轻男子唤到身边,道:“你可将那玄玉呈于明镜之前。”

    那年轻男子应有一声,便将那物捧起。

    白微、陆离二人一观,却是发现这玄玉虽也有些神异,但绝非他们所要找寻的玄石。

    陆离不悦道:“金于岸是如何一回事,连这也分辨不清么”

    白微却是凝神一望,瞬息间看过在场所有人过往,他沉声道:“不对,此人的确是得了元玉,只是方才我等看过去时,此物却又发生了变化。”

    陆离闻言一怔,也是一察,发现的确如此,他诧异道:“看此模样,倒像是元玉之中的伟力另寻载器寄托了,可那些弟子找寻到此物时,并无这等异状,莫非此物有了灵性,在刻意避开我等不成”

    白微考虑了一下,判断道:“当非是如此,这应是我等功行修为所致,好若那彼此相斥之物,我若顾看,则其避去。”他略略一顿,又言:“很可能人道那处先前早已觅得玄石,但也遭遇了此般情形,所以才未能留住此物。”

    陆离一想,点头道:“极有可能。”他一抬头,“若是此物再出现,令下面弟子将之守住如何”

    白微摇头,这其实守不住的,人道修士碍于约议不出手,但无情道众和妖魔可不会不动作。

    而且现在这个情况,看去玄石只要与他们稍有接触,就会移去别处,是以就算把此物拿到他们面前也是无用。

    他思考片刻,道:“看来唯有等下了,看情况会是否会发生变化。若元玉一直这般游转不定,那任谁也无法得手,那时我等必得与人道元尊再见上一面,才好决定了。”

    而另一边,袁震因为不曾在玉京及应部之中找到玄石,本以为此次已是无可能获得此物,心下无比失望。

    就在他准备弃了这个念头,准备转过头来与刘雁依见个胜负时,忽然感得有弟子向他祭告,说是收上来的一枚玄石忽而绽放灵光,且除了寄主,外根本无法触碰,其玄异之象,与他之前交代的十分相似。

    他听闻之后惊喜非常,以为方才是灵物自晦,所以不曾找了出来,当即遣得分身上前拿住此物,准备将之立刻送去两位道尊那处,若是成功,那么自己也可以立刻退走,等有机会再回来做那未尽之事。

    荒界之内,邓章、萧穆也是盯着布须天中一应变化,元玉无论落到哪一家手中,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若有机会阻止,那必会上前动手。

    而袁震这一动作,他们也是有所感应,可出于谨慎,并没有马上采取动作,而是先行察看,可结果却是如同人道元尊与先天妖魔遭遇一般,最终看到得只是一枚寻常玄玉罢了。

    而此刻在洲陆之上,袁震正身还在躲避刘雁依剑光追袭,他见得真正玄石出现,本以为可以立刻借此离去,可结果却是令他愕然。

    这心神之间的一丝动荡,其动作不免出现一丝迟滞。

    与敌相争,岂容出现一点差错霎时间,一道剑光已然斩杀到了他面前。

    他不由一惊,明白若是自己这一次应对失当,那么下一步定是会被困到方才那等剑锁之中,当即收了心思。凝神伸指一点,将这剑光及后续攻势尽数化为虚无。

    正要再度遁走,可小半边法身无声无息断裂下来,心下一震,哪还不知,自己一个不防备,又一次中了那等搅乱感应的神通算计。

    下一刻,无数剑光上来,顿时将他绞成了一团破碎气团。

    他忙是祭动根果,妄图躲避,可这时却骇然发现,此举并没有任何用处,显然是自己根果落处早已被对方算定了。

    随着那一道道剑光落下,不断绞磨精气,场中散碎气团逐渐被削减下去,有十余天后,终是彻底不见。

    之间天宇之中清浪一卷,刘雁依显身出来,一轮轮剑光经天而过,全数回到了她背后,在那里放出灼灼光华。

    将这名大敌杀死,却是消去一个未来大劫。下来她已是可以回转山海界,不必再理会外间之事。

    不过她心思转过,却并不想这么快就离去,此处灵机兴盛不说,天材地宝也是数之不尽,便想要磨砺斗法之能,也有无数异类凶怪做对手,实是一处修行的好去处,倒是先不用急着离去。

    有了这番思考后,她遁光一起,便又往白芒山回返。

    此时此刻,元玉在数次挪转之后,却是又出现在了一名散修门下弟子手中。

    现如今所有在洲陆之上的修士已都是得了传告,若有见得元玉,千万将之守好,要是自家无法保全,可以将得有玄石的弟子护送至师门乃至上境修士处,事后自会有大赏赐下。

    这散修知道此物极为烫手,将此事及时上报之后,立刻开始加固阵法,并以善功换取相距不远的修士前来帮衬。

    张衍与旦易三人这一次在感得底下弟子报上此事后,却没有再去确认。

    他们已是发现,似乎只要自己观望或是感应此物,就会使其遁走。

    这里最麻烦的,却是其他真阳元尊若是发现这里有异,那根本不必派遣门下弟子前来抢夺,只要先作法观望,此物就会挪去别处。

    是故他们彼此之间若是互相搅扰,只要这玄石还是这般躲来避去,那结果就是谁都无法得到。

    这期间也不是无人尝试玄玉将带了出来,送去门下弟子处保管,可结果出了布须天,那玄石根本不会寄托其上,由于这般只会便宜了其他实力,所以最后只得又送了回来。

    此等局面僵持有半载后,终是有人先忍不住了。

    青穹天外,一道灵光骤然闪现,却是出来一名金袍道人,其对云中宫阙言道:“旦易道友可在”

    旦易有所感应,动念之间,已是来至外间,他打个稽首,道:“原来是太一道友,不知道友来此何干”

    太一道人言:“我到此之目的,道友又岂会不知”他目光往他处看了几眼,又道:”还是等另外几位道友到来后,再一并交代吧。”

    话音才落,张衍、傅青名、乙道人三人接连出现在宫城之前,四名真阳修士齐现于此,一时金光耀耀,过去未来,万事万物似皆混淆在了一处。

    旦易沉声道:“尊驾有何话,如今可以说了。”

    太一道人看向众人,言道:“诸位元尊,现下元玉虽出,可此一纪历情形却上一纪历大不相同,谁也难以预料此物居然会避过我等,当日约议,本我两家之事,可如今任哪一方也无法绕了过去,故今我欲召集诸位元尊,商议解决此事。”

    傅青名面无表情道:“其实只我两家约议也未尝不可,有太一道友在此,实也不必畏惧无情道众与域外魔物。”

    太一道人目光一闪,呵呵一笑,道:“诸位驻世永寿,一身功行得来何其不易,能以言语解决之事,又何必动手厮杀”

    张衍淡笑一下,若是他们与先天妖魔联手,再加上太一金珠,镇灭另外两家是十分可能做到的,太一道人之所以不愿意这么做,不过是不想无情道众与域外天魔被灭而已。

    因为其是知晓的,只一枚元玉尚不足以助其成道,这需得胜过人道几次方有可能如愿。

    只如今又有先天至宝出现,其恐怕也是畏惧此中变数。

    便不提这个,人道势力增长,这显然不是其希望看到的。而若有这两家加入进来的话,却是能利用几家矛盾从中渔利,还能在某种程度遏制人道。

    他起神意传言旦易等人道:“诸位,若是元玉未出之时,或还可能坐下一谈,而如今元玉已出,绝无哪一家会愿意坐视此物落入他人手中,此事非是靠言语所能解决的,终究还是诉诸于武力,不过眼下暂且先答应他,我尚无法尽灭外敌,有些事还是提先谈上一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