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八章 道转界变落玄空
作者:误道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8-01-06
    张衍继续观向那造化精蕴之地,因是无有气机进驻,其已是回了原来,变得清澈澄明,似有若无,需得凝神专注,再可观得,而若稍稍分心,似就要从感应之中消失。

    而原来神意之中所观想出来的,因是走在了岔路上,所以一切都是要设法扭正,可如此费心改换,还不如就此散去,

    只是一旦重头来过,这意味着前面所做前功尽弃了。

    这没有什么好可惜的,世上永无什么至真之理,修道人认知本就随着道法提升而不断改换的,假设在这一次观想过后,他又发现了瑕疵,或者有了进一步的认识,若是有必要,他仍会毫不犹豫将之推翻。

    他在这里不仅仅是为探求真道,同样也是在与一个看不见的对手斗法。

    此中较量,比在外间争斗更是凶险百倍,稍有失错,恐怕就会永远沉陷于此,这里可没有任何侥幸可言。

    在重作观想后,随着沉浸日久,他觉得此物又渐渐变得清晰起来,此时他心头浮起一个感觉,似是自己已是能够抛却眼前,去到那下面那更为深广之地,并借此窥望到更多玄妙至理。

    但他却是丝毫不为所动,仍是执着于此。

    在下来观想过程之中,他再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好像那背后之人已是完全销声匿迹了。

    他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每回观想一段时候,他就会从中退出,整理思绪,并察外间看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变化。

    不过除了天机更为混淆之外,其余事情一切如常。

    只是某一次退出查看之时,却忽然发现整个天地隐隐然有了一丝变动。

    他神情微微一动,不由往某个地界看去,“这是”

    当年人道开辟大天,合于布须之中,在此无尽界域之中,照理已应是最高层次,可在过往流传下来的玉册之上,说是大天之上尚有浑天。

    所有大能只是隐有感应,自有记载以来,从未有人真正见过此处,可就在方才那一瞬之间,这等感应却似清晰了几分。

    到他的这等境地,无所谓长短瞬间,只要能察觉到,自是能把一切看得清楚,除非是有同等乃至超越自身的伟力干涉,

    他这时试着再想去观察,却仍是如以前一般,只有模模糊糊的感应。

    他不由思索起来,方才那等变动,那就定是现世之中有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发生,只是天机被蔽,无法推算出具体结果。这或许又是那背后之人发动的手段,但他却不怕此人动手,其越是如此,越是说明自己走在正确的路子上,所以对方才要使出手段进行干涉。

    他心中一转,把追索心思放下,这刻不宜分心查看,否则只会被对方牵着走,只要自己能寻求到真道,所有这些都不是问题。

    昆始洲陆。

    碧羽轩弟子韩定毅正驾驭玄光,在深沟裂涧之中穿行,找寻攀附在山壁之上的灵药宝材。

    如今山海界不少宗宗派都是下界采摄宝材,以供宗门修行之用。但这并不是容易做到的,因为昆始洲陆上凶兽横行,门中若无大修士坐镇,可谓是寸步难行。

    索性碧羽轩为溟沧派下宗,无需为这些事担忧。

    如他现在行走的地界,早就是被溟沧派大能修士提前扫荡过一遍了,而留下的一些道行不高的异类妖邪,只靠碧羽轩自己就可以解决了。

    正飞遁之间,他忽然见得崖壁之上有一个缝隙,本来似这些地界山间极多,他也没怎么留意,可却忽然见得其中有一道灵光闪现,极似内中蕴藏有什么宝物,他心中一动,放了一枚符箓入内,待见得内中并无什么异常,这才放心,起得法力一催,就往里遁入。

    沿着崖缝往里行进,初时四周还十分狭窄,可越往里走越是宽敞,好似里面别有洞天。

    他猜测自己可能到了了某处未曾探查的地界,振奋同时,也是暗怀警惕,将一枚护身法符拿捏在手,若是见得不对,他准备立刻遁行出外,招呼宗门前辈或是上宗修士前来探看。

    在飞遁有一炷香后,前方有天光映现,知是到了出口,他缓缓行进,在最后踏出一步时,却见是到视界一开,面前显现出来的乃是一片滩涂,随着他到来,惊起了一大群飞鸟。

    他看有片刻,忽然想起什么,猛然回头一望,身后哪里还有什么崖壁,只是一片蔚蓝大海,天际渺远,碧空之下,近岸礁石岛屿若隐若现。

    他心下一惊,试着感应了一下,并没有感受半分灵机存在,似是一个灵绝之地。

    他往四周望有几眼,暗自琢磨道:“莫不是到了某个小界之内或是某个前贤大能遗留下来的洞府”

    他虽不曾到得过此等地界,可也是听闻过门中师长提起过,此刻倒也不慌,拿出一张符诏出来,此符乃是溟沧派赐下,只要还在布须天内,任何弟子借此返回上宗法坛。

    只是法力一转,此符却是没有任何反应,不由一怔,随后他猜测这里会否是一个幻境,这也是不无可能的。于是自袖囊之中取出一枚师长从溟沧派讨要来的破障丹药吞服下去,待运功化开药力,睁眼一看,发现这天地仍是没有任何变化,这差不多可以证明面前所见都是真实存在的。

    他不由苦恼的揉了揉眉心,难以拿准这是什么地方了。

    不过虽一时无法回得原来所在,他也是不急,他乃是掌门韩孝德之孙,自小就被送去昭幽天池修行,门中不可能放弃他,那些同道发现他失踪,若是好生搜查,不难发现那崖缝所在,所以他自觉还是有望回去的。

    而这里天高海阔,倒不如先探看一番。

    于是他将伏兽圈拿了出来,往外一扔,就有一头青鹞飞出,就踏上其背,往高空遁走。

    他只是玄光境界,门中不可能给他太过厉害的禽鸟,所以这一头仅只是用来代步,并不能成为他斗战助力。

    行走半日后,他见得远空有一艘大舟正劈破斩浪而来。

    一见此物,他便明白此间亦智慧生灵,但他没有暴露自身行迹,拿一个法诀,将身影隐了去,并朝那大舟仔细打量了起来。

    这大舟这无帆无浆,前面由三十二匹奔马拖拽,这些神骏生灵身姿矫健,身上长有一层细密的蓝色鳞片,在海面上奔驰如飞。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在布须天时,什么养稀奇古怪的异类凶怪的物类都有,他早已是见怪不怪了,只是出身碧羽轩,因为功法和喜好之故,对这些天生有异赋的生灵难免格外关注。

    好一会儿,他才把目光移开,见这舟身两旁各自驾着三十具大弩,上面一根根箭枝竟有两丈来丈,看去黝黑光亮,并透着一股血腥气,这当是用来对付什么身躯较大的凶怪的。

    而甲板之上有人来回走动,其身形样貌与生人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其无论男女,装束都极为华美,便是一些仆从衣饰色彩并不艳丽,可细节也是十分丰富,或许是风俗不同,一些女子十分大胆的露出白皙肩膀与手臂,这令他不觉皱了皱眉。

    他听了一会儿,发现舟上之人都是操着古怪语言交谈,于是拿了一枚小镜出来,对着对方一照,再往自己眉心一贴,霎时便就明白了此中诸人言语,听了一会儿,他也是若有所思。

    正观察之时,忽然之间,底下海浪毫无征兆地分开,一头有类水蛭的巨怪突然窜出水面,只展露在外的肢体就足足有十余丈之高,一口就将前面奔行骏马吞去小半数。

    舟上之人顿时大呼起来,少顷,听得破空之声,那一发发锋锐弩箭已是射了出来,巨怪身上很快插满了箭枝,有几枝甚至将他躯体射透,有类似血液的浓浊蓝水流出,只是这些伤似并未能对此怪造成什么太大伤害。

    韩定毅在旁边观察下来,发现或许是因为没有灵机的缘故,这头巨怪不过是体型大了一些,并没有任何神通威能,仍是肉体凡胎,其实并不难以对付。

    他想了一想,觉得这或许是一个和此间人打交道的契机,法力一转,一道玄光横过而过,只是一卷,瞬间将这头凶怪上半身融去。

    船上之人见此景象,一时都是惊住。

    韩定毅一拍青鹞,缓缓落在舟上。

    此时舟上之人望向他的目光既有畏惧,又有崇敬,一名衣着华贵,三旬年纪的英俊男子走了出来,对他作了一个拜揖,小心翼翼道:“多谢贵人相救,敢问贵人如何称呼”

    韩定毅自青鹞背上下来,他不欲交代太多,只是随意几句应付过去。

    那男子不敢多问,见他似无离去之意,既觉高兴又觉惶恐,特意将自己所居的舱室让了出来由他落脚。

    下来几日,韩定毅通过与此辈交流,方才了解到,似是因为灵机缺失的缘故,此方天地并无修道之人,而都是以血脉为尊,血脉贵者,可以施展各种玄异之能,甚至会变得与异怪仿佛,血脉弱者,也可种下从各种凶兽乃至神怪身上剥离出来的血引,也可具备此等能耐,只是相比前者而言,潜力有所不足。

    舟上之人之所以对他十分畏惧,就是因为从表面看起来,他应当是少有具备神怪血脉之人,这等人一般都是出自血裔大族,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攀附的上的。

    只是令他心惊的是,只从此辈言语中看来,传闻中一些血脉尊贵之人,所能展现出来的威能丝毫不下于一些上境修士了。

    他感觉此方天地似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心下忖道:“此些人限于自身格局,所知也是不多,其等似乎是去一家宗派求取血引,我正好随得他们同去,看能否查探当出更多详情,等有机会回去,再把谢谢报于门中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