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九章 合宗齐来为神安
作者:误道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8-01-06
    江吾等四人当天便开始召聚六大宗派之人。

    因为这一次遥星上宫无比重视,所以其余五宗就算心中不愿,却也不得不来,可是为了表达不满,却都是一个个能拖就拖,所以当六宗之人齐聚离阳血宗时,却又是过去了半月之久。

    不止如此,每个宗派只是象征性来了一个人而已,宗主都不曾出面,态度可谓异常敷衍。

    江吾对此十分恼火,因为如果他判断为真,那么时日每迟上一分,魔神就多一分入世可能,而这些宗派居然完全不顾大局,其也不多想一想,魔神一旦降临世间,其又怎可能独善其身

    可尽管他对此辈痛恨异常,但对其等也无可奈何。

    五宗宗主与他同样都是上宫长老,所有人都是平起平坐,这次要不是有上宫法谕在,恐怕压根不会来理会。

    好在每宗虽只来了一人,但这股力量也不算小了,再加上离明血宗作为上禀此事一方,也必须出是得全力的,他认为当是足够压倒那些疑似魔神信众之人了。

    待得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就作法唤动海下神怪,乘渡攻城山舟往张蝉等人所在海域而来。

    芎陆地底深处,司马权正在某一处洞窟之中行进,这时忽然停下,往某个方向望有一眼,暗道:“终于要来了么。”

    他虽然人在外面,可无数魔头却是潜伏在离明血宗之中,并且那里还有大量被魔气侵染的弟子,借助这些,他随时随地可以留意到此间一举一动。

    上层举动下面弟子当然不可能完全知晓,但五宗之人到来,这是瞒不过去的,再加上前番方才去试探己方在此的驻地,却是不难判断出来,此是准备有大动作了,目标为谁,已是不言而明。

    他当即召来一只魔头,将意识灌入其中,随后命其回去传命,好令张蝉等人提前做好准备。随后伸手一拿,自洞壁之上抓拿了一把晶玉上来,言道:“看来得动作快一些了,说不定还能赶得上。”

    之前他不曾回去,实际一直外搜集这些玉砂子。

    因为缺少这方天地灵机之故,阵法一直只是依靠先前带来的法器和地火之力维持,要是平常还好,可是这并不足以应付一场大战。

    他认为这天地之中有此东西,那么一定是有其源头的,后来经过无数魔头探查,才是发现,这等东西,其实从虚空中来,而且是所神怪带来的。

    这些虚空之中诞生的神怪达到一定境地后,就会不自觉吸引一些天地星辰精气,但是其自身依靠的是先天之能,所以无法炼化这些东西,如此便沉淀下来。

    而当这些神怪终灭崩毁或是在各处天地被杀死之后,这些不曾炼化精华就流散了出来,而在沾染了世上浊气或是被某些天材地宝吸引之后,才最终形成了眼前这些东西。

    由于此中杂质颇多,此界之人,又不修灵机,注重的乃是血脉,所以根本没想过用此物来提升实力。

    然而修道人却就不同了,只要稍加祭炼,就能将之化为类似灵机之物,并为自己所用。

    不过这些终归非是天然生成,只是神怪精气所化加后天所化,所以对韩定毅这等低辈修士来说有些用处,可等到了他们这等层次后,非但无法用来炼化,还会导致自身气机不纯。

    可尽管如此,其总是一种能够代替灵机的物事,却是可以用来帮助阵禁转运。

    他之前已经找到了数个大量生成玉砂子的地界,却哪一处比得上眼前所见,想来是地表之上容易被人采集得去,这里深入地底,亘古以来无人发现,所以才有这般规模。

    他吹出一口气,随着一股阴风刮过,洞壁之上的玉砂子簌簌掉落而下,仔细观去,可见每一颗被炼去了原本杂质,逐渐变得通透明润起来。

    而一边,自江吾、凤栗二人来过之后,张蝉等人就看得出此辈不会善罢甘休,是以这些时日都是在不停修筑阵法。

    要是放在九洲之上,这么多天过去,又有他们这许多修道人在此,那稍微粗陋一些的山门大阵都立起来了,可因缺少灵机之故,不能指望这阵法能对来犯之敌造成多少威胁,只能往陷迷颠倒等地方想办法。

    高鉴封这时见有一只魔头入得阵来,随后一股意识传入脑海,他神情一惊,大声道:诸位真人,掌门方才传来消息,说是六宗之人聚集一处,正在往我这里,似要有什么大动作。”

    张蝉感应了一下,发现布置在离明血宗附近的金虫没有任何反应,他再从更远地方调遣金虫过去,仍是什么都望不见,但这反而说明了有问题,立知此事不假,他道:“诸位,准备迎敌吧。”

    墨隽言道:“蝉真人,现在如果硬撼六宗之人,恐怕人略显不足,是否要把司马掌门唤了回来”

    张蝉一想,回道:“不用这个时候,有司马掌门在外策应,反而对我等有利,而且有什么消息,也能立刻得知。”他看向诸人,“对于此辈,我等不早是准备好了么,又何须畏惧。”

    六宗之人若是齐来,他也没有把握可以抗住,好在他们也不是没有后援,这几日,又有三头古妖到来,实力着实加强了不少。

    华英翎笑道:“能有两月余安稳,已是惊喜,不必奢求太多。”

    张蝉道:“说得是啊,要是顺利,法坛只要再有三四十日就筑成,我等也无需求胜,只要撑过这段时日便好。”

    约是一个时辰过后,阵外忽有一物飞来,众人本还以为是六宗之人到了,然而一望之下,才发现那是一驾飞舟,只是上面并无人影。

    华英翎若有所思,回转头道:“蝉真人,这恐怕是司马掌门送来的,这上面或许有什么东西。”

    张蝉精神一振,关照道:“放了进来。”

    听他之命,卢化安立刻上前开了一个门户,任凭法舟入内,发现其上盛满了晶玉一般的小珠,尽管大小不一,可俱是光华隐隐。

    韩定毅惊讶道:“玉砂子”

    张蝉上前一抓,感觉到一股驳杂灵机散开,哈哈一笑,道:“好东西,送来的正是及时,有了这些,可以使大阵运转多维持一些时日了。”

    现在六宗之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故他也没有迟疑,立刻请华英翎将此事安排下去。

    司马权这次搜罗来的玉砂子事先已祭炼过了一遍,而且挑选出来的俱是灵华精蕴饱满,在众人合力施为之下,不过两个时辰之间,整个阵禁已是改头换面,显示出了几分大阵原本该有的气象。

    又是半日过去后,海面之上终是有了动静,有隆隆之声传来,不过每一下都间隔颇长。

    张蝉注目观去,只见一头庞大无比的神怪在海中跨步而行,其肩背之上却是抗有一座大城,另有数十头类似大龟的神怪,也是拖山驮宫而来,可以见得,其等所过之地,可见大气扭曲,海水沸腾,仔细感受了一下,隐隐约约有十数股强横力量透显而出,显然此次来犯之敌不少。

    公玄等人此刻也是看到了这个景象,心中暗暗庆幸,亏得司马权早半日将玉砂子送来,这半日极为关键,前后相较可是大不一样,要是对方造早一些来攻,那可能就是另外一副局面了。

    张蝉想了一下,自己这边直接等上对方找上门来,那也太过被动了,哪啪拖延一下也是好的,当即招呼了一声,命两头古妖出外迎敌,并关照其等若见机不对,就设法逃回,不要死拼。

    这两头古妖一唤西逍大圣,一唤啄瑚大圣,听了他吩咐,立刻雄声扬气道:“我等遵令。”

    它们识忆早就被张衍伟力改换了,自身没有什么生死概念,只要张蝉等人吩咐,就绝然不会退缩,奉命之后,当即从阵中出去,朝着那神怪到来方向奔去。

    张蝉则是在后面仔细看着,要说古妖斗战能力有多高,倒也不见得,只是各有神通异赋,而且本元精气不耗磨干净便不会真个灭亡,借用此辈试探对面本事可是再好不过。

    江吾等人站在神怪所驮大城之上,底下之人看见前面有两人飞来,问道:“长老,有敌飞至,可要派人前去拦阻”

    东恕在旁边道:“可先去遣人一问,若是愿意降顺,也可免去一战。”

    他此言一出,六宗之人都是纷纷赞成。

    江吾目光落在旁边同为长老的问谯身上,客气言道:“那就请问长老前往一行,如何”

    问谯点了下头,单间其背后有璀璨虹砂徐徐布开,转眼变作三对翅翼,身形i一纵,腾空而起,就在众人目光之下往来人迎去,随后两边遥遥停下,似在说什么话,但是过了一会儿,两边却是不约而同动起手来。

    江吾仔细看着,见对面两人都是变化成了从未见过的神怪模样,开始问谯以一敌二,丝毫不落下风,并且几次抓住机会下得重手,就将对方打得哀嚎连连,凄惨无比。

    可是渐渐他却察觉到了不对,对面那两人不管怎么受创,都会在不久之后恢复过来,看去斗战之能与原来没有什么分别,反而问谯因为几次施展血脉秘术,却是看去有些不如最初了。

    江吾神情凝重起来,感觉有些不妥,立刻道:“东恕长老,情形不对,还请你快些上去支援问长老。”只是他话音刚落,场上情形突变,就对面一头神怪突然一张口,就将问谯整个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