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3章 那我就等舅舅的消息了
作者:菠萝饭的小说      更新:2018-01-22
    宁仪韵见到这与自己有五分相似,相貌出众的男子,心中便猜到这就是他的舅舅苏承庭了。

    她迎上前,曲了个膝:“舅舅。”

    “快起来,见舅舅,哪里来那么多礼?”苏承庭问道,“仪韵,你怎么独自一人到驿站来寻我?刚刚石柱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信,出了什么事?你娘怎么样?”

    “我娘挺好的,还让我给舅舅带了封信,这次我来找您,确实有事,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合适的说话地方?”宁仪韵问道。

    苏承庭思索片刻:“这驿站你进不来,不过旁边就是一座酒楼,你随我来。”

    宁仪韵应道:“嗳,好的,舅舅”

    雨已经停了,宁仪韵合上伞把糕点递给苏承庭,她说同苏承庭说,这是她带苏承庭带的糕点。

    苏承庭乐得哈哈大笑,直说自己活了那么久,终于也有晚辈给他捎点心了。

    说了几句话,宁仪韵和苏承庭便去了驿站旁边的酒楼。

    这酒楼名为兴隆楼,规模并不大,却也有上下两层,苏承庭和宁仪韵上了酒楼两层的雅间。

    “仪韵,快坐,”苏承庭请宁仪韵坐下,又点了些饭菜,“难得你来寻我,我们舅甥俩还没有一同吃过饭,今儿啊,舅舅做东,我们边吃边说。”

    宁仪韵笑道:“今儿是仪韵来拜访舅舅的,倒是让舅舅破费了。”

    “不必同我客气,能有机会请你吃顿饭,舅舅只觉得欢喜。”

    苏承庭说道:“如今,我没有父母,没有家室,更没有子女,在这世上,除了你娘和你,我就再也没旁的亲人。

    我没有子嗣,你是我姐姐的女儿,就是我唯一有血缘的晚辈。

    可惜我虽是你嫡亲的舅舅,一年之中,也只有过年的时候,可以看看你。”

    苏承庭哈哈一笑:“能请我家外甥女儿吃顿便饭,舅舅觉得高兴,若不是因为你是女儿家,不能多饮酒,不然定然要找你喝上几杯,不醉不归,一醉方休啊,哈哈哈。”

    宁仪韵见苏承庭虽带着几分市井之气,却又不失豪爽,便也笑道:“今儿见到舅舅,我这做外甥女的,也高兴的很。”

    苏承庭说道,“可惜我姐姐没有来,不然我们姐弟舅甥,也好团聚团聚。”

    “嗳,我娘留在府里,她让我代她向舅舅问好。”宁仪韵说道。

    “仪韵,说起来,你今日为何独自一人出来寻我?你娘为何没有出府?”

    “舅舅放心,我娘现在正在秀兰院中等着我回去,她一切安好。”宁仪韵说道。

    “是吗?”苏承庭想了想,摇摇头,“仪韵,你莫要瞒我,那你为何要独自一人出府?身边也没有跟个婆子丫环之类,你好歹是官家小姐。

    我虽然只是个驿夫管事,但见过的人事却是不少,以前,做驿夫的时候,因为要送邸报公文和官员私信,也常常去那些官员的府邸,对里头的规矩也是知道一些的。”

    苏承庭顿了一下:“按道理,官家小姐出门,总得有人跟着。阵仗大的,能跟着一溜串婆子丫环的。随意一点的,也得有个贴身丫环跟着,哪有你这样个人出门的?你爹好歹也是个五品官。”

    苏承庭朝宁仪韵上下打量了一下,见她身上一件浅黄素锦的襦裙,已经洗得有些发白了,头上一点装饰都没有,比京城普通殷实人家还不如,浓眉便簇起。

    “宁家苛待你们母女二人了?”

    宁仪韵筷子顿了一下,心中暗道,自己这舅舅性子爽朗,却也心细,那么快就看出宁仪韵母女二人在宁家的处境。

    爽朗心细,想他从普通的驿夫做到管事,得了驿承的赏识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若是苏家当年没有受到贪墨案的牵连,那苏承庭也能受到良好的教导,继续家业,将家里的生意发扬光大。

    可惜苏家落败,苏承庭父母双亡,靠做丫环的姐姐接济为生,他为了生存去做了驿站的民夫,没受什么教育,终日混迹驿夫之类下九流的人群,身上自是带了些市井之气。

    然而心细爽朗,人也能干,终于成了驿站的一个管事。

    也不知她那去世了的外公外婆是怎么样的。

    一对儿女,女儿容貌出众,性格温和,儿子英俊能干,想她外公外婆也一定是相貌堂堂、能干聪慧的一对恩爱夫妻。

    可惜造化弄人,家底败落,苏家一双儿女的人生也彻底改变。

    宁仪韵心中唏嘘,却听得苏承庭叹了口气,又说道:“是近来如此,还是一向如此?我每年问姐姐,她都说日子过得极好的,什么都不缺。每年过年的时候,宁府让我去看你们,你们娘俩都光鲜得很,怎么今日会是这般模样?”

    宁仪韵说道:“我娘是不想让舅舅担心,越是亲人,越是自己在意的人,就越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受得苦,免得他担心牵挂的。”

    “倒是我大意了,”苏承庭说道,“当年我是靠姐姐的卖身钱才活下来的,后来又靠姐姐的接济,我这辈子欠了姐姐不知多少,偏偏她什么都不要。

    过年的时候,我要给她银子,好说歹说让她收下,她却最多就收个几两,意思意思,我也不知如何回报她?”

    “我娘大概是希望舅舅自己能攒些银子。”宁仪韵说道。

    “呵呵,我要银子做什么?一个男人孤身一人,吃住都在驿站,有了银子也是出去喝酒吃饭,她在宁家才需要银子。”

    舅甥二人说了几句话,宁仪韵从怀中将苏芝如写给苏承庭的信递给了他。

    苏承庭接过信,迅速开了起来。

    看完之后,苏承庭疑惑道:“仪韵,你娘是要在宁府外,置办产业?不对,若是置办产业应该是盘下一套宅子才是,为什么是临时租的。”

    “不瞒舅舅说,是我想在外头租一间民居,以备不时之需。”宁仪韵说道。

    “不时之需?”苏承庭问道。

    “恩,万一哪天出了宁府?也不至流落街头,”宁仪韵说道。

    “什么?”苏承庭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出宁府?流落街头?究竟出了什么事?仪韵,你爹、你嫡母对你们做了什么事?赶你们出府?”

    “不是,是我自己想出府。”宁仪韵说道。

    苏承庭重新坐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于是,宁仪韵便把宁府发生的事情,一一告诉了苏承庭。

    包括她及笄之前,她和苏芝如被丢在秀兰院里,吃穿度用都是极差;她及笄以后,宁贺给她送了衣裙首饰,却是想把她当做筹码送出去当妾,换取仕途上利益。

    “啪。”

    苏承庭把筷子猛然搁到了桌子上。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

    仪韵,就算你是庶女,也是他宁贺的女儿,虎毒且不食子,他怎么能把自己女儿往火坑里推?”

    宁仪韵叹了一口气:“舅舅,我不想走上这条路,所以想离开宁府。”

    苏承庭说道:“仪韵,既然宁贺有心把你送出去,定然是不会让你离开的,你怎么能出府?”

    “现在还没有法子,”宁仪韵抬头眼中眸光闪亮,说道:“不过必然会有法子的。”

    “好,仪韵,你放心,这租屋子的事情,舅舅帮你留心着。

    你舅舅没什么本事,在这京城里,地头还算熟,这租屋子的事情,舅舅定会帮你办妥。”

    “多谢谢舅舅了。”宁仪韵喜道。

    “我先打听着,等有了眉目,我再想法子去宁府递消息,”苏承庭道。

    “嗳,”宁仪韵说道,“那我便等舅舅的消息了。”

    还在找”庶女荣宠之路”免费?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