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荣宠之路 148 他作出了个疯狂的决定
作者:菠萝饭的小说      更新:2018-02-02
    她被自己的母亲收为义女,名义上便是义妹,虽说不是亲生,义妹也不用入族谱,但是他们毕竟挂了这么一层关系,而是世人都知道。

    若是他和她好了,是不是会被世人所诟病,他的爹娘也一定不会同意。

    况且,如今定安侯已经向她提了亲,定安侯一定也是极为喜欢她的,他能挣得过乔安龄吗?

    他的妹妹温明玉曾经同他说过,她和定安侯是互通了情意,他还机会将她的芳心争取过来,让她喜欢上自己吗?

    他性子一向严谨,处事从来有条不紊,不缓不急,这似乎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挣扎纠结。

    看着宁仪韵渐行渐远的背影,他的心似乎有被什么攥住了。

    须臾之间,温伯瑾作了一个此生最疯狂的决定。

    他性子刻板,循规蹈矩,从来做过这么疯狂的事情。

    定安侯虽然已经提亲,但提亲只是三书六礼的第一步,后面还有一串的礼数。

    左右定安侯是两日前去提的亲,若是他现在也去提亲,说不定还有一丝儿希望,若是不去,等他们真的成了亲,他就再无任何可能了。

    就算不成,也要试一试。

    这么想着,温伯瑾的脚步掉了一个方向,他去了永宁侯府的正院。

    永宁侯现在不在府里,温伯瑾便打算现找他的母亲永宁侯夫人温陶氏,他先说服自己的母亲,等自己的父亲回府之后,他便立刻去找永宁侯。

    温陶氏一见到自己的长子,便温和笑道:“伯瑾,你来了啊。”

    温伯瑾说道:“娘,我有事同你说。”

    温陶氏笑道:“娘也有事同你说,是大事。”

    “大事?”温伯瑾疑惑的问道。

    “来,”温陶氏说道,“过来坐。”

    温陶氏把温伯瑾拉到一张锦凳上坐好,自己也坐到了旁边的锦凳上。

    “大事,关于你的婚事,”温陶氏说道,“关于你的婚事的,难道不是大事吗?”

    “婚事?”温伯瑾蹙了下眉,说道,“娘,我”

    温陶氏打断温伯瑾的话:“别同我说什么你还不想成亲什么的话,你年岁也不小了,听娘亲把话说完。”

    温伯瑾说道:“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娘”

    温陶氏又打断温伯瑾的话说道:“伯瑾啊,一同你说亲事,你就一副不耐烦的模样。今日娘一定要跟你说,不管如何,你给我仔细听着。”

    温伯瑾吐了口气,说道:“好,娘,你先说,你说好之后,我再同你说。”

    温陶氏满意的点了下头:“好,你听娘跟你说,给你物色媳妇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

    你也知道,你那过了世的祖父,在朝中并没有担任什么要职,你爹也是一样,每日要做的琐碎事务很多,但也不是什么要职,我们永宁侯府是世袭罔替的侯门,传了也有十几代了,然而在京里的地位却是越来越低,在京城有已显出颓势来。

    我和你爹就是担心着永宁侯府的将来,怕有朝一日永宁侯府会没落。”

    永宁侯府的现状,温伯瑾作为永宁侯世子,自然也是知道,听自己娘亲提起此时,不由垂了一下目,说道:“娘,儿子是永宁侯世子,重振永宁侯府的威名,儿子责无旁贷。”

    温陶氏笑道:“是,是,娘的儿子是麒麟之才。

    不过,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我和你爹就想了联姻。”

    “联姻?”

    “娘和你爹想着,通过联姻啊,为你找一份助力,”温陶氏说道。

    温伯瑾急忙道:“娘,我并不需要通过联姻来找助力。”

    “呵呵,”温陶氏柔和的笑道,“伯瑾啊,娘知道你能干,将来整个永宁侯府交到你手上,你爹和我都放心。只是永宁侯府日渐式微,若是能通过联姻,回转永宁侯府的颓势,那对永宁侯府有百利而无一害。”

    温陶氏慈爱的朝温伯瑾看着,说道:“伯瑾,你莫不是担心爹和娘,为了联姻,会给你找一个不贤惠的妻子,你放心,你是我儿子,我哪里能不为你着想。娘在为你物色亲事的时候,联姻只是一方面而已,娘总是会为你选一门让你称心如意的婚事。”

    温伯瑾嘴唇紧抿,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仿佛是刀刻出来的佳人一般。

    “这回啊,娘替你物色的人选,是工部尚书孙家的长女。工部尚书孙大人,年纪尚不到四十岁,已是掌管实权的二品大员。他才四十岁,再往上啊,就是一品的丞相。

    很多人都说他是将来的丞相,就是现在卢丞相卢修远的位置。卢修远在朝堂中,是个什么地位你也是知道的。整个大楚朝,大约也知道定安侯才能与他相提并论了。”

    温陶氏说道:“当然,定安侯府是侯爵,我们永宁侯府也是侯爵,不过差别大了,我们永宁侯府自是不能同定安侯府相比的。”

    听温陶氏说到乔安龄,温伯瑾不由一滞,刀刻般严肃的表情,显出几分不自然来。

    温陶氏接着说道:“这孙大人家风也很正气,他有一子一女,都是嫡出,我打听过了他的儿子,年纪跟你差不多,性子也沉稳,也是个有出息的。”

    “呵呵,”温陶氏又呵呵轻笑一声,说道:“娘啰里啰嗦的说了半天,还没有说到人家姑娘。娘同你物色的就是这位孙大人的女儿。娘同你说啊,这孙大人的女儿今年十六岁,比明玉大上几个月,年纪上同你正是相当。

    孙大小姐,我曾经在诗书会上看到过一眼,是个美人,这皮肤白白净净,这眼睛大而澄澈,这身段也好,看着也是个能生养的,当时在场的有很多姑娘,娘在那么多姑娘当中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她,可不就是个吸引人的美人吗?

    这孙大小姐到底是孙大人的女儿,端庄大方,进退有度,给人的感觉,娴静优雅,也很懂礼数,说起话来,轻轻柔柔的,让人听着就舒服。娘啊,看着就喜欢。

    如今,我已经同这孙家通过气了。我们永宁侯府家风也正,孙大人夫妻对你也有所耳闻,哦,也有可能是特地打听过的,知道到你人能干,性子沉稳有度,没人任何恶习,更不像有些世家少爷那般,年纪轻轻,屋子里就弄了不少伺候的人。

    孙大人夫妻也宝贝女儿的,不愿意自家女儿成了家之后,受到委屈,他们觉得你靠得住,是女婿的好人选,也愿意同我们永宁侯温家结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