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荣宠之路 179瑞凤眼格外幽深
作者:菠萝饭的小说      更新:2018-03-02
    ,!

    “原来如此,”宁仪韵说道。

    “恩,”乔安龄接着道,“我养父母对外宣称,两年多来,他们名义上是出去游山玩水,实际上是我养母怀孕生子,而我养父去陪我养母。

    因为这是他们的老来子,所以十分珍惜,我养母有孕之初,就请了得道高僧来相看。

    高僧说,我养父养母原本命中无子,我养母腹中孩儿也是保不住的。

    想要留住这个孩子,那么怀孕,分娩,都不能呆在自己家里,必须寻一处偏僻之处。等孩子满周岁之后,才能回到家中,出现在人前。

    那高僧还说,我养母怀孕的事情,必须保密,不能让世人知晓,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样我养母腹中孩儿才能平平安安。”

    宁仪韵回道:“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高僧,这是你养父母为了给你按上定安侯独子的身份而编造出来的。”

    乔安龄把宁仪韵往自己怀里摁的更紧一些:“恩,高僧是子虚乌有的。”

    “老侯爷和老夫人的老来子,他们自然十分珍惜。会听高僧的,也是人之长情。这一切都合情合理,所以世人都会相信,”宁仪韵说道。

    “很多人信命信鬼神,对于我养父养母的说法,也完全接受,”乔安龄说道,“我养父母还宣称,出于谨慎,他们将我养到将近两岁,才把我带回来。

    当时恰巧有户人家有个近两岁的孩子夭折,我养父母就将他充做顺和郡王的儿子。”

    乔安龄顿了一顿,说道:“顺和郡王之子,在两岁不到的时候,已经夭折了,而我是老定安侯之子。”

    宁仪韵伸手摸上了乔安龄的发髻,像摸孩童一般,抚他的发髻,一直抚到后脑,用手轻轻来回安慰。

    “早已是陈年旧事了,”乔安龄道,“那时候我两岁还没有到,还不怎么记事。”

    宁仪韵道:“恩,都过去了。”

    她的呼吸细细湿湿,拂在乔安龄的耳边,让他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是温馨之中带着旖旎,格外缱绻缠绵。

    乔安龄慢慢的吐出一口气,像是释放多年来心底的压抑:“两岁不到,我还不记事,清醒的时候,从来没有记起过当时的场景,但梦中,偶尔会出现几个场景,恍恍惚惚的,看不真切,不过这场景充满悲恸气氛,有时候,醒来时,心情也莫名悲伤。

    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宁仪韵又摸了一下他的发髻,顺和郡王出事的时候,乔安龄尚不足两岁,还没有开始记事,不过大概当时场景太过惨烈,终是给他带了些许的印象,以至于他在梦中偶尔会闪过一两个片段。

    宁仪韵叹了口气,对乔安龄心生怜惜。

    她本来还想知道乔安龄和卢修远的朝堂争斗,到底和他的身世有什么关系。

    但是,现在乔安龄将自己的身世合盘托出,宁仪韵知道了乔安龄的身世,便不想再问了。

    “仪韵,我第一次和人说我的身世,”乔安龄道。

    “谢谢你告诉我,”宁仪韵说道。

    乔安龄抬起头,看着宁仪韵。

    宁仪韵便仰脸看着他,他的瑞凤眼如漆黑的夜空,格外幽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