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荣宠之路 197棋馆进贼了?
作者:菠萝饭的小说      更新:2018-03-21
    ,精彩免费!

    “呵呵呵,”男子粗噶的笑声听着有些憨傻,“还是婆娘知道我,定安侯给的那些银子珠宝,好是好,不过我更喜欢山上粗茶淡饭,打猎巡山的日子。

    再说我一个猎人挖陷阱是为了抓猎物,让我布置陷阱逮人,我是不乐意的。他们这些贵人,平日绕绕弯弯的多得是,谁想参和进去。

    本来,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下山的。”

    “呵呵呵,”男子又笑,“后来,不是宁姑娘给了我几张图纸,还说只要我下了山,就能再给我很多图纸。

    我,我这不就忍不住了么?”

    接着,又是女人的声音:“是啊,这几天你老往珍珑棋馆跑。”

    “嗳,真没有想到,这宁姑娘竟然是个懂机关的。说来奇怪,一些布置陷阱最浅显的东西,宁姑娘,却懂一些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机关。”男人的声音。

    “是吗?”

    “我估摸着,这宁姑娘大概是跟什么高人学过一手机关。

    趁着这几日在京城,住的离珍珑棋馆又近,便多去跟宁姑娘讨教讨教。

    若不是为了向宁姑娘讨教一些机关的东西,前天,我就打算回山上了。”

    女人又道:“我说你怎地还留在京城里?前天,你就把定安侯的机关布置好了,怎么还不离开。

    按照你的性子,你前天布置好了机关,前天就该走了。

    我还以为,你被这京城的花花绿绿的世界迷了眼呢。”

    男子急忙道:“哪能啊,我是有一些疑问还要向宁姑娘讨教讨教。

    这才多留了两日,明日也打算回去了

    你这婆娘瞎编排我什么?

    我说,难不成你被这京城的繁华迷了眼,不可回山上了?”

    女子道:“尽胡说。”

    男子呵呵傻笑了一下:“我胡说,我胡说,明天我再到宁姑娘那里去一次,然后咱们就回山上。”

    “你明儿还要去珍珑棋馆那里找宁姑娘讨教机关的疑问,”女子道。

    “还不止这个,”男子道。

    “不止这个?还有什么?”女子问道。

    “先前宁姑娘同我说,她已经把知道的图纸都给我了,她那儿已经没有旁的图纸了。

    不过,昨日,这宁姑娘说,她突然又想起来两个图纸,也挺有用的,她说她今日会画好,让我明日去取。她再同我说说这两张新图纸的要点。

    呵呵呵,呵呵呵,想不到临走之前,还能从宁姑娘那里弄来两张图纸。

    呵呵呵,呵呵呵。”男子粗噶的笑声,透出明显的欢喜之意。

    “你呀,瞧把你乐的,不就两张机关图嘛,至于吗?”

    “至于,至于。”

    “行,行,至于,至于,”女人无奈道,“时辰不早了,快去里头歇息去,快放下你手里的这些图机关图吧,都看了那么多天了。

    明儿咱们还要收拾东西出城门上翠云山呢,你还要跑一次珍珑棋馆找宁姑娘。

    现在还不歇息,当心明天起不来。”

    “好,歇息歇息。”

    “走吧。”

    “等等,先把这厢房的烛火灭了。”

    屋子突然暗了下来,烛火暗了。

    祁隆渊躲在窗下,程虎夫妻二人说的话,都入了他的耳。

    他心中十分震惊。

    定安侯用来抓他的机关程虎布置的,确实不假。可是这程虎话语中,竟然十分推崇宁姑娘。依程虎所说,宁姑娘知道很多程虎所不知道的机关,而且还能为程虎解答疑惑。

    如此看来,这宁姑娘是个懂机关的,而且造诣颇深。

    宁姑娘,何许人也。

    祁隆渊想到了今天白日,在郊外看到的那个娇俏的美人。

    相貌绝色,身段风流,气质高贵,自一股浑然天成的大气。

    她同定安侯并肩而立,便如同一对神仙眷侣。

    宁姑娘,珍珑棋馆。

    除了乔安龄极为看重的未婚妻子,还能是谁?

    祁隆渊心里惊诧不已。

    原本以为布置陷阱的是从翠云山上下来的高手程虎。

    原本以为同定安侯定了亲的美人只是个相貌出色,气质高贵的美人。

    没想到程虎和宁姑娘竟是认识的,而且程虎竟要向宁姑娘讨教机关问题。

    祁隆渊朝那黑黢黢的窗户看了一眼。

    原本他是想着,要用个什么法子把程虎请到战场上去,使些手段让程虎为他所用。

    不过看来,这不太可能。

    程虎一心只想住在翠云山上,过打猎为生的世外生活,不想入世。甚至乔安龄给了他许多好处,他都没有动心。他是因为宁姑娘的图纸才被诱下了山。

    祁隆渊心道,定安侯是整个大楚朝数一数二的人物,自己能给程虎的好处,定安侯更加能给程虎。连定安侯都说不动程虎,那他就更加说不动程虎。他可没有宁姑娘的什么机关图,好诱使程虎下山来。

    这美貌的宁姑娘,倒不是虚有其表,难怪定安侯阅尽美人,却对宁姑娘情有独钟。

    祁隆渊胡思乱想着,突然推开了那扇黑黢黢的窗,纵身一跃,跳进了屋子里。

    他速度极快,却没有半点声响,也没有惊动睡在里屋的夫妻二人。

    屋子里的烛火已经熄灭了,月光从窗户外洒了进来。

    祁隆渊目力好,就着皎洁的月光,将屋子里的情景看的一清二楚。

    屋子里摆设倒也精致,一张雕花书案摆在正中,角落里还有方几和几把椅子。

    书案上摆了一沓宣纸,宣纸一张张叠的整整齐齐,上头还压着一块镇纸,可见主人对这一沓宣纸的珍视。

    祁隆渊拿开镇纸,拿起那一沓宣纸,一页一页翻了起来。

    翻了几页之后,他眯起了双眼,把这一沓宣纸塞进自己怀里。

    他勾唇笑了笑,又是一个纵身跃出了窗户。

    他悄悄的翻墙出了这两进的院子,仿佛没有来过一般,除了怀中多出来的一沓宣纸。

    祁隆渊离开这两进的院子之后,转到一处街角,把方才从程虎住所中偷出来的一沓宣纸取了出来,仔细翻看起来。每张宣纸上都画了一到两张机关图。

    祁隆渊学识涉猎颇广,机关陷阱他虽然学得不深,自比不得程虎,但作为一位明将,机关陷阱之类,虽不是他多长,但也有所接触。

    他看着这些图纸,看得是一知半解,并不完全明白,但他看得出这些图纸精妙而且实用。

    祁隆渊将这些图纸收回到自己怀中,他虽然看不懂,但是这世上懂机关的人有不少,他军中好像就有两个人是懂的,等他回了军营之后,找这两个人问问就是。

    他离开了街角的,却没有回将军府,而是继续在隆升街上走了一会儿。

    夜已深,他走到了珍珑棋馆的门口。

    他听那程虎说,宁姑娘这里还有两张机关图纸。

    既然已经偷了那么多机关图,那要偷就偷全套,等他离京的时候,把所有的机关图都带到军营去,让他手下的人好生研究研究,把这些机关图用到战场里去。

    珍珑棋馆的大门紧闭,他转到棋馆侧面的院墙下……

    夜色迷离。

    宁仪韵坐在书案前,就着灯火,提笔画着机关图。

    之前,宁仪韵几乎把自己所有知道的机械图纸都画给程虎了,什么齿轮,滑轮组合之列的。后来她又想到了两个图纸,就想着再画下来,送给程虎,作为送别的礼物。宁仪韵将这最后两张图纸画完,她搁下了笔。

    她抬头看看窗户,一轮圆月月光皎洁,今夜月色真美。

    图纸墨迹未干,但是时辰已经很晚了。

    她便把几张图纸放在书案上量着。

    她正想去吹熄烛火去睡觉,突然窗口挂着的一粒小铃铛响了起来。

    “叮铃铃,叮铃铃。”

    宁仪韵一愣,这铃铛竟然响了。

    难道棋馆进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