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荣宠之路 242吕府
作者:菠萝饭的小说      更新:2018-05-11
    宁仪韵眯眼笑了笑:“大哥,你那位师傅应该很厉害吧,世外高人?”

    宁仪诚叹息道:“师傅早年受过重伤,到现在身子骨一直不好,病痛缠身。现在莫说是动武,他老人家的身子还不如一般的老人。

    他原本有一身武艺,现在身子坏了,武艺也使不出来了。

    不过这不妨碍他指点我习武。

    师傅的一次点拨就能让我收益匪浅。

    我师傅说我是个有天赋之人,其实他老人家才是个武学奇才。”

    “原来如此,”宁仪韵叹道,“听大哥这么一说,我倒是想去见见这位武学大师。”

    宁仪诚笑道:“你现在受了重伤刚醒,还是先好好养伤,等你身子养好了,你若是还想见我师傅,我便带你去见。”

    “当真?”宁仪韵眼睛一亮。

    “大哥诳你做什么?”宁仪诚应道。

    宁仪韵略微思索了一下,又恹恹的说道:“我这身子这怕要将养些时日了。”她收了伤,大概因为失血过多,浑身都没有力气,整个人软绵绵的,背上的伤也隐隐作痛,现在恐怕是出不得门的。

    就算她伤好了,江宁城这个是非之地,恐怕会出现各种幺蛾子等着她和乔安龄去处理。等她空下来,有时间去拜访宁仪诚的师傅,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宁仪诚笑着安慰道:“不急,你好好养身子,不急。”

    宁仪韵点点头:“恩。”

    “刚才还说让你少说些话的,这会儿你又说了不说话,是大哥的不是,”宁仪诚说道,爽朗的男子颇为自责,“仪韵,你还是别说话了,大哥,陪你坐上一会儿。”

    宁仪诚又陪宁仪韵坐了一会儿。

    片刻之后,他见宁仪韵露出疲倦之意,便扶着宁仪韵让她在床上躺好,然后离开了屋子。

    江宁城吕府花园凉亭中。

    吕三爷正陪着爱女吕玉兰下围棋。

    “玉兰,你的棋力又有长进了,”吕三爷两指夹着一粒棋子,落在棋盘上,慈爱的说道。

    吕玉兰得了父亲的夸赞,嘿嘿嘿的直笑,头顶上的两只双丫髻也跟着一颤一颤,明亮的眼睛弯弯的,看着甚是可爱:“那当然,爹爹,我最近可是新学了定式的,当然更厉害了。”

    “你这丫头,夸你两句,你就得意,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吕三爷的语气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眼里的宠溺之情,毫不掩饰,“玉兰啊,都快十五岁了,还是一副小丫头的样子。”

    “女儿还不到十五岁,可不就是小丫头?”吕玉兰说道。

    “都快及笄了,还是小丫头呀,都是可以嫁人的年纪了。”吕三爷笑道。

    吕玉兰嘟了下嘴:“谁说我要嫁人了,我才不嫁人。”

    “你呀,”吕三爷笑道,“现在说不要嫁人,等哪天看上了哪个俊俏的后生,就会吵着嚷着要嫁人,哪里还会想得到爹?”

    吕玉兰嗤了一声:“爹,您还下不下棋了?”

    “呵呵,下,下,继续下。”吕三爷道。

    一子还没有落下,管家匆匆跑了过来:“三爷,总督府给您下了帖子。”

    吕三爷脸上笑容一凝,脸色一冷,随即立刻反应过来,恢复了慈眉善目的模样,把一粒棋子落下。

    他状似不经意的问道:“何禄,新任的总督到了?”

    何禄道:“正是新任的总督。”

    吕三爷说道:“帖子上怎么说?”

    何禄道:“帖子上说,新任的总督定安侯在府里设宴,请江宁城里主要的商户和官员到总督府一聚。

    帖子上请三爷带了家眷到总督府赴宴。”

    “哦,是这样啊,”吕三爷说道。

    他乐呵呵的对吕玉兰道:“玉兰,三日后随我到总督府去赴宴如何?”

    吕玉兰说道:“恩,好呀。”

    “乖女儿,”吕三爷慢悠悠的和吕玉兰下完了一盘棋,才说道:“好了,棋完了,爹要去处理生意上的事情了。”

    吕玉兰嘟了下嘴,别过头,有些不乐意。

    “怎么了?输了棋不乐意了?”吕三爷问道。

    “输了棋就输了棋,没什么不乐意的,可是爹爹你怎么又去处理生意上的事了,您那做不完的生意,也不知道多陪陪女儿,下一盘棋就要走了。”吕玉兰说道。

    “爹,忙完了再来陪你。”

    吕三爷踱着悠闲的步子进了偏厅,何禄施施然跟在他身后。

    一进偏厅,吕三爷脸色骤然一冷,神色冷峻,眼中闪出冷冽的光芒,同方才和蔼的慈父判若两人。

    “定安侯到总督府了,”吕三爷说道。

    “昨儿夜里到的,”何禄说道。

    “竟然让他跑了,”吕三爷说道。

    “三爷,您说,定安侯会不会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所为,这宴……会不会,是宴无好宴啊……三爷真的要去?”何禄道。

    吕三爷说道:“又不是宴请我吕三一人,这么多人,他也不敢拿我怎么样,若是不去反而显得我心虚。不如大大方方前去,就当是寻常宴会。”

    “嗳,三爷说的是,”何禄说道。

    “今儿晚上,请江宁城的几个商户到我们吕府上来一趟。”吕三爷说道。

    “是,三爷,”何禄说道。

    “让他们务必来一趟,我要请他们继续囤积物资,这江宁城的物价该再涨上一涨了。”吕三爷说道。

    “嗳,三爷,小的这就去办。”

    三日之后,一大早,大夫又来给宁仪韵瞧病。

    “夫人身体底子好,这几日养的也不错,恢复的很好,夫人的身子已经没有大碍了,”大夫说道,“不过,夫人毕竟失了许多学,要恢复到从前还需要一些时日,还是需要将养一段时日,近日,夫人切勿太过操劳。”

    “知道了,”陪在一边的乔安龄说道,“多谢大夫。”

    “不必客气,老夫把方子改下,夫人按照新的方子吃药即可,”大夫道。

    乔安龄命人带大夫下去开药方。

    “在床上躺了还几日了,大夫说我恢复的不错,我想出去走走。”宁仪韵说道。

    “好的,我陪你走走。”乔安龄说道。

    两人走出屋子,在院子里散步。

    “仪韵,今日总督府要设宴,你身子还没有完好,就不要出席了,免得累到身子,影响了恢复就不好了,”乔安龄说道。

    “嗳,”宁仪韵点点头,“那我就安心在院子里休息了。”

    “好,”乔安龄说道,“不过今天府里有宴席,到时候人多杂乱……今天我让言林他们两个护卫跟着你,保护你。”

    宁仪韵说道:“言林是你的贴身护卫,还是跟着你吧,叫别人来保护我。”

    乔安龄摇头道:“旁人我不放心。”

    宁仪韵见乔安龄坚持,便不再反对。

    乔安龄把言林和另一个护卫叫了过来。

    言林,宁仪韵是认识的。

    另一个,护卫宁仪韵竟也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