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荣宠之路 249五楼还是卖粮食
作者:菠萝饭的小说      更新:2018-05-19
    宁仪韵换好了衣裳,从厢房里出来。

    吕玉兰见到宁仪韵便飞快奔过来。

    “定安侯夫人,您也在这里看首饰,”吕玉兰说道,“真是巧,竟在这里遇到您。”

    宁仪韵微微笑:“吕姑娘。”

    宁仪韵和吕玉兰两人隔着小几落了坐,凑在一起挑首饰。

    吕玉兰从一大堆首饰中挑出一对耳坠子,两只玉做的耳坠子打磨成玉兰花的造型。她欢喜的拿起这对耳坠戴上。一对玉制的玉兰花从耳珠子垂下,既雅致又娇俏。

    吕玉兰晃了晃脑袋,一对耳坠也随之在雪白的肌肤上晃了晃。

    她笑得甜美,目光瞥到宁仪韵身后的言林。见到言林看了一眼她的耳垂,又迅速挪开目光。

    她脸上也微微一红。

    宁仪韵正在低头看首饰,没看到吕玉兰的异样。

    片刻之后,吕玉兰脸上的红云退却,她才说道:“定安侯夫人,您瞧,这玉兰耳坠怎么样?”

    宁仪韵抬头,点了点头:“很好看,同你也很相称。”

    “我很喜欢呢,”吕玉兰说道。

    最后,吕玉兰买了一对玉兰花的翠玉耳坠,宁仪韵买了一支玉簪。

    离开金店之后,宁仪韵见天色不早,便不打算继续逛下去,她带着婆子和护卫往总督府走。眼看拐过一个街角就要到总督府了,她们一行人却停住脚步。

    前面走不过去了,人群堵住了去路。

    “言林,你到前面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怎么那么多围着看?”宁仪韵问道。

    “是,夫人,”言林应了一声,大步走上前。

    过了一会儿,言林重新走回来:“回夫人,前面有一对老夫妻饿晕过去了。”

    宁仪韵蹙了下眉:“饿晕了?”

    言林说道:“正是,饿晕了,倒在路中间,所以来了很多行人围着看。

    现在两人已经醒来,江宁府衙的人也来了。几个衙役把这两人扶到路边了。

    夫人,人群应该很快会散的。”

    说话之间,人群便渐渐散开了。

    人群散开,宁仪韵才看清前面的景象。

    几个穿着公服的衙役把一对老人搀扶到路边。

    随后几个衙役便离开了,留下两个老人坐在路边的青石板上,有气无力,唉声叹气。

    宁仪韵叹了一口气,提步走到两位老人面前,她从腰包里取出一锭银子,递给这对老夫妻:“两位,先用这银子买些粮食吃。”

    乔安龄是现任的两江总督,用这个时代的话说起来,就是江南的父母官。对于江南的百姓,乔安龄的肩上是有责任的,宁仪韵也不能袖手旁观。

    老夫妻对视了一眼,随后,老丈伸出布满皱纹和斑点的手,接过这一锭银子。

    接过银子,他立刻跪下:“谢谢,谢谢,您是好人啊,好人啊。”

    宁仪韵弯腰,将老丈扶起:“老人家,您跪我,可是要折煞我了,您快起来。”

    老丈年纪大了,又因为饿了许久,没什么力气,颤颤巍巍站了起来:“夫人,谢谢您,您,真是好人啊,您是哪家的夫人,我给您立个长生位。”

    宁仪韵摆摆手:“不必了,两位是因为现在的粮价贵,所以才……”

    “唉,”老丈一叹,将手里的一锭银子放到了老妇手里,让她收好。

    “就是因为这粮食的价格,”老丈又叹了一口气,“从前,我们老两口赚的银子还勉强可以度日,现在粮食价格那么高,我们赚的钱啊,已经不够买粮食了,刚开始每日还能吃上两顿饭,现在啊,每日只能吃一顿饭了……

    本来以为新任的两江总督上任,能管管这粮价,没想到这粮价反而是一日比……”

    老丈话没说完,他身边的老妇扯了扯他的衣衫,向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再继续说下去。

    老丈看了一眼宁仪韵,不再继续说,只又叹了一口气:“唉。”

    宁仪韵轻声安慰:“两位老人家别担心,这粮价很快就会降下来的。”

    老丈摇摇头,似乎根本不相信宁仪韵所说的话。

    回到总督府,宁仪韵在总督府的书房里找到了乔安龄。

    “回来了?逛了一天累不累?”乔安龄道,“快坐下歇会,我命人一会儿摆饭。”

    宁仪韵坐下来,抬头道:“吃饭倒是不急,粮铺准备的如何了?”

    乔安龄给宁仪韵倒了杯茶:“喝口水,粮铺今日已经准备妥当了。”

    宁仪韵心中一喜:“准备好了,那我又可以开始做生意了,以前做棋馆生意,现在做粮食生意。”

    乔安龄笑道:“以前你是京城三家棋馆的东家,现在要成了江南最大的粮铺的东家。”

    宁仪韵桃花眼微眯着笑:“可惜这最大的粮铺是个临时的,我这东家也是临时的。

    等事了之后,我的棋馆还是要在江宁城里开出来的。”

    “好,”乔安龄说道,凑过去低声道,“到时候,夫人需要什么,尽管吩咐为夫。”

    “恩,棋馆事情还早,还是合计合计咱们这个粮铺的事情,”宁仪韵抵住乔安龄凑过来的胸口。

    “恩,好,”乔安龄勾唇笑道。

    “那些屯粮的商户,既然敢囤积粮食,就要做好血本无归的打算,”宁仪韵笑眯眯。

    ……

    ——

    江宁城最热闹的街市,最中心的位置,一座五层高的商铺今日开张。

    在高耸的屋檐下,有一副巨大的匾额,匾额上写着“宁氏粮铺”四个工工整整的巨大楷书。

    从五层楼的地方伸出了一面旗子,旗子幅面巨大,普通棋招的五倍之大,旗子上只写了一个字“粮”。

    大门口“噼噼啪啪”的鞭炮爆竹声震天响,从街头一直到街尾都可以听到。

    街市上人不多,不过每个人都被这五层楼的新铺子吸引。

    “这间五层楼的铺子是卖什么的?今儿新开张的?”

    “是啊,今儿新开张的,这鞭炮声从早上起就开始响了,陆陆续续到现在都没有停。看上去好像是家粮铺。”

    “粮铺,不应该吧?哪家粮铺有那么大店面,是酒楼还差不多。”

    “看样子真是粮铺,不过谁家的粮铺要那么大?”

    “不晓得,去看看。”

    众人进了宁氏粮铺,见这五层大店面果然是卖粮食的。

    一楼卖粮食,二楼三楼卖粮食。

    四楼卖粮食,五楼还是卖粮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