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荣宠之路 249 该走下一步了
作者:菠萝饭的小说      更新:2018-05-19
    “三爷,市面上出事了。”

    吕三爷睨了一眼管家:“你年纪也不小了,做什么慌里慌张的?”

    秋日的天气,管家的额头却是沁出了一层汗,听到吕三爷责备,没有镇定下来,神色反而更加紧张:“三爷,真的出事了?”

    吕三爷端起茶杯:“究竟是什么事?值得你这幅样子?”

    “今儿一早,街市上开了一家新的粮铺,”管家急道。

    “新的粮铺?是不是哪家商户觉得现在卖粮食赚得多,所以新开了粮铺,”吕三爷喝了口茶,嘲讽一笑,“也是,现在粮价,一日比一日高,今日收了粮食,明日就可用更高的价格卖出去,睡在枕头上就能赚银子,只要他能收购的到。

    有商户新开铺子卖粮食,也在意料之中,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吕三爷抬起头,淡淡问道:“是谁家新开的粮铺的啊?”

    “三爷,是定安侯夫人新开的粮铺,”管家道。

    吕三爷疏懒的神情顿时一凝:“是她,定安侯夫人?

    怎么回事?”

    管家道:“定安侯夫人开了家粮铺,取名为宁氏粮铺,铺面极大,五层楼的,而且粮食的卖价,极为便宜,比市面上的粮价低的多,差不多是粮食上涨之前的价格。”

    “什么?”吕三爷一惊,几乎打翻了手里的茶杯,“低价卖粮?”

    “是的,三爷,”管家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

    吕三爷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屋子走了几步:“呵,他们想的倒是简单,整个江南的粮商都在抬高粮价,多少商户人家,压上全部的家财,囤积粮食。”

    吕三爷眼眸中划过阴狠:“想要把江南的粮价降下来,也要看看粮商答不答应,也要看看江南大大小小花了银子,囤了粮食的商户答不答应。”

    “三爷,这宁氏粮铺,我们怎么办?”管家问道,“要不要用些手段……”

    吕三爷垂眸思索片刻,摆手道:“宁氏粮铺是总督夫人开的铺子,我们想用手段,也没这么容易。何况……”

    他冷笑一声:“江南的粮价关系到大小粮商的身家性命,粮价若是真的跌到原来的价格,江南不知有多少粮商要倾家荡产。

    为了自己的身家,江南的大小商家定然会死咬着粮价,囤着粮食不放。

    江南的粮商因为粮价会联合在一起,形成一块铁板,共同抵抗总督府。

    定安侯想要把市面上的粮价降下来,怎么可能?

    我们什么都不用做。”

    “是,三爷,还是三爷英明,”管家说道。

    吕三爷随意一笑:“你也不用挑好听的讲,你我主仆多年,这马屁就不拍了,以后遇事沉着一点,不要慌慌张张的。”

    “是,三爷,那我们就什么都不做。”管家应道。

    “恩,”吕三爷轻摇了一下脑袋,“也不是什么都不做。定安侯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些粮食卖。呵呵,我就不信定安侯能弄来多少粮食,能和整个江南大大小小粮商加起来的囤货量相抗衡。

    宁氏粮铺?等宁氏粮铺的存粮卖完之后,我们就可以接着抬过价格。”

    “好,小人知晓,”管家说道。

    ——

    街市上,宁氏粮铺门前排起了长龙。

    这长龙的秩序并不好,有时因为插队发生争执,有时会发生抢粮食买的状况。

    宁仪韵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娥眉微微蹙了起来,她招来一个管事,吩咐道:“将铺子里所有存放粮食的库房门打开,让进进出出的百姓都看到我们铺子的库房里,到底有多少粮食。”

    “是。”

    宁氏粮铺总共五层,每层都有卖粮食的柜台,每层都有存粮的库房。

    所有楼层的库房门都大开,人站在库房门口就可以看到库房充盈,堆满一袋又一袋的粮食。

    进进出出来买粮食的百姓,看到库房里的情景便都放心不少。

    有些买好粮食的,出了粮铺便对粮铺外排队的众人说道:“不要着急了,不用抢来着,这宁氏粮铺里,粮食多得很,放心你们买得到这里的粮食。”

    “真的?里面还有有很多粮食?”

    “当然,我亲眼看见的,每层一个粮库,粮库里粮食一袋袋的,堆的跟小山似的。”

    “那我们不用怕买不着这低价的粮食了。”

    “不用怕,不用拍,你们肯定买的着。安心等着吧。”

    “有粮食就好。”

    有粮食就好。

    宁氏粮铺门口的争执声渐渐少了,慢慢安静下来,长龙也慢慢变得有秩序起来。

    天色渐渐暗下来,街市上的大小铺子陆续关了门,而宁氏粮铺门口依旧排了很长的队。

    “今儿,这粮铺不打烊了。”宁仪韵给铺子里的伙计管事下令道,桃花眼微微眯着,不就是通宵营业吗?

    宁氏粮铺两天两夜都没有关门,卖了两天两夜的粮食,宁氏粮铺门口的长龙终于短了,有时候只有三五个人在排队。

    而江宁的粮价也终于有了松动,一些小粮商开始偷偷放低了价格卖粮食,粮价已经开始有下跌的趋势

    ——

    吕三爷作为江南商会的会长,召集来了江宁城几大商户的当家人,在江南商会的会馆开会。

    “三爷,你瞧,要不我们也降低价格,赶紧把货出了,”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男子,“趁现在粮价还高,现在我们把粮食卖了,还能赚上好些银子,若是粮价真的跌回去了,我可要,嗳,可要亏的连裤子都没得穿了。”

    “钟老爷说笑了,您财大气粗,怎么会连裤子都没得穿,”吕三爷笑呵呵的说道,“越是到这个时候,越是要稳得住。这宁氏粮铺已经卖了两天了,我看她能卖几天?等宁氏粮铺的存粮卖完了,就是我们赚钱的好时机了。”

    “话虽然这么说没错,但是……”

    “但是什么——钟老爷有急事要用钱吗?若是没有急事,钟爷就将粮食多藏两日,若是有什么急事,钟老爷问我拆借吕谋有岂会拒绝?”吕三爷说道。“这——”吕三爷对面之人,勉强点了点头,“那同三爷一起,这粮食继续放仓库。”

    ——

    粮价有了松动,却没有一口气降下来。

    宁仪韵落下一粒棋子,该走下一步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