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荣宠之路 268 要不要我帮你
作者:菠萝饭的小说      更新:2018-06-09
    宁仪韵也摸上他的小腹,男人的呼吸一滞。

    “仪韵,”夜色里的声音,低沉的无以复加。

    宁仪韵在他腹上动了动手指,声音娇媚轻柔:“安龄,我刚刚有了身子,不能行房。”

    “我知,”乔安龄忍耐道。

    宁仪韵的声音轻的几乎听不到,“要不要我帮你。”

    “好。”

    ……

    黑暗中,乔安龄半阖着的双目慢慢睁开,回味娇妻柔软掌心的触感。

    ——

    有了身孕,身子便容易乏,人也贪睡,早上醒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

    乔安龄去上早朝还没有回来,宁仪韵便在几个丫环婆子的伺候下,梳洗打扮起了身。

    走出卧房的时候,一个婆子给过来宁仪韵请安行礼。

    “咦?这位妈妈以前不曾见过你?”宁仪韵见这婆子面生得紧,就出言问道。

    “回夫人,老奴姓周,是侯爷找老奴来伺候夫人的,”婆子道。

    “侯爷为何要找你过来?”宁仪韵问道。

    “老奴原是宫里头的嬷嬷,专门为怀了身孕的宫妃调理身子的,”周妈妈道,“如今宫里已好几年没有怀孕的宫妃了,老奴在宫里也没什么差事,侯爷想了法子,让老奴出宫,到定安侯府伺候夫人。”

    “原来如此,”宁仪韵应道,皇帝凌晔年事已高,几个皇子都已成年,这几年都没有妃子怀孕,乔安龄就把这个在宫里没有用武之地的老嬷嬷弄了出来,照顾她。

    “那日后就请周妈妈多照顾,”宁仪韵说道。

    “这是老奴份内的事情,”周妈妈道。

    乔安龄给她挑的人,他一定经过仔细甄别,既然乔安龄放心让这个周妈妈照顾她,她便放心让周妈妈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不过周妈妈准备的菜单,宁仪韵还是拿过来,看来一眼。

    周妈妈呈上来的菜单比较清淡,宁仪韵很满意,她怀孕初期,胃口不好,若是大鱼大肉起的,反而吃不下去。这会儿腹中孩儿还很小,她的身体已足够供给。

    宁仪韵思索了一会儿,又加了两个绿叶菜,根据她前世的知识,女子刚怀孕的时候,需要补充叶酸,这个时代没有提炼的叶酸片,只有靠食补了。

    “好了,拿去吧,”宁仪韵把改了的食谱还给周妈妈。

    周妈妈接过菜单,愣了愣,笑了起来:“夫人这菜单改得好,老奴原以为,夫人会加一些大补的食材,不想夫人竟是加了两道素的。”

    宁仪韵失笑:“现在不是大补的时候,周妈妈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按照这个菜单来吧。”

    “嗳,嗳,老奴领命,”周妈妈说道。

    “好了,我去院子里走走。”

    宁仪韵打发走了周妈妈,带着丫环在院子里走动。

    她身子一向好,怀了孕反应倒也不大,除了觉得身子容易乏力,偶尔有恶心感以外,没有什么反应,孕吐也没有。

    下午,苏芝如来了定安侯府。

    “娘,您来了啊,”宁仪韵挽着苏芝如在院子里散步。

    “你昨儿派人给我捎了消息,说是有身孕了,我实在放心不下,今儿就来看看了,”苏芝如说道。

    “娘,您看我,气色好着呢,安龄找了宫里头的嬷嬷照顾我,”宁仪韵道。

    “宫里头的嬷嬷懂得多,有什么事就问问嬷嬷,”苏芝如说道,“有了身子之后,要千万当心,不要磕着碰着了,对你肚子里孩子不好,对你的身子更不好。”

    “知道了,娘亲,”宁仪韵笑道。

    “你也别嫌娘啰嗦,女人家生孩子是头等大事,可别不懂事,小心着,总是好的,”苏芝如说的絮絮叨叨。

    “知道啦,娘亲。”宁仪韵歪着脑袋笑眯眯的听着苏芝如唠叨。

    ——

    这几日,乔安龄除了必要的事情以外,绝不出府一直待在府里。

    夫妻二人整日黏在一起。

    宁仪韵正在整理丫环们刚刚从枝头上采摘下来的梅花。

    “这梅花长的真好,在府里的每个屋子里都插上一枝,”宁仪韵说道。

    “剪子给我,我来剪,你别动这些刀啊,剪子啊,”乔安龄拿过剪刀,帮宁仪韵剪梅花。

    “我哪有这么金贵?”宁仪韵失笑。

    “金贵得很,”乔安龄道。

    “好,好,你剪。”宁仪韵把剪刀递给乔安龄,自己接着整理梅花去了。

    整理好梅花,她回头一看见乔安龄手拿着剪刀,举在空中,眉心蹙着,正在发呆。

    “安龄,出了什么烦心事?”宁仪韵讶异的问道。

    “无事,”乔安龄回过神,应了一句,低头剪梅花。

    宁仪韵朝乔安龄看看,心里疑惑,乔安龄性子一向沉稳,寻常小事,他根本不会显在脸上。现在,他不仅蹙着眉,而且还在发愣,显然遇到的不是小事。

    她方向手里的梅花,绕到乔安龄的身边,在他耳边说:“说好的,夫妻之间坦诚以待,又想瞒我什么?”

    乔安龄摸到她的细腰,顺势在她耳边低语:“为夫在忧心,你有了身子,不能行房,不过向昨日那般,也能慰藉,今儿晚上……”

    宁仪韵脸一红,戳着他胸口硬邦邦的肌肉:“胡说什么,别打岔,究竟出了什么事?”

    乔安龄叹了一口气:“你如今有了身孕,我原本不希望你为了我的事情烦恼。”

    宁仪韵道:“那你现在可以说了。”

    乔安龄道:“还是为了卢修远的事情,还有我的身世。”

    乔安龄在院子了环视了一圈:“我们回屋子说。”

    “好,正好我也不想待在院子里,院子里待久了,就觉得冷,”宁仪韵道。

    “恩,回屋子。”

    卧房中,银丝碳烧得通红,屋子里很暖和,宁仪韵解下披风搁到一边。

    乔安龄挥退了所有的下人。

    “现在可以说了吧,”宁仪韵说道。

    “恩,”乔安龄点头,“我是和顺郡王之子。我生父带罪身亡,我也应该是已死之人。”

    ------题外话------

    好像有点卡文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w#w##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