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7章 脸丢到省会去了
作者:爆炒绿豆1的小说      更新:2018-06-02
    一大群人浩浩荡荡来到仪表室前方,然后就看到一个浓眉大眼的汉子,低头去亲孙涛,顿时感到恶寒不已,菊花一紧。

    真他么刺激,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干出这种污眼睛的事。莫非那个汉子往日里早就对孙涛有意思,找到机会便占便宜。

    “窝草,你们眼瞎了吧,没看到我在做人工呼吸!要不你们来?”

    那汉子跳了起来,羞愤得快要爆炸了,急忙反驳。

    然后他觉得这事好像有了转机,能够推给别人来做。

    天见可怜,他也是头一次做人工呼吸,对象还是油腻腻的孙涛,心里腻味得紧。

    哪怕是一个中年大妈,他觉得也比孙涛要好得多,至少是异性吧。

    “是,是,我们误会了。你还是接着做人工呼吸吧,看孙总脸上依然发紫。”????只是别人一听,连忙拒绝这等刷好感的好事。

    “你们这群混蛋,一定要请我吃一顿大餐!”

    含着热泪,汉子再度俯身,做起人工呼吸。

    大家看着孙涛的脸上逐渐好转,紫色不停变淡,最终变得浅浅的一层,却始终消散不去。

    “我尽力了,没办法了,只能等救护车过来。”

    大汉停下来休息,大口喘气,补充刚才没能吸够的氧气。

    众人纷纷点头。

    他们将人工呼吸的程都看在眼里,自然是知道大汉用尽了力。

    “来吧,先把孙总解救下来再说,一直拷在铁管上也不好。我们务必要做好,等救护车一来就把孙总送上车,不能再耽搁了。”

    黎副总在所有人中地位最高,在孙涛昏迷的情况下,当仁不让地发号施令。

    其他人都纷纷点头,应是。

    一个一米来长的液压剪被提了上来,然后就遇到了麻烦。

    往常液压剪对付大铁锁的时候,是放在地上的,现在孙总的双手拷在一米多高的地方,无法固定液压剪。

    “你们呀动动脑子,一人握着液压剪的一根长柄不就行了?”

    黎副总伸手在空中点了点,恨铁不成钢地说。

    哦!

    两个肌肉结实的工人上前,将液压剪小心咬住手铐之间的链子,然后鼓起身力气。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金属手铐,然后发现了一个挺奇怪的事情:这手铐没有钥匙孔,首位相连,宛如一开始就铸造成这副模样。

    若是最初便首尾相连的话,那又是怎么捆住孙涛双手的?难道这手铐有古怪?

    带着这个疑问,他们就更加不想眨眼睛,错过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嘎,嘎!

    能够剪短拇指粗钢筋的液压剪,像是遇到了坚硬无比的钛合金一样,自身发出刺耳的声音,最后徒劳无功,而手铐链则依然完好无损。

    “什么,这不可能!”

    “完了完了,孙总这下要一直拷在铁管上了。”

    所有人都是吓了一跳,连液压剪都奈何不了的手铐链,这得有多坚韧呀。

    他们随后又尝试了几次,结果都是一样的,手铐链表面依然光滑,只有细微到几乎看不出的划痕。

    嗯,这样的努力成果,比老虎钳要强一点,至少留下了一点印记。

    不过想要解救孙涛,让他自由,却是办不到的。

    嘀唔,嘀唔。

    穿透力惊人的急救车到了,两个白大褂推着架子车过来。

    “患者呢?你们别拦住救命通道呀。”

    这两个白大褂不解地问,脸色不太好看。

    “没办法,患者目前被捆在铁管上,都解救不了。”

    黎副总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脸色似笑非笑,古里古怪。

    分开人群后,急救医生和护工才发现面色发紫的孙涛,也看到他的双手被捆起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

    急救医生愣住了,问了一声。

    他出车数十次,见过数十位需要抢救的病人,这还是头一回见到被固定在铁管上的患者。

    有工人将遇袭一事简单说了一下。

    “原来如此。”

    急救医生这才恍然,明白为什么大部分人脸色古怪了。

    这样离奇的经过,都能拍成电影,尤其是享受了主角待遇的孙涛,看起来可笑又可怜。

    “先不管能不能解救他,我给他戴上氧气瓶。”

    急救医生观察了一阵,翻了翻孙涛的眼皮和舌头后,判断患者血液里氧气不足,处在缺氧状态中。

    长时间这样的话,孙涛的大脑会受到损伤,后果可不小,必须要尽快采取措施。

    除了缺氧之外,急救医生判断孙涛大概还中了毒,只是目前无法进行相应的救治。

    嘴巴上套上呼吸罩后,孙涛脸上的紫色消散掉,恢复成正常的肤色。

    “成功了!”

    污水处理厂的人见了,都是放下心来,长长呼出一口紧张的气息。

    孙涛的眼皮眨了眨,睁开来后就被吓了一跳,周围竟然围住了一圈人。

    “孙总您醒了?”

    “太好了,孙总醒来了。”

    哗啦啦,哗啦啦。

    孙涛移动了一下双手,发现自己依然还被拷在铁管上,顿时就发火了。

    “你们真是一群废物,现在还没有搞开手铐,脑子笨的和猪一样。”

    急救医生皱起眉头,对于言语粗俗的孙涛的印象大坏。

    其他人纷纷低头,避免让愤恨的目光让孙涛看到,被如此大骂,他们又怎么会高兴。

    “既然剪不断手铐链,你们没有试过切断铁管?这样也能让患者获得自由。”

    急救医生看不下去了,提出了一个建议。

    “是呀,你们这些废物要多学点,还不赶紧切断管子。”

    孙涛见到脱困有望,也就不再朝着员工手下喷口水,立即催促起来。

    这个时候,哪怕众人清楚切断管子会损坏十多万的机器,也顾不得了。

    嗞嗞,嗞嗞。

    铁管被干净利落切断,孙涛也脱离了被捆的处境,哪怕手上还戴着手铐,也比刚才好多了。

    来到医院后,孙涛又成了诸多医院工作人员、病人之间的谈资。

    有人认为他是被警察铐住,是坏蛋分子;也有人说警用手铐很好开,根本不像现在这样。

    为了打开金属手铐,消防部门的士兵们带着切割机过来,依然没能切开,只能摇着头离开。

    “没办法,我们对付不了。或者送到省会沙市去,让那里的消防部门看看。”

    “不!”

    孙涛听到这样的结果,干脆晕了过去,因为他即将丢脸丢到沙市去。

    哪怕最后在沙市去掉了手铐,名声远扬的同时,难以在官场上立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