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4章 深蓝公司
作者:爆炒绿豆1的小说      更新:2018-06-02
    硅谷,深蓝脑波科技公司。设备先进的实验室里,一干获得博士学位的研究员们围着光滑锃亮的实验台,嘴里发出一声声惊呼。光滑圆润的如意被大卸八块,分成一个个部件,甚至元器件。就连戴在鼻梁上的眼镜框也被小心剖开,露出了里面的上百种电子元件。实验室花费了五百万美元,精密仪器和工具都应有尽有,别说如意了,就算零件数量几百的苹果x也能拆成最细小的单位。这台如意不是第一个被拆的,而是第七个被拆的,先前的六个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有些零件受到损伤,变成了废品。内部零件完全暴露的如意,展现出精细无比的结构,让这些研究员们也吃惊了一番。他们本以为苹果手机,已经是最精细的商业化电子产品,但如意的出现刷新了他们的认识。特别是如意还是来自太平洋对面的那个国家,而不是诞生在地球上电子科技最发达的美国。“哦买嘎,东方华夏的脑波技术竟然先进到这种程度了?”“别的元件都很容易找到供货商,但那枚起到重要作用的脑波识别芯片,却找不到代替品。”“太不可思议了,这枚芯片的制程是微米级别的,二三十年前的技术了,却能做到如今纳米级别芯片做不到的事。”“嘿嘿,这就说明了,只要我们能弄懂它的制造技术,很快就能复制出来。”……几名公司高管没有参合到研究员中,而是站在一旁,仔细倾听,时不时小声讨论。托马斯也是高管中的一员,不过他地位不是很高,站在最外围。这种结果,还是董事们看在他及时递交如意,通知公司出现了竞争对手的关系。就算如此,托马斯也很满足了,因为先前他可没有资格参加重大的决策,可以说是托了他儿子小托马斯的福。“这是第几次了,研究员们信誓旦旦表示可以破解如意的技术,结果几天过去了,一点进展都没有。”“也不是一点进展都没有,这不完美地拆开了如意了嘛。要我说,光凭他们是不可能破解如意,不如联合其它研究脑波的公司?”“那可不行,这样做可是要将市场分出去!”“哼,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要怎么办?眼睁睁看着如意抢占华夏市场、欧洲市场和北美市场?”几位董事出现了分歧,争吵得十分厉害,口沫乱飞。托马斯暗暗擦了擦脸上的唾沫,双脚轻轻向后移动,避开了一段距离。他很明智,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根基,不想加入这种讨论,太容易得罪意见不同的董事了。换做那些老资格董事,得罪别人没有什么事情,但托马斯觉得自己还是守好后勤支持就行。突然,一名脸庞垮下的女性董事将目光看向托马斯,有些戏谑地说:“来,我们既然争不出胜负,不如听听托马斯的意见。”法克鱿,该死的巫婆!托马斯心里问候了女性董事十几遍,诅咒她路上踩狗屎,被狗咬。但是董事们看过来,托马斯不得不转动脑筋。这种情况下,要是他一言不发,或者说出的建议过于垃圾,那就会被其他董事看不起,以后都难有翻身机会。这些董事,有的是公司创业时的元老,有的是大资本的代表,有的是经验丰富的管理者,主宰了深蓝公司的命运,就是ceo也不过是为他们打工的高级职员罢了。“目前破解不了如意的技术,不如去如意的厂家那儿得到技术授权。”托马斯想了很久,最终有些忐忑地说,底气不是很足。这个方法太简单了,他不信这些董事们没有考虑过,但留给他思考的时间不足,也就只能推出这个建议。何况对于美国的各个企业来说,技术不如人,完全可以去申请技术授权,一点都不丢人。就像是amd就从英特尔那里获得了芯片技术授权,不然两家公司的芯片怎么会可以互换。“不行,太丢脸了,我不同意。”“就是呀,怎么能向华夏低头,他们的芯片技术落后美国两代!”“事情要是传出去了,我们公司的名声也臭了,搞不好没有消费者愿意购买。”三名董事脸色阴沉,目光凶狠地瞪着托马斯,就像是看一个叛徒一样。托马斯感到心里凉凉的,他也发现这三位董事都是技术出身的,顿时就明白了原因。美国的芯片技术独步全球,占据了七八成的市场,一向是美国人的骄傲,特别是投身此行业的工程师。想要他们承认华夏在芯片上超过自己,是件困难无比的事,自尊心不允许。为了保持对华夏的优势,不但只能出口落后两代的芯片制造技术,就连各种先进的仪器也在禁运之列,像amsl、尼康光刻机那是根本不卖给华夏。种种措施下,华夏的芯片制造果然落后国际水平很多,这种情况都持续三四十年了。三四十年,有些深蓝公司的工程师的年龄都没有这么大,所以他们脑中的印象可以说是根深蒂固了。“我觉得可以,魔兽工厂肯定会妥协的,它想要进入北美市场就必须授权给我,价格还不能高。”“对极了,获得授权不难嘛,至少要比破解技术要容易很多。”也有董事支持托马的建议,表示可以派出谈判小队。“你还是不是美国人,竟然堕落至此,朝华夏低头!”“我十年前从德国移民来的,还真不算,怎么了?有钱不赚是傻瓜。”“垃圾,你这个只晓得赚钱的金钱奴隶。”“呸!你还不一样,有本事辞职呀,别领丰厚的薪水。”……两拨人的观念碰撞开来,就变得激烈无比,很快就上升到言语攻击。托马斯目瞪口呆,看着热闹无比的争吵,隐隐知道自己好像变成了导火索,引发了这次的骂战。“咳咳,停下,别吵了。”来自烟石基金的代表,杰斐逊忽然开口,两拨人立即停下辱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