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卷 第一百 一十三章 不让你轻易忘记我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嗯,那就好,清竹,若是有什么需要,或有什么人欺负你,只管跟奶奶说,奶奶会替你做主的。”阮奶奶嗡声嗡气地说道。这话让季旋的脸上很不自在,对于婆婆对木清竹这样的袒护非常不满,要知道在翠香园内她可是最有资格欺负她的人,她是长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说,根本就是指责她没有管理好翠香园,让她很没

    面子,当下冷着一张脸,不再说话,可心里一直对婆婆给木清竹的特殊庇护耿耿于怀,满心不痛快。

    “奶奶,您太偏心了,我可是您的亲孙子呢,您却什么都不管我。”阮瀚宇淡淡一笑,故意开口调侃奶奶。

    “就因为你是亲孙子,我才要对清竹好。”阮奶奶看了他一眼,刻意说道,可满脸的爱意掩饰不住。

    阮瀚宇笑笑摸了摸头。

    “坐下去吧,开饭。”阮奶奶对着朱雅梅轻声说道,朱雅梅答应一声,立即传令下去开饭了。

    整桌子人开始规规矩矩吃起饭来。

    木清竹坐下来刚拿起桌上的筷子,抬头就看到了一双闪铄的眼睛,那眼里的光隔着眼睫毛上下跃动,眨着诡异的光,不时瞥着阮瀚宇握着木清竹的一只手,暗光涌现。

    阮家俊,正坐在她的对面。她心中一惊,刚才在大街上游荡时的那种心情又飘了回来,神情木纳,脑海里闪过那日他说的话,到目前为此,只有二个人对她说过关于爸爸死的事,一个是他,一个就是唐宛宛,就连阮瀚宇在这件事上

    都是讳莫如深,并不清楚他到底知不知道。

    他,到底知道些什么?

    木清竹的眼睛里迸射出一道沉厉的光,直视着他。

    阮家俊恍若看出了她的心事般,不急不慢地吃着饭,甚至不时朝她微微一笑。

    “咳,清竹,来吃点这个。”他们的表情可没有逃过阮瀚宇的眼睛,他剑眉微皱,凌厉的眼神瞪了阮家俊一眼,夹了一块排骨放到了木清竹的碗中。

    木清竹回过神来,收起了瞧着阮家俊的眼光,仔细地吃起饭来。

    黑沉沉的夜里,秋风乍起,带点森森寒意。

    木清竹躺进柔软的锦被里,脑海里都是各种复杂的画面,事关爸爸的死,心情竟是莫名的糟糕。

    身边阮瀚宇的胸膛结实温暖,热乎乎的,她靠着他,暖意融融的,那胸膛很坚实,足够她靠着,在这样宁静的夜里,有这样的胸膛供她依靠,那是一种多么难得的幸福,心里流过阵阵温暖。

    她,已经适应了有他相陪的黑夜。

    很想就这样一直依靠下去,如果他们之间没有横隔着任何东西,像天下所有的夫妻一样,那她该是多么幸福!

    爸爸的事是不是应该告诉他呢?他应该已经知道了,可他却从来没有主动跟她提起过,甚至连表示关心的问侯都没有,他从来都不相信自己,连他爸爸躺在医院里,到现在都还认为是她害的!

    算了吧,她的事与他无关!

    就算是最亲密的爱人,那也只是**上的索取,根本无须告诉他这些,对他来说太微不足道了,这是她的爸爸,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何必去自取其辱,或许他还暗暗高兴爸爸的死呢。

    他们现在的关系实在是可笑。

    心里涌起的一丝想法很快被压抑下去了,她现在已经选择相信他,相信爸爸的死与他无关了,这样也算对得起他了。阮瀚宇的呼吸匀称,怀里的女人并没有睡着,这从她有些僵硬的后背就可以看出来,看来,她还是没有习惯与他共睡一张床,伸出双手从她后背的双腋插了进去,双手扣在她的胸前,搂紧了她,把头埋在

    她柔软的发丝里,吸着她的美好。

    “瀚宇。”果然,她轻轻低叫。

    “嗯。”他也轻轻应答,大掌在她小腹上不太安份地游走,温热如春。

    “瀚宇,香幢别墅群的事,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了?”木清竹闭着眼睛,沉吟着,轻问出声。

    很想知道他是不是有了什么应对的措施,耳边回想起景成瑞说过的话,如果他阮瀚宇连这事都摆平不了,那他以后就别想在城混了,会是这样吗?

    她有点担心。

    心里涌起的却是更复杂的情感,不知道以后将要如何忘记他,他这样霸道的索取她的爱,在她身上留下了他的印迹,她也要把自已的美好永镌在他的心里,让他终身忘不掉她。

    香樟别墅群,他是不是想要通过乔安柔来摆平这件事?

    只要想到在这件事上要用到乔安柔,她就会浑身不舒服,很显然,现在乔安柔之所以还会住在阮氏公馆,季旋还在对她低言奉承,不敢随便得罪,包括奶奶都不能明的得罪乔立远,恐怕都与这事有关系!

    她不喜欢那个女人,也不喜欢这件事情让好解决,这让她心里很不好受。

    这事不解决,那他们之间的问题也不会解决,所有的事情都不会有定论,她讨厌这样的僵持。

    他是在意她的,要不要争取一下他们之间的未来与幸福呢,她是不是不应该轻易放弃呢。

    正如奶奶说的那样,她不应该带着遗憾离开。

    其实她看到了他的善意,能如此救她妈妈,她是心怀感激的。

    自从那天回来后,阮瀚宇几乎只要有空便会陪着她去看望妈妈,每次都是嘘寒问暖,关心溢于言表。

    而每天晚上他都会与自己温存,柔情似水,在阮氏公馆里,他真的尽到了一个丈夫该有的责任,其实他们之间如果撇开那么多问题,只单单就感情而立,他们已经是重新进入到了一个更深的王国里。

    在那里他们相互欣赏,相互爱恋,彼此索取,达到了完我的境界。

    越是这样木清竹越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越想拥有他,不想与他分开。

    “别说话。”他轻声简短的回答,避口不谈,搂着她身体的双手温度也开始越来越高。

    她反过身去,双手缠绕上了他的腰,他的唇吻过来,她也开始把唇贴上去,主动回吻他。

    不会让他轻易忘记她的,至少将来当她要忘记他时,他也应该像她一样痛苦才算公平。

    留在她身上的印迹太深了,深刻到她可能一辈子都忘记不了,凭什么就只能由他主动?就不能让他对她的印象更深刻点吗?至少将来舍弃她时的痛苦会再多一点点!

    在爱情上在,她从来也是自私的

    既然他总是不愿提及这个问题,不管她如何旁敲侧及,都不会正面回答她,那就算了,哪怕他会籍此机会要娶乔安柔!这一夜二人激情无限,直到双方都弄得筋疲力尽,再也爬不起来,二人这才紧紧相拥着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