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 幸福的感觉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杨局长,但凡有什么不妨直说,我今天能来,也是为了听到真话的。”阮瀚宇扬眉,声音很冷,对于他们这些当差的,他可是清楚得很,凡事能拖则拖,如若上头有命令下来,哪敢违抗,只能装聋卖哑,

    对于事情的真相更是讳莫如深了,而相对于受害者来说便是一个拖字应付。一个部长级的官员死了,既然能封锁媒体的消息,那么,对于警局,不会没有任何动作的,阮瀚宇比谁都明白,这个社会的公平正义都是由强者定的,对他们早已不抱任何希望,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知道

    是不是有什么人物给了他们指示或者暗示之类的,好继续采取下一个措施。

    现在他心爱的女人与身边的得力助手都受到了伤害,再不能坐视不理了。

    杨传勇支支吾吾的,精明的脸上是欲盖弥彰的掩饰。

    阮瀚宇仰靠在椅背上,目光沉锐,冷冷笑着。

    很明显,杨传勇的表情已经泄露了事情的真相,看来这其中肯定有隐情,而且还是来头不小的大人物在这件事上做了指示,如果真有人在暗中下了指令,那么这件案子就别想着靠他们昭雪了。

    会是什么人?

    阮瀚宇脸上的蒙上了层层黑色,尖锐的目光直视着杨传勇。“阮大少,这事嘛,实在是有点麻烦,肇事的车辆逃逸了,我们又查不到任何证据,也是爱莫能助啊。”杨传勇知道阮瀚宇能亲自过来过问这个案子,那就是说明他在关心这事了,可他接到的命令也只是上

    头的口头交待,具体是谁有心要庇护这个案件,也不是他能知道的,当下叹了口气,很是无耐的说道“是么?”阮瀚宇的嘴角再度浮起丝好看的笑意来,再次把脸转向了监控录相前,靠近些,再靠近些,啧啧出声,“我看这台车很眼熟嘛!如果猜得没错,这可是我们阮氏集团生产的帕尼卡豪车呢,不知道杨

    局长是不是也这样认为呢?”

    杨传勇脸上一惊,尔后郑重说道:“阮大少,这些话可不是乱说的,这可关系到阮氏集团的名声呢,而且没有真凭实据,我们也不能妄加猜测呢。”

    不要说此事与阮氏集团有关,就是与政府任何一位官员有关,他们都会觉得头痛,而阮瀚宇这样把自己公司指出来,到底想干什么?

    脸上呵呵笑着,心底却是思绪万千。

    哼!阮瀚宇冷哼一声,并不领会他的好心,站了起来,冷声说道:“杨局长,如果你抱着这种态度,那何时才能查到真凶呢?”

    杨传勇腆着大大的肚子,双眼里都是久经风霜的精练,在官场混久了,就会善于揣测别人的心思,尤其是大人物的心思。

    心中暗暗思忖着阮瀚宇的心思,他这样说出来到底是希望查阮氏集团还是不希望查呢?

    一般做生意的谁都不愿意与刑事案子沾上边,可他的意思?好似巴不得他们去查似的,难道他是铁了心要替前妻报仇?“刘局长,我的人连城今日竟然在地下车库被人开枪袭击了,现在人躺在医院里生死不明,这件事情,杨局长无论如何都要给我一个交待,木锦慈是我的老丈人,他的死,我也决不容许糊里糊涂的,如果杨

    局长觉得为难,我不介意换人来查这个案子。”阮瀚宇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目光也是越来越狠厉,声音甚至阴冷得可怕。

    对于这些人不得不严辞厉色,表露出来,他根本不用在意他们的感受。

    杨传勇自认见过不少风云人物,但眼前年轻人的雄威与霸气还是让他胆颤心惊,对城这个青年才俊来说,他能知道他动怒的能量会有多大。

    “阮大少,放心,今天的枪击案我们会尽力的。”他站了起来,陪着笑脸。阮瀚宇忽然嘿嘿一笑,仰着沉毅的脸,有板有眼:“木锦慈的车祸案,连城的枪击案,如果你们警局只是摆设的话,那我明天会亲自给公安厅长打电话,不管你们是有谁的命令在,京城公安厅会给来找你们

    问清楚的,这个案子必须要真相大白。”

    杨传勇的脸发白,掷地有声:“放心,阮大少,明天我们将成立专门的刑侦小分队,由名侦探云剑风担任组长,专门负责此案。”听到公安厅长的名字,杨传勇吓出了身冷汗,这公安厅长暮辰风,年轻有为,那可是阮瀚宇的好友,铁哥们,有传闻说他这公安厅厅长的位置还是阮瀚宇在背后支助的呢,如果他打个电话来,他这副局长

    是别想当了,他还一门心思想做局长呢,岂能把自己的前程丢在这件案子上,再也不敢马虎大意了!

    阮瀚宇才不理会他的趋炎附势,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甩开大步朝外面走去。

    几个保彪紧跟在后,扬起一股冷风。

    杨传勇擦了下额头的汗,吁出了一口长气来。“汤简,你们继续给我盯紧阮家俊,不过这次要隐敝点,还有,暗中派人在城各大夜店酒店,搜索莫彪的下落,如果找到他,立即给我活捉过来,还有那个叫吴良松的男人,要尽快找到,一旦有了消息马

    上告诉我。”加装改良版的悍马车上,阮瀚宇沉静果断地下达了命令。

    阮瀚宇墨瞳幽深,望着黑暗处,久久没有收回眼光。

    现在连城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他真的不习惯没有连城的日子,好在他已经培养了另一批人了。

    很快,车子朝着大街上开去,在黑暗处,汤简他们下了车,朝着夜色中隐去。

    阮瀚宇眯着暗沉的厉光望着汤简他们消失的身影,心思沉沉,这些警察明显是受了上面的指示,不敢明的来调查木锦慈的案子,但相信今天过后,他们会重视起来的。

    云剑风,那可是城有名的侦探,如果能由他来查这个案子,那真相就不会遥远了!

    尽管这样,他也不能只依靠这些吃公家话的警察,只能由他们在明面上查,而暗地里,黑社会那些人,恐怕还是要发动他自己栽培的人了。

    这样二者齐下,互相配合,会加快案子的进度。

    眼前浮现出木清竹果敢坚毅的面容,不由摇了摇头,这个傻女人,竟然会以为凭她的本事能查出她爸爸的死因,太幼稚可笑了。

    他们分开好几个小时了吧,身上还有留有她的体香,脑海里是他们在异国他乡的缠绵与激情,恍若犹在眼前,嘴角浮起丝浅浅的笑意来。

    车子很快就驶进了阮氏公馆。

    停好车子下来后,朝着柏油马路上走去。

    远远看到黑暗中似乎站着个人影,路灯已经关了不少,那人影瘦削,高挑,身材十分娇俏,入眼非常熟悉,阮瀚宇几乎抬眼间就认出了她。

    她怎么会站在这儿?

    不由愣怔了下,加快了脚步。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寒风呼啸,城的夜晚可不比夏威夷,那可真的是彻骨的冷,冷得让人发颤!

    他脸上一暗,朝着她快步走去。

    “瀚宇,你回来了。”听到熟悉的脚步声,他高大伟岸的身影还在远处,木清竹就认出了他,朝他奔来,轻轻地喊道。

    阮瀚宇迎上去,满脸惊讶。

    木清竹很快走近了,却不敢靠前,单薄的身影在寒风中抖着,看到了他脸上的惊讶,也没有放过他脸上隐藏的那愠怒。她只是睁着大眼望着他,大大的明眸里满是担忧关切,怕他责怪般,不敢近前,又或者说是还没有适应这种短暂分别后,像所有女人那样热切的期盼着他的怀抱,缠住不放,她羞涩,不敢太过主动的表明

    自己的思念与担忧之情。

    “怎么会站在这夜风中?”他惊讶,温言,脸上慢慢涌起愠色。

    木清竹抿着唇,不知该如何回答,脸上都是羞涩之意。

    阮瀚宇望着她的表情,很快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心中一暖,这个女人终于知道关心担忧他了!可她却不敢靠近他,或者像乔安柔那样扑进他的怀里,搂着他撒娇,她只是有点胆怯羞涩地站着,担忧写满在了脸上,鼻子冻得红红的,小脸也是通红的,亮晶晶的眸子像黑夜的蓝宝石,一闪一闪,很快

    照亮了他的心。

    这种略带难为情的含蓄的牵挂,更让他怦然心动,他浑身一软,跨步上前,握住了她冰冷的手。

    终于看到这个女人对他的牵挂了,心里暖暖的,连日来忙碌的疲惫都消失了,溢在心底的却是满满的幸福

    “瀚宇,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没出什么事吧?”她轻柔地问道,满脸的焦虑再也掩饰不住,差点就要哭出声来。

    她整个人看起来又脆弱,又可爱,但也非常萌,特别是那双杏眼里的关切与担忧一点点地往外渗露,很快就渗进了阮瀚宇的心里。

    阮瀚宇心头一热,伸手圈紧了她在怀。“傻女人,穿这么少站在这夜风中,会着凉的,以后不容许了。”他宠溺的一笑,用手抚摸着她的脸颊,她的脸很冷很冷,冷得连他的心都收缩了下,双臂不由自主的揽紧了她,捂得严严实实的,语气里都是爱怜的责备:“记住,以后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不能这样傻傻地站着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