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卷 第一百七十二章 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阮瀚宇在墨园楼下的花园里踱着步,来回徘徊着,心中是说不出的烦躁,想进去却又怕。

    现在境况,无论如何要得到奶奶的支持,他想奶奶一直都是那么的喜欢木清竹,她一定会支持他的。

    只要奶奶坚持着喜欢木清竹,坚持她的意见,那他就有拒绝乔安柔的勇气与借口。

    就看他的脸皮够不够厚了!

    以前曾当着奶奶的面反复强调讨厌木清竹,不喜欢她,还逼着她离婚,可现在又来求着奶奶说是喜欢她,非她不娶,男子汉大丈夫,出尔反尔,这算怎么回事呢?他徘徊着,对,就连暮辰风都点醒他,遇到重大的事情过来问问老太太,他现在真的遇到了很重大的事情,要来问问奶奶了,只是这几年因为奶奶的指婚,他其实对奶奶已经很疏远了,心里涌起是愧疚与

    不安。

    不停地在花园里踱着步,既不好意思进去,也不想空手而归。“老太太,大少爷已经在楼下徘徊了好久了,要不要去请他进来?”朱雅梅早就看到阮瀚宇来了,见他只是在楼下来回走着,并没有上来,知道这位大少爷脸皮薄,那是不好意思进来,担心冷落了这位老太

    太的心肝孙子,当下把实情告诉了墨香灵。

    哪知墨香灵听了,并没有半分心疼之意,只是淡淡说道:

    “不用管他,让他去吧,自己糊涂做出来的事,就要自己去承担,我们是豪门大户,做不出这丢人的事。”

    朱雅梅听了只得不说话了。

    阮瀚宇掏出烟来猛地吸了几口,最终下定决心朝着楼上走来了。

    “梅姨,奶奶睡着了吗?”刚走进阮奶奶的卧房门口,站在台阶上,就看到朱雅梅正在给花浇水,记得以前每当奶奶睡着的时候,朱雅梅都会趁着空闲时间来给奶奶喜欢的花浇水,因此他轻声问道。

    “哟,少爷来了。”朱雅梅抬头看了眼阮瀚宇,笑得亲切,“快点进来坐吧,外头冷呢。”

    阮瀚宇笑笑,随着朱雅梅走到了里面的会客室,朱雅梅给他沏上好茶,拿出好吃好喝的招待他,又眉开眼笑的说着一些家常话,却绝口不提老太太的事,这可把阮瀚宇弄得不知如何是好了。

    “少爷,尝尝这个,这是我自己腌制的油甘果,墨园里那棵百年老树结的,润肺清热着呢,很不错的。”朱雅梅用牙签挑了一个送到阮瀚宇面前,慈眉善目的说道。

    阮瀚宇哪有心思吃东西,不吃吧,可朱雅梅已经把油甘果送到了嘴边,只得说了声谢谢,伸手接过了,放进嘴里咬了一口,脸上表情都变了。

    这哪是什么果实啊,又涩又苦,简直是难以下咽啊!

    可又不好意思吐掉,只得强咽了下去。“少爷,别看它难吃,可一会儿后,您就不会这么想了。”朱雅梅看到了他的表情,抿嘴一笑,忙解说道,“这东西啊,一般市面上都买不到,这棵油甘树可是老太太特地从印度那边移植过来的,非常珍贵,

    吃这种果实,一般人都是刚开始不喜欢,但到得后来都会慢慢喜欢上了。”

    果然一会儿后,阮瀚宇只觉得整个嘴里又清又甜,一直从咽侯甜到了胃里,阮瀚宇这才知道这种果实的好处了,不由笑了笑,也跟着称赞了起来。

    “梅姨,奶奶现在”一会儿后,阮瀚宇忍不住了,只得主动开口问道。“少爷,等等。”朱雅梅这才记起了似的,走到了里面的卧房,不一会儿后,走出来悄悄说道:“少爷,老太太刚刚睡醒,要到读报时间了,我已经把您来了的事告诉了她老人家了,她只说让您先等等,您也

    知道的,老奶奶每天这个点都要读报的,少爷,您要没什么事就先等等吧,要是有急事,不妨先去忙,忙完了再来也行。”

    阮瀚宇听得如此说,只得笑着说道:“梅姨,那就先给奶奶读报吧,我没什么事,等等就行了。”

    “好的,少爷,那您就先呆在这里喝点茶,吃点东西,我尽快读完了就过来叫您。”朱雅梅看阮瀚宇同意在这里等,就温言安慰着,说完,取下了报纸悄悄走了进去。

    阮瀚宇百无聊奈,只得又坐在软椅上吃了二块油甘果,到后来,连油甘果吃到嘴里再也感不到一丝丝涩味了,直接都是清甜的,阮瀚宇奇怪地发现,他竟然爱上吃这玩意了。

    只是这一等,不知不觉间,他竟然等了二个小时。

    正在不耐烦之时,却见到朱雅梅笑眯眯地走了出来朝他说道:“对不起,少爷,久等了,今天老太太兴致很高,硬是叫我多读了一张,现在老太太请您进去了。”

    “没事,没事。”阮瀚宇虽然心里苦不堪言,嘴上只好说着没事,走了进去,想他阮瀚宇何时这么耐心的等过人了,可这是奶奶,不得不尊重。

    冬天来了,老太太怕冷,地板上部铺上了羊毛地毯,阮瀚宇脱掉鞋子轻手轻脚走了进去。

    “奶奶。”老太太正半卧在躺椅上,身上盖着厚实的羊绒毯,脸色红润,精神很好,听到阮瀚宇的叫声,脸上是慈爱的笑容。

    “瀚宇来看奶奶了。”她慈眉善目的笑。

    “奶奶,最近有点忙,没能常来看您,还请奶奶见谅。”阮瀚宇弯腰蹲在阮奶奶面前,笑容可掬,掩盖了那丝尴尬。

    近几年,他与奶奶的关系已远不如前几年那么亲厚了,这其中的原因,现在想想都让他感到羞愧。

    “我的孙子这么出色,自然是要忙的,只要心里想着奶奶就行了。”阮奶奶还是笑容满面的慈爱地说道。

    阮瀚宇听得更加羞愧了,尴尬地笑了笑。

    “瀚宇,来找奶奶有事吗?”阮奶奶满是关切地问道。

    阮瀚宇抬头望着奶奶关切的眼神,一时有种感动萦绕在心头,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不管他做错了什么事,奶奶都会笑着说:“没事的,小瀚宇改正就好了,我相信我的孙子。”

    那时的阮瀚宇都会自信满满,对奶奶充满感激之情。

    可现在他做错事了吗?

    为什么会觉得和小时候一样的感觉呢!

    “奶奶,我就是想来看看您,没有什么事的。”阮瀚宇不知从何说起,只好唐塞着,支支吾吾,尔后说道:“奶奶,爸爸的病有可能会好起来了,目前已经在美国动了手术,这些都是清竹负责的。”

    说到木清竹,阮瀚宇脸上总算有了笑容,神彩飞扬的,也觉得有了话题了。

    阮奶奶也高兴地点了点头,却拿眼睛盯着他问道:“瀚宇,是你让木清竹负责你爸爸开刀治病的事吗?”

    “是,奶奶。”阮瀚宇笑得一脸的温柔。

    “你现在相信她了?以前记得那是非常讨厌她的,而且还因为这事对奶奶有意见呢。”阮奶奶直讳地点了出来,毫不顾虑他的面子。

    这一问直把阮瀚宇羞得无地自容,满脸发红,不敢正视着奶奶慈爱犀利的目光。

    “奶奶,当时我确实很混,没有看清事实的真相,这点还要请奶奶原谅呢。”阮瀚宇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阮奶奶的眼里平静得看不到一点波澜,脸上慈祥的笑容也不见了,整个脸上都是一种从没有过的表情,静谧,沉稳却又过于哀痛。

    她很久都没有说话。

    阮瀚宇也感到了一丝不安,抬起了头来,就看到了奶奶眼睛里的那抹沉痛,心里猛地一惊,竟然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寒意。“瀚宇,你还有话要对奶奶说吗?”阮奶奶的声音像从地狱里飘出来,苍凉,萧索,无奈,苍老,甚至带着一丝佛门中特有的空洞宁静,幽深而持久,一阵阵地撞击着阮瀚宇的心,他不安地望着她,望着奶奶那张饱经风霜的脸,认真地说道:“有,奶奶,我想清楚了,我爱的人是清竹,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是爱她的,以前没有看清自己的心,现在看清了,我要跟她复婚,以前都是我的错,做了对不起她也对不

    起奶奶的事,还请奶奶原谅我,我现在已经下定了决心,这辈子非她不娶。”

    阮瀚宇非常郑重地宣告,他想奶奶一定会高兴的,这不是她一直希望看到的吗?

    可他错了。

    听了他的话后,阮奶奶的脸上并没有半分喜悦之情,甚至比刚开始还要晦暗了,她目光闪铄,表情越来越沉重。

    空气里是前所未有的压抑,压抑得阮瀚宇快透不过气来。

    他没有听到奶奶笑着说:小瀚宇,错了改正就好了,我相信我的孙子。

    而是听到了阮奶奶严厉的话语:

    “瀚宇,除了这个你就没有话要跟我说了吗?”

    阮瀚宇的脑袋又开始犯糊涂了,望着奶奶,茫然的摇了摇头。

    “瀚宇,奶奶问你:乔安柔怎么办?”阮奶奶的声音掷地有声,震得阮瀚宇很快从空茫中回过神来,反射似的清醒过来了。“不,奶奶,乔安柔不关我的事,我已经给了她补偿了,是她自己不知道珍惜,而且是奶奶同意让她住进阮氏公馆的,三个月到了,奶奶可以让她走的。”他心慌意乱,甚至是语无伦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