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卷 第一百九十三章 把孩子打掉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知道了。”阮瀚宇顿了下,面无表情,从鼻子里哼出了这几个字后朝着楼上走去。

    推开了他与木清竹的婚房,惊了一跳,床上竟然有人睡在那里。

    难道清竹已经回来了!

    心里涌过丝惊喜,快步走了上去。

    只是很快就否定了,摇了摇头。

    不可能的,她怎么会回来呢?

    或许走错房间了,又退了出去,看了看房门,千真万确!

    此人是谁?竟敢睡他们的床

    开灯。

    卧房里顿时亮如白昼。

    映入眼帘的倒真是一个女人,容颜艳丽,真与木清竹的脸有几分相似。

    木清浅!

    阮瀚宇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是他的清竹,而是那个恶劣的女人木清浅。

    “好大胆,竟敢睡在这张床上!”怒气从阮瀚宇的心中徒然升起,直冲脑门,不由断喝出声。

    床上的女人被这断喝声吓醒了,慌忙翻身爬了起来,等看清是阮瀚宇时,脸一下就变色了。

    面前男人盛怒铁青的脸,吓得她眼都瞪圆了,傻傻望着他。

    “说,为什么会睡在这张床上?”阮瀚宇握紧了拳头,咬着牙齿怒问道。

    真是岂有此理,这样品性恶劣的女人竟敢睡在他们的卧房的床上,无法无天。

    “快滚。”他紧接着暴喝出声,那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来都是震怒的,把楼下的房间都给震响了,季旋更是听得心惊胆战的,慌慌张张地跑了上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对不起,阮总,我错了。”木清浅被怒喝声震醒过来,望着阮瀚宇铁青着脸朝她走近,那眼光似要杀人,握着的拳头似乎随时都会拧断她的脖子,直吓得浑身发抖,慌忙搂着自己的衣服,快速从床上爬了

    起来。

    “太过份了,你还真是个不知羞耻的女人,清竹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妺妺呢。”阮瀚宇靠近她,直把她逼进了墙角,伸出右手锁住她的下额,稍一用力,木清浅痛得叫出声来。

    “阮总,饶命,下次再不敢了。”她哀哀的嚎叫。

    “下次,你还想有下次?”阮瀚宇冷笑出声,厉声喝道:“快给我滚,再不要让我看到你,若再发现有这样的行为,我一准把你从这窗口扔下去。”

    “是,是。”木清浅惶恐的点头,待阮瀚宇的手稍一松开,搂着衣服就匆匆跑了出去,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季旋正站在房门口,阴沉着脸。

    “对不起,夫人。”她面红心跳,不知所措地喃喃道歉。

    “太没规矩了,我不是让你睡在客房里吗?怎么会睡到少爷的房里了。”季旋满脸怒容,连声喝斥,“连基本的素质都没有,这哪里还像个女人。”

    木清浅羞得无地自容,脸一下就红到了脖子根,一个劲的说道:“对不起,夫人,走错了房间。”

    季旋冷面冷脸的瞪了她一眼,说道:“还不快滚。”

    木清浅灰溜溜地走了。

    季旋又叫来阿英重新把房间里收拾了一番。

    “妈,发生什么事了吗?”乔安柔也被这声音震醒了,边揉着眼睛边走了出来,意外的见到季旋正站在木清竹的卧房门口,不由开口问道。

    “安柔,以后你也要注意一下,别让你身边的人太放肆,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随便睡在别人的卧房里呢。”季旋看到乔安柔也走了出来,有些不悦的责问道。

    “妈,什么意思啊?”她睡眼惺松,不明所以地问道,眼睛很快就看到了正站在房内的阮瀚宇,霎时双眼生光,笑着说道:“瀚宇也回来了。”

    很想冲上去,只是碍于季旋正站在旁边,只得强忍住了。

    “安柔,你身边的那个什么经纪人言行举止太放肆了,以后可要好好说教说教。”季旋此时拿出了家长的威严,郑重教训道,今晚儿子可是气得不轻,心疼着呢。

    乔安柔听到这儿已经明白了,忙陪着笑脸说道:

    “妈,您别生气了,她本来素质就低,我会说她的。”

    “嗯”,季旋见乔安柔还算懂事,点了点头,望了眼她的肚子,口气和缓了很多:“很晚了,你也好好休息吧。”

    却又看到乔安柔的眼睛直朝着阮瀚宇瞧着,双眼发亮,知道她的心思,摇了摇头,知趣地下楼去了。

    “瀚宇,今天可算回来了。”季旋前脚刚走,乔安柔后脚就跨了进去,不顾身子,沾了上去,扑在了他的怀里。

    阮瀚宇皱眉,用手扶起了她,有点不耐烦的说道:“安柔,很晚了,赶紧睡觉去吧。”

    “不嘛,宇,我肚子胀胀的,好难受,陪陪我好不好?”乔安柔含娇带痴,撒着娇。

    “安柔,我还有事呢,先去休息吧。”阮瀚宇放开她,打开衣柜翻找着衣服。

    木清竹的衣服部摆放在柜子里,平日穿的衣服竟是一件都没有拿走,脑海里闪过她苍白的小脸,心里禁不住一阵阵难受。

    她不回来,这里就没有家的味道,而他心里更是空落落的。

    “宇,要找什么我来帮你。”乔安柔殷勤地走上来,就要帮他。

    “不用了。”阮瀚宇冷冷地开口。

    现在的他只要看到乔安柔就会觉得心烦,甚至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宁愿躲得远远的。

    偏偏乔安柔不顾一切的痴痴缠着他,越是这样越就会想起木清竹,她的娇躯让他欲罢不能,在他的怀里,那样**美好的女人,若即若离,柔情如水,已让他着魔。

    不仅如此,对她的思念也是一天比一天浓,哪怕只有一天没看到她都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五心不着主。

    “瀚宇,现在你的心里眼里就都只有那个女人了吗,我就那么讨你的厌吗?”乔安柔泪眼盈盈的,满脸委屈,啜泣着说道:“宇,我肚子里可是怀了你的儿子,难道这些都抵不过那个女人吗?”

    说到这儿伸出双手从背后环住了他的腰,把脸贴在他的背上,哭泣着说道:“瀚宇,求求你,陪陪我吧,我真的好难受,每天都没有胃口,只想看到你,就算是看在孩子的面上,答应我,求你了。”

    边说边泪如雨下,紧紧缠着他再也不愿意松开。阮瀚宇的背僵直了,心乱如麻,乔安柔的话戮中了他的痛处,沉默了一阵,他掰开她的手,怀着最后一线希望,把她拉到沙发上坐下,认真慎重地说道:“安柔,既然难受,那就听我的话,把孩子打掉吧,

    趁着现在一切都来得及,大错还没有酿成。否则,将来大家都会痛苦,得不偿失,只要你能答应,有什么要求可以随便提,我会尽量满足你的。”

    他说得很认真,也很严肃,眼里带着某种热切的期望。

    这样的表情深深地刺痛了乔安柔的心,他竟是如此的希望她打掉肚中的孩子,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是铁了心不愿意要,这该让她多么心寒。

    脸慢慢地变得惨白,失望像魔鬼一样缠住了她,眼里的那点亮光也渐渐熄灭了。

    “瀚宇,你就那么不喜欢我吗?甚至连自己的骨肉都不愿意要,只为了那个女人,你都可以不要自己的孩子,好狠的心。”她的手绞紧了自己的衣服,眼里的泪再度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泣不成声。“安柔,到现在你都没有明白,爱情不是靠孩子来拴住的,你这样做将来是不会幸福的,将来只会害了孩子,害了你自己,也会害了大家,到底要我怎么说你才能明白过来?”阮瀚宇几乎是苦口婆心了,见

    到乔安柔并没有一点听劝的意思,心中的那点希望落空了,脸色也渐渐阴沉了下来。“瀚宇,告诉你,别做梦了,孩子,我是绝不会打掉的,也一定会生下来,这辈子我是一定要嫁给你的,就算你再无情无义也好,再不喜欢我也好,我也要一个婚礼,一个名分,这是你欠我的,我就要拿回

    来,而且这辈子你只能娶我一个,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我的决心。乔安柔咬着唇,斩钉截铁地说道,眼里的光绝然,晦暗。“你不可理喻。”阮瀚宇这下彻底失望了,知道跟她是说不清了,再也不抱任何期望,徒地站了起来,阴冷地说道:“安柔,你以为用这样的方式要挟我,我会就范吗?跟在我身边这么久,应该了解我的

    性格了,从来,我都是不会轻易屈服的人。”乔安柔的脸再度变色,绞着衣服的手指泛白,眼里先是绝望与悲伤,慢慢变成了愤怒,徒地站了起来,大声说道:“瀚宇,你不是轻易被屈服的人,同样的,我也不是,既然不爱我,为什么三年前不说,为

    什么要等到现在才说,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了,却说不爱我了,叫我怎么办?不管怎样,为了我们的孩子我都会坚持到底的。”

    说到这儿,伤心欲绝,蹲了下来,双手捂着脸,痛哭起来。阮瀚宇的脸泛起一层青色,绷得紧紧的,沉声喝道:“够了,安柔,请你想清楚,这三年来我有说过爱你吗?有主动说过要娶你吗?是你自己要呆在我的公司,一直以来我都有劝你,劝你去发展自己的事业,从来也没有强求过你,因为这几年你陪着我,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陪在我身边,我曾经都有动摇过,想娶你为妻,但现在我已经明白了,那根本就不是爱情,如果真因为这样娶了你,就是对你的不负责,不仅对你不公平的,对我来说也是不公平的,将来,大家都不会幸福,所以,安柔,请你想清楚,婚姻大事不是儿戏,我已经有过一次经历了,就不想再重蹈覆辙了,我可以尽量弥补你,但请你配合我,不要逼我,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