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卷 第二百七十四章 激动的心情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清竹,做恶梦了吧。”他更加搂紧了她,轻抚着她的脸,心里是深深的歉意,“对不起,清竹,是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以前受了太多的苦,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再让你和孩子受苦了。”

    他愧疚的说道,声音柔和低沉,带着深深的磁性,木清竹的心却被震得一抖。

    孩子,他们的孩子!果然他是知道了的。

    “清竹,醒了起来吃点东西吧。”阮瀚宇怀抱着她坐起来,手摸到她浑身都是汗,不由皱起了眉来,按铃声吩咐护士又送来了一套病服,抱着她去了卫生间,强迫着帮她冼澡后换了下来,才把她抱出来。

    “一定要多吃点,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阮瀚宇心中着急,恨不得一口让她吃成个胖子出来,他拿过病床前的餐台,一样样地把饭菜亲自拿出来,竟然摆了十几样,看得木清竹直抽气。

    当她是猪吗?哪能吃得了这么多。

    “我不饿。”木清竹病恹恹地说道,看着这些菜,她是真的没有一点胃口。

    “不饿也要吃。”阮瀚宇强势地命令道,“身子都瘦成这个样子了,还不知道要吃东西。”

    说完拿起面前的汤勺来舀了一小勺放在了她的嘴边,木清竹勉强张开了嘴,只喝了几勺后,就反胃,难受,再也不想张开嘴了。

    她是真的没什么胃口,前几天还能边吐边吃进一些,这几天或许是心情不好吧,竟连一点点胃口都消失了。

    “清竹,乖,再吃点。”际瀚宇又着急又心痛,劝说道:“你现在太瘦,太虚了,必须要吃点东西,不能光指靠这些吊针。”

    他的女人怎么能在他的身边还营养不良呢!

    “来,喝这个汤。”看到木清竹的神情抑郁,垂眸不语,他又端起了面前的老母鸡汤,用勺子轻舀了一勺递到了木清竹的嘴边,柔声说道,“试试这个吧,说不定对胃口。”

    闻到鸡汤,木清竹胃里又是一阵反酸,摇了摇头。

    “这怎么行,前几天淳姨都说你胃口好了点的,怎么现在又什么都喝不下去了呢?”阮瀚宇更加焦急了,坐立不安的。

    一会儿后,伸手按响了呼叫铃,护士急忙走了进来,他立即吩咐请医生过来,护士不敢怠慢,紧赶慢赶着去把医生请了进来。

    “医生,为什么她老是吃不下东西?”他非常着急地问道。“阮总,怀孕的女人前期胃口是要差点,这个也是视个本体差异而定,有些人没有什么反应,或者吃得更多,但有些可能米粒都不沾,这是个人的体质决定的,其实也没有多少问题的。”医生听他说完原因

    后,耐心地解释道。

    阮瀚宇听到这里心才安了些,可还是摇头道:“不行,她现在太瘦弱了,营养不良,这可怎么办?”

    医生笑了笑,安慰道:“这个应该只是暂时性的,到了后期稳定下来后会有所改善,不必太过着急,只要胎儿各项指标都正常就会问题不大,如果实在担心就打点营养针。”

    阮瀚宇皱眉,脸上有不悦的神色。“据今天的检查来看胎儿都还是很正常的,这段时间要忌房事,最主要的是心情要乐观开朗,积极面对,后面只要坚持产检,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事的,阮总放心,这是很正常的怀孕现象,不必太着急了,如

    果孕妇心情不好,建议后期多陪陪她,带她出去活动下,或者多听一些关于孕期的保健心里常识。”医生娓娓说完这些话后,走了出去。

    阮瀚宇的心终于放宽了很多,可他只要瞅着木清竹苍白的脸,还有脸上的那缕抑郁就会莫名的紧张与难受。

    她的心情一直都是不好的。

    这么多天,有哪一天是舒心过的?

    这点他还是清楚的。“清竹,听到医生说的话了吗?要心情高兴才行,告诉我,把你的心事告诉我好吗?”阮瀚宇几乎是苦口婆心了,“等你好了,我就带你去国外,我们去那里生下孩子,高高兴兴的,这辈子我只会娶你一个女

    人,相信我,现在你都有了我的孩子,我更会对你负责的。”

    木清竹只是默然躺着,无论阮瀚宇说什么,她既不反对也不接口,更无力思考什么,渐渐地又沉入了梦乡。

    半夜醒来时,躺在一个温暖的怀里,那是她化成灰都熟悉的怀里,他紧紧搂着她,他的大手抚在了她的小腹上,一直放着,没有离开过。

    她左手有点发麻,动了下身体,阮瀚宇很快就惊醒过来了。

    “怎么了?不舒服吗?”感到了怀中女人的动静,睡得惊醒的他慌忙问道,大掌在她的腹上轻抚着,心里却是满满的激动。他要做爸爸了,肚子里是他的孩子,那是一条新生命,他的骨血,这该让他多么激动,似乎一下就有了动力,这几天的不快部消失了,心底里只有满满的感动,对木清竹的感动,他爱着的女人终于要为

    他生孩子了,就算是睡梦中也能笑醒过来。

    木清竹听到他激动的心跳声,能感受到他的心情,心里却是酸酸的,异常难受。

    这么美好宁静的夜晚,能有多少时间是属于她们的,他们之间可能吗?

    乔安柔那边还怀着孕呢,忽然想到她也是呆在这家医院里,心中一凉,竟然身哆嗦了下。

    不行,明天必须要离开这里,绝不能让乔安柔知道她怀孕了。“清竹,在想什么,能告诉我吗?”她的异常沉默让阮瀚宇的心又不安起来,搂紧了她再次轻声问出来,“不要担心什么,相信我,这一关肯定能过去的,大不了我舍弃阮氏集团,明天我就去订机票,我们去

    美国生活去,带着我们的孩子,过我们的小日子好吗?”

    他安慰着她,轻声细语的。

    木清竹听着他的温言软语,心中的酸楚越来越大,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

    “清竹,为什么要哭,不相信我吗?”阮瀚宇听到了她压抑的抽泣声,心中惊慌,用手轻抚去了她的眼泪,低头来亲吻她,想用自己的行动来告诉她,他的爱与决心。

    木清竹的眼泪流得更急了,阮瀚宇心中着急,紧紧地搂着她,不停地吻着她,安抚她,很想把她嵌入他的身体里成为他生命的一部份,从此后再不会分离。

    这一晚,他搂着她,不停地安慰着她,说不尽的柔情密意。

    “乔总,恭喜您就快要成为阮少奶奶了。”木清浅捧了一束鲜花走了进来,笑意盈盈的。

    乔安柔眼角轻扬,满脸傲意。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她躺在病床上,翻着手中的杂志懒懒地问道。

    因为怕辐射,不能看太多手机,又不能对着电脑,只能是翻看杂志了,可这日子也真是太无聊了,如果不是为了生下这孩子来要挟阮瀚宇,打死她也不会这么早怀孕的。

    “乔总,那个贱人已经离开阮氏公馆了,只不过”木清浅话说了一半没有接下去。

    “只不过什么?”乔安柔瞬间神经过敏起来。

    “只不过乔总吩咐的婚房不是选在那个贱人的那间了,而是另外选了一间房,据说这是阮总不同意的,夫人也没有办法,只怕把他彻底激怒了,担心后面的事情难办。”木清浅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个”乔安柔脸上的怒意一闪而过,可只一会儿后,就舒展了眉头,只要拿到了阮氏公馆的继承权,那这一切不都是她的了吗?也不用急在这一时。“乔总,现在阮氏公馆里喜气洋洋的,翠香园里夫人正在大肆准备着你们的婚礼呢,看来夫人还是很上心的,乔总与阮总的婚礼到时一定会办得风光体面的。”木清浅眼见木清竹被赶出了阮氏公馆,心中舒

    心,美美地恭维着乔安柔。

    乔安柔脸上的笑张扬,翻着杂纸的手指捏成了好看的兰花指,那指甲微微向上翘着,血红的指甲又尖又长,如血般般妖娆。

    木清浅心中忽然涌过丝惊惧。

    “海洋之星探听到了没有?”她忽然仰起了脸,声音又冷又硬。

    “乔总,阿吉说从没有听说过阮奶奶有这个珠宝。”木清浅被她的声音震得身又是一凉,慌忙答道。“不可能。”乔安柔快速打断了她的话,阴沉着脸说道:“海洋之星是阮氏公馆的镇馆之宝,有人曾亲眼看到过,据文物总门记载,这个珠宝自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就已经归阮家老爷子所有了,而且据阮家的家规,这个珠宝都是要亲手交给阮家的当家媳妇,你道这么多女人都想嫁入豪门,以为这豪门只是说得好听吗?当然还有别人得不到的东西,我是一定要得到海洋之星的,否则就算嫁到了阮家,也不能算

    作风光。”

    木清浅听得一阵发呆,这么名贵的稀世珠宝若能拥有那才是真正的富贵至上呢。“可是乔总,这几天阿吉已经把阮奶奶的卧房都翻遍了也没有找到一点点珠丝马迹,更没听墨园的任何人说起过关于这个珠宝的事,这事如果真有也只有阮奶奶知道了,乔总大可以放心,若真有的话阮奶奶是一定会交给您的。”木清浅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