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卷 第三百零三章 连夜审讯莫彪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快,再去搜,找到少奶奶。”他跑出去又下了死命令。

    “阮总,您放心,少奶奶没有被他们捉到,他们抓错了人,错把木清浅当成木清竹给抓了过来。”连城提着阿八走了过来,把阿八扔到了阮瀚宇的面前。

    阮瀚宇眼光厉光一闪,提脚踩在了他的身上,厉声怒喝:“到底怎么回事?”

    “阮少爷,我们确是抓错了人,当时看到那个女人穿着朴素寒碜,而这个女人才穿得像个少奶奶,二人长得又像,这才弄错了人的。”阿八被阮瀚宇的脚踩得骨头都要断裂了,颤颤惊惊地答道。

    阮瀚宇嘴角浮起了丝笑意,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好极,真是天意啊!

    “你们先派一个人把木清浅赶紧送到医院去,连城,走,马上审讯莫彪。”阮瀚宇收起笑容,朝着他们淡淡吩咐一句后,带着连城朝着关押莫彪的船舱走去。

    阴森森的船舱内,昏暗的灯光摇摇似鬼火,刺鼻的霉味迎面扑来。一会儿后,眼睛终于适应了船舱内的昏暗,阮瀚宇打量了下船舱,这可十足是间刑讯室,里面的刑具别出心裁,恐怖阴森,看来这都是平时莫彪管理属下的黑社会团伙时用到的,他的嘴角涌起森寒的笑意

    。

    莫彪戴着手扣正被飞鹰队的手下押着跪在船舱里的甲板上,低垂着头。

    “莫彪,你可曾认得我?”阮瀚宇走上前来,在一张铁椅上坐下来,跷起了二郎腿,冷声问道。

    莫彪听到阮瀚宇的声音抬起了头,他的目光灰冷,似鹰般冷冽的眼神里透着一股狠劲。

    “你想怎样?现在我落在你的手里,随便你。”他头一扬,倨傲的问道。

    阮瀚宇冷笑,鸷鸟般的眼里闪着尖锐的光茫。

    “亡命歹徒,不自量力。”他冷哼出声,断然喝道:“莫彪,今天你要配合我,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否则,今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莫彪眼里闪过一股较劲的狠味,“阮大少,我拿钱替人办事,没什么可回答你的。”

    “是吗?”阮瀚宇嘴角的寒意泄露。

    “少耍花招。”连城一把纠着他站了起来,拿起身旁的一根铁棍朝他膝盖打去。

    莫彪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告诉你,今天不把一切都交待出来,我会在警方来之前,把这里的刑具给你上一遍,保证让你不死,也让你活得够痛苦。”阮瀚宇的声音越来越冷,没有半分的温度。

    莫彪的倨傲消退了不少,眼里有了丝惊恐,这里的刑具,莫说部上一遍,就光一样,就能让他痛不欲生了,平时,惩罚属下时,那个惨况,他可是看在眼里的。

    “你想问什么?”他闷声答道,声音低了不少。

    阮瀚宇脸上浮起丝冷笑,厉声问道:

    “莫彪,我且问你,木锦慈的案子,你是受了谁的指使要把他撞死的?”

    莫彪眼珠转着,佯装不明白。

    “快说。”连城不由大怒,拿起了旁边的一把老虎钳,“今天你要是不说清楚,我保证就地废了你的命根子,让你这辈子都玩不了女人。”

    他边说一把就扯下了他的裤子,老虎钳像张黑口朝着他下身钳去。

    莫彪嘴唇哆嗦着,用戴着手扣的手忙忙护住下身,这才松了口:“阮少,我是受了阮家俊的指使啊。”

    “放肆,阮家俊只是让你阻止木锦慈第二天参加不了竞选,他可没让你害死木锦慈。”阮瀚宇见他一点也不老实,断声厉喝道。

    “阮少,我也是这样吩咐吴良松的,只让木锦慈缺胳膊断腿的,可他喝了酒,坏事了,直接把人给撞死了。”莫彪满脸无辜无奈的模样。

    “看来,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阮瀚宇冷冷说道,朝着连城说道:“这里还是先交给你来处理下,好好问问他,那天是不是他派人来枪杀的你,为什么?”

    阮瀚宇说着厉目瞪了他一眼,大步朝着甲板上面走去。

    不一会儿,里面便传来了莫彪惨厉的叫声。阮瀚宇站在甲板上,清俊的脸上是冷冽的笑,酷刑之下,他就不相信还有人能挺受得了。连城是特种大队出身,什么样折磨人的法子不知道?更何况,他还曾经被他派的人击中了一枪,早就想报这个仇了

    ,今天正是他发泄的好日子。

    他的脑海里不停地闪现着木清竹的身影,她到底去了哪里?

    这几天没有理由会离开阮氏公馆的,晏会并没有结束,而她是突然消失的。

    但没有落入到莫彪的手里,他还是很欣慰的。

    哀号惨烈的声音没响了多久就平静了下来。

    “阮总,他愿意招了。”连城从船舱里走了出来。

    “怎么样,那天是不是他派的人开枪打了你,为了什么?”阮瀚宇转身问连城。“阮总,正是他,原因也是正如您猜测的那样,是想让我们不要再插手木锦慈的案子了。”连城的脸仍有一丝愤怒,“这丫的太可恨了,光天化日之下都敢开枪打我,这一枪我可不能白挨,现在他已经被我收

    拾得差不多了。”

    “好。”阮瀚宇见这个回答已经差不多接近真实了,这才走了进去。

    莫彪已经如一只被拨了毛的老虎,焉在地上,脸色惨白,浑身血痕。

    “说吧,到底是谁指使你要借阮家俊之手杀死木锦慈的?”阮瀚宇走进去,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厉声问道。

    “阮总,我确实不知道是谁,但那天有人约我前去新天地夜总会里,然后就做了这个交易。”莫彪完焉了下来,老实的答道。

    “谁约你去的,收了多少钱?”阮瀚宇阴着脸,紧追不舍。“是一个身着黑西装的男人,他说只要我趁着阮家俊要害木锦慈的这个机会加一把火直接把他弄死,就给我多出一千万元的酬劳,这可是个不小的数目,当时我就心动了,接下了他的订金。只怪我们见钱眼

    开,才把这个单给接下来了。”莫彪喘着息,面容痛苦地说道。

    “那阮家俊出了多少钱让你阻止木锦慈不能去参加竞选?”阮瀚宇眼中厉光闪铄,据他所知,阮家俊还没有成家,并没有分得家产,身上是没有多少钱的,他也不可能出得起这个价。“阮大少,他只出了一百万,本来他要求不高,只要让人想办法不让他前去参加竞选就行,其它没什么要求,本来这个事情很好办的,我们都已经准备从半路上拖住他或者骗他到一个地方捉住他关上一夜后

    就放回去的,但没想到还会有人会出巨额重金来直接弄死他的,我们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啊。”莫彪完没有了刚才的狠劲,眼里都露出了害怕的光,他身血污,不时痛苦的呻吟着。

    “你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指使的吗?”阮瀚宇眼里的厉色越来越可怕。“阮大少,您也知道我们都是拿钱办事,其它的都没有必要知道得那么多,但那天在希尔顿饭店里,我就知道了那个指使我们办事的原来是当今政要,据说是木锦慈的手下,一个姓冯的处长,但我真不明白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莫彪的脸上冒着冷汗,眼里的光很诚实。

    “冯荆生?”阮瀚宇的眼眸眯了起来,厉光一闪,果然是他?

    原来这事还真是联系在一起了。“那好,我问你,我们阮氏集团的那台帕尼卡豪车是怎么弄到山洞里的?这也是你的杰作吧?”阮瀚宇想起了在山洞那天,木清竹差点因此跳下了阴河,只要想到这点就会心惊胆颤的,当下满脸阴沉地问道

    。“阮少,那台豪车确是我派人弄下去的,但那是有人奉了阮家俊的令从青山汔车城开出来后才交给我们的人办的,我们也只是收钱办事,怪不得我啊。”莫彪想起了那天那个戴着口罩的男人开着那台车出来

    找到他们,要他们把它毁尸灭绝的事。

    “这么说,当时吴良松开着这台车撞木锦慈的时候也是他把车开出来交给吴良松的,是吗?”阮瀚宇冷静下来,再度发问。“不是这样,这次是另外一个男人把那台车开了过来交给了吴良松,当时那台车发动机号已被磨掉,我们也不知道是阮氏集团的车,再说了,在城拥有阮氏集团车的人太多了。”莫彪的手摸着膝盖,额头

    上因为疼痛而冒出大滴汗珠来,说话的声音都有点虚弱。

    阮瀚宇的拳头握紧了,“这也是奉了阮家俊的令吗?”

    要知道这台车可是阮氏集团的了限量版豪车,球都不多,虽然车被换了颜色,连发动机号都被人刻意磨掉了,但若是查出来,那是很容易查到阮家俊头上来的,他怎么会傻到这个地步了。

    “阮少,这个真不知道,你也要知道我们只是收钱办事,其它都不管的,他只说是奉了别人的令,给了我们钱,要我们把它毁尸绝的。”莫彪颇有些无奈的答。

    阮瀚宇双手放在背后,踱着脚步,看来莫彪对这个事情所知道的也并不是很多,他应该是不会说假话了。

    “那么,是谁出了一千万给你,让你把木清竹肚子里的孩子弄掉的?”提到这个,阮瀚宇怒目呲裂,拳头都快拧出水来。这么阴损的事竟然还有人做得出来,如果让他知道绝不会放过这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