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卷 第三百四十九章 手忙脚乱
作者:云中飞燕的小说      更新:2018-02-23
    干衣机里的衣服已经烘干了,夜也很深了!

    木清竹取出阮瀚宇的那套西服,放在烫斗板上,摸在手中的是柔软的面料,做工非常考究,西服上还带着属于他的特有的气味,一时间,木清竹望着这套西服发呆。

    身上似乎还残留着阮瀚宇的热度,他在她身上的掠夺,所有的这一切都像魔鬼那般缠绕着她,拉扯着她的心,手微微发抖的抚上了西服,吴秀萍的话在耳边响起。

    她咬紧了唇,打开了烫斗的开关。

    阮瀚宇的西服总是那么的笔挺与考究,面料很柔软,熨烫起来有点难度,当木清竹把它烫好时额头已经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来。

    总算是弄好了这二父子的衣服,木清竹吁了口气,怕家里霉气重,有些异味,木清竹拿出自制的鲜花香水给二人的衣服都喷洒了些后,才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用塑料袋装好。

    吴秀萍已经睡着了。

    木清竹提了东西,悄悄出门了。

    这么急着赶到医院去,倒不是挂着阮瀚宇,而是担心着小宝的哭闹。

    刚走出院门,黑暗中一道笔直的身影正站在外面,路灯昏暗,明显是个男人的身影。

    听到脚步声,那个男人转过身来,很快迎了上来。

    “少奶奶,您好。”连城走上来轻轻打着招呼。

    木清竹愣然。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惊呼出声,如果阮瀚宇要派他来看着小宝,那小宝现在可在医院里呢。

    “少奶奶,阮总担心您走夜路不安,特意派我来接您。”连城非常恭敬地答道。

    原来是这样!

    木清竹望了望江南水乡四周的沉寂,黑暗正像一口大锅罩着,寒意深深,这才感觉到有丝害怕来,也幸亏阮瀚宇派了连城来接她,否则还真的会有点害怕。

    “少奶奶,东西让我来帮您拿吧,您跟在我后面走就行了。”连城微笑着说道,伸手从木清竹手中接过了袋子,转身朝着前面的黑暗巷子走去。

    木清竹紧跟着他走在身后。

    连城不善言辞,木清竹与他不太熟,也不愿意开口,二人一路上无话,很快就来到了医院门口。

    “给,少奶奶,我就不上去了。”到了医院门口后,连城把手中的东西递给了木清竹,有些木纳地说道。

    “好的,谢谢,辛苦了,快回去睡觉吧。”木清竹笑笑,道了谢。

    “少奶奶,不用客气。”连城有些不安,把手中的东西递给了木清竹,欲言又止的模样。

    木清竹接过东西,担忧着小宝,也没有在意他的神色,道了声“晚安”后,转身朝着医院的楼上走去。

    还没有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了小宝嘶心裂肺的哭声,一声比一声凄惨。

    木清竹心中一紧,整个人都不好了,快速朝着病房跑去,推开了门。

    里面的一幕让她不忍直视!

    阮瀚宇正忙得焦头烂额,小宝则正在床上瞪着腿,挥着手,拼尽力气地哭着,尽管生着病,却也是拼尽力的反抗着。

    阮瀚宇呢,正在一旁笨手笨脚的冲着奶粉,身上,脸上,头发上都是一片凌乱。

    “小宝,怎么了!”木清竹心中发疼,暗自庆幸自已赶过来了,忙冲进去,快速抱起了哭泣着的小宝,边哄边拍着。

    小宝一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闻着令他心安的熟悉亲切的妈妈味道,很快就停止了哭声,瘪着嘴,望着木清竹,一个劲地叫着“妈妈,妈妈。”

    小宝的额上满头大汗,还有满脸的眼泪都让木清竹的心揪得紧紧的,一边拿过条毛巾来给他擦着汗,又摸到他背上的衣服都汗湿了,幸亏得早垫了条毛巾,否则这身衣服又要换了。

    忙取下了毛巾来,换了条干软的新毛巾垫到后背上。

    阮瀚宇待看到木清竹跑进来,眼前一亮,像看到了救命稻草般,松了口气,忙拿起冲好的奶粉递了过来,温言说道:“小宝应该是饿了,快喝点奶粉吧。”

    木清竹伸手接过奶粉来一摸,吓了一跳,那可是滚烫的开水。

    天,哪有这样冲奶粉的?要温水才行啊!

    看来这家伙果然把她的话丝毫没记在心上,早把她的叮嘱当作耳旁风了。“你还真行啊,这么烫的水也给小宝冲奶粉,不仅营养成份毁掉了,也让他没法喝呀,这真要喝下去,不把咽喉肠道的粘模烫坏吗?”木清竹朝着他嘀咕,抬头看到他的脸上都是抓痕,平素齐整的头发更是

    被乱得一团糟,就连衣服上面都有一股尿烧味,不由又好气又好笑。“瞧,这都是你儿子惹的祸。”阮瀚宇顾不得头上的凌乱,用手摸着身上的睡袍,满嘴的没好气:“这小兔崽子不仅哭闹,还拉了泡尿在我身上了,一醒来,看到我就哭,把他抱起来,拳打脚踢的,看,我这

    脸都被他抓花了,头发也被他抓乱了。”

    阮瀚宇满脸委屈,瞪着小宝满心不服地问道:“小子,你就是这样对你亲爸爸的?”

    小宝停止了哭声,又瞪着那对黑溜溜的眼珠子朝他瞧着,望着他的狼狈样,脸上似乎还得胜的笑意。

    这下,阮瀚宇彻底无语了。

    这小家伙,老是瞪着眼睛打量着他,可就是不跟他亲,似乎总在说:“你这个坏蛋,是谁呀,怎么来跟我抢妈妈呢。”

    “行了吧,你以为带孩子这么容易吗?本来,他就不认识你,这完怪不得小宝嘛!”木清竹毫不同情他,抱着小宝,重新温了水来准备给他冲奶粉。

    “小宝刚醒吗?还没喝药吧?”她又问道。

    “当然,什么都没有喝。”阮瀚宇理所当然的答道,然后又凑近去,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小宝很像你,喜欢抓我的脸。都是一个德性。”

    阮瀚宇这样一说,木清竹脑海里立即闪现出以前在阮氏公馆里时,二人打架的场面,还有他脸上被她抓伤的情景,心里直好笑,到底忍住了。

    得了,这么个大活人呆在这里还真是没什么用。

    “你还真是毫无用处,今晚我若不来,看你怎么办?”木清竹数落着他,摇头叹息,把小宝放在床上,轻轻说道:“小宝,你还在生病呢,妈妈给你弄药来吃,这药一吃呢,病就包好了喽。”

    木清竹拉长着声音,带着好听的尾音,又软又温的,小宝不哭不闹的,乖乖躺在床上。

    她弄好了药来,要喂小宝喝药,可是费了老大的力,这小家伙就是不张开嘴。

    “嘿嘿,这就要用到我了吧。”阮瀚宇感到自已要派上用途了,满身的正能量,只是很快就发现,他还是要充当恶人了,而这其实一点也不讨小宝的喜欢。

    木清竹拿着汤勺,阮瀚宇用手捏着小宝的鼻子,一会儿后,小宝张开了嘴,木清竹就赶紧把药给灌了进去。

    这样喝完药后,阮瀚宇这个恶人就当得有点大了,估计小宝更是恨他了。

    他躺在床上,睁着圆圆的眼睛,不时示威似的盯着阮瀚宇,满脸的没有好感。

    阮瀚宇左右不是人,非常的懊恼。

    这小家伙对他的成见大着呢。

    木清竹笑笑把奶粉递给了小宝,他接了就塞到了嘴里,可也只是喝着玩儿,并没有真喝,想来是胃口不好的缘故,只是咬着瓶嘴玩儿。

    “把你的睡袍换了吧,明天再给你冼。”木清竹看了眼正在闻着自已身上臭味的阮瀚宇,忍住了笑说道。

    阮瀚宇满心委屈,听到这里,“哗”的一下,脱掉了长袍,露出了浑身健硕,人鱼味线条十足的身子,浑身只穿了条短裤,白花花的身子就暴露在空气中。

    “呀。”木清竹被他这一突然举动吓得怪叫了声,慌忙说道:“你发什么疯?在这里就脱起了衣服来。”

    阮瀚宇嘻嘻一笑,反问道:“这不是你要我脱的吗?”

    木清竹脑袋都疼了,白了他一眼:“我是要你换衣服,不是要你当着孩子的面脱衣服,敢情你这是故意的吧?”

    “这换衣服不就是脱衣服吗?这是一个原理好不好,再说了,我是男人,这样子很正常,小宝也是男人,男人看男人,这没有什么不好吧。”阮瀚宇不以为然,强词夺理。

    木清竹扭头过去和小宝说话去了,干脆懒得答理他。

    阮瀚宇从袋里拿出了另一件白色的睡袍来穿上了,这才从后面走上来,双手直接从木清竹的腰后面缠过来,从背后抱住了她,搂着她在怀里。

    小宝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眼里的敌意明显。

    这小子!这么小就知道吃醋了。“快放开我,当着孩子的面像什么嘛。”木清竹和小宝很快就被他浑厚的男人气息包围着,而这家伙的手已然从她后背伸了进去,很担心他的咸猪手会当着孩子的面摸到不该的地方来,绷紧了后背,低低喝

    着阻止。

    阮瀚宇轻笑了下,“这给儿子看到也没有什么嘛,爸爸妈妈亲热有什么错,我又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呢。”

    这男人要不要这样无赖?

    当着儿子的面都这样行为不检点,要是没有儿子在,一准现在就会要了她,可貌似,他也只是搂着她而已,手虽然在后背上游离着,还算规矩吧!

    喝了药后的小宝很快就睡着了。倦意袭上来,木清竹打了个呵欠,瞧了下,这张病床可只有一米二宽,如果说容纳一个大人和一个孩子还有可能,可这二个大人,那根本都不可能。